千千小說網 > 頭狼 > 3035 來吧,將計就計

3035 來吧,將計就計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頭狼最新章節!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里,我哪都沒有去,就一個人呆在辦公室,接收地藏、謝天龍、白帝、小滿、大友給我傳遞回來的各種消息,然后耐著性子一一分析整理。

    通過地藏和謝天龍這幾天的明察暗訪,我對董志新有了一個相對全面的了解,這個人老家是北方某省的,二十出頭就開始跟在現在的粵省大老板身邊做司機,隨著老板的節節高升,他也算一步一腳青云。

    從這方面不難看出,他絕對長了顆八面玲瓏的巧心,不然大老板也不可能走到哪里都帶著他。

    不過可能是大老板平常的要求很嚴格,也可能是他本人對物質類的東西并不是特別貪婪,所以來yang城將近十年,他除了娶媳婦時候在我們上次跟蹤到的“華亭嘉園”買了一套房以外,就沒有再添置別的資產。

    他的家庭構成也很簡單,父母老人都還在老家,這邊就老婆和一個女兒,老婆是某外企的高管,女兒在一家私立的貴族小學念書,在外人看來絕對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但是通過白帝的盯梢,我又發現這個董志新并不是表現出來的那么不食人間煙火,這兩時間里,武旭和董志新的關系火速升溫,兩人流連最多的就是夜總會、洗浴中心這類場所。

    “色字頭上一把刀吶!蔽姨蛄颂蜃炱,低頭簌簌在紙上寫下對董志新的評價和印象,這位大老板信任的司機兼保鏢,光是這兩天至少消費過七到八個陪嗨妹,不得不說練過功夫的人精力屬實旺盛。

    接著就是武旭,小滿和大友觀察到,這家伙很雞賊,每次把董志新送到娛樂場所,用不了多一會兒就會返回維多利亞酒店,親力親為的布置答謝會的灰常,甚至于連門口的條幅,大廳里的擺件幾乎都是他選的。

    我抽了口氣,又低頭寫下對武旭的感官:謹慎小心,冷靜至極。

    最后說說那個叫小朱的,也就是之前在大排檔里跟我和張星宇發生沖突,后來用碎盤子扎傷胖子的那個傻籃子,或許是歲數小的緣故,這小子只是最初躲了幾天,到后來可能感覺我們并沒有找后賬,已經息事寧人了,他這兩天出入維多利亞時候,連最基本的偽裝都不做了,就那么正大光明的進進出出。

    不止是這樣,這小子跟錢龍的屬性差不多,天生走哪都帶刺,透過大友反饋回來的信息,他這兩天多次和人發生爭執,兩次沒有控制住脾氣,直接動手,看來上次在我們身上吃的虧,明顯沒有給他一個響亮的教訓。

    我吐了口眼圈,又埋頭寫下對他的印象:囂張跋扈,死有余辜。

    寫完之后,我將仨人的名字用碳素筆畫上一個大圈,自言自語的呢喃:“接下來就是如何鋪網,將你們這幫籃子一網打盡!

    “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響了,看了眼居然高利松的號碼,我禁不住咧嘴樂出聲。

    這段時間,我忙的暈頭轉向,高氏集團和輝煌公司也很恰到好處的沒有整出任何幺蛾子,此刻高利松給我打電話,很明顯是奔著后天要在維多利亞酒店舉行的“答謝會”來的,只是不知道這家伙圖謀點什么。

    不過有一點可以證明,他給我打電話,就說明我這兒有他的訴求,那么我也可以順理成章的將他拖入我這邊的陣營。

    接起電話,我熟絡的打趣:“哈嘍啊老高,這段時間沒聽過你的消息,我還以為你回鄭市老家過年呢!

    “咱們這種人,走到哪哪就是年,擱哪過年不一樣!备呃山器锏膽幸痪洌骸安贿^朗哥最近應該坐的不太穩吧,反正我如果是你的話,屁股底下肯定跟有個火爐子似的火燒火燎!

    我輕飄飄的反問:“我因為啥火燒火燎呢?”

    “小角色后來居上,競爭對手有可能平步青云,朗哥難道不發愁嘛!备呃烧Z言赤裸道:“按理說這次答謝會,所有人都覺得應該是你們頭狼家十拿九穩,結果接到通知要在維多利亞酒店召開時候,我真的是跌破了眼鏡!

    我笑罵一句:“那還不抓緊時間配眼鏡去,跟我扯什么馬籃子!

    “朗哥啊,都是明白人,咱也別云山霧罩的說什么暗話啦!备呃商崃丝跉獾溃骸拔抑滥阈睦锟隙ú缓檬,省里你有丁凡凡,市里你有秦正中,再加上葉家的明幫暗襯,結果卻讓一個剛跑到yang城落戶的小酒店搶了風頭,換成我肯定也不太舒坦,要不咱們臨時再合作一下子?”

    “你太精,不跟你合作!蔽抑苯哟驍。

    “朗哥這話說的真沒臉,我精我屢次在你手底下吃虧!备呃蔁o語的嘟囔:“開門見山吧,我們高氏在湖北也有一些小生意,和湖北的武家沖突不少,如果能在yang城狙擊武旭一波,對我來說問賺不賠!

    我漫不經心的“哦”了一聲。

    沒等到自己想聽的下文,高利松接著道:“我相信朗哥也肯定不希望看到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拔地而起,沒有維多利亞的存在,你們頭狼酒店可以說在政治接待這塊就是唯一的,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的道理,朗哥不會不懂!

    “懂有什么用,人家維多利亞崛起已經是事實!蔽遗d趣索然的撇嘴:“我不信你打電話之前,沒有調查過武旭,他現在都跟省大老板的司機攀上交情啦,我那點道行根本不夠看吶,我總不能安排幾個人把董志新給暗殺了吧,不現實!

    高利松壓低聲音道:“這事兒很簡單,答謝會當天到場的全是權貴名流,如果當天發生點什么轟動的意外,你說這責任在誰身上?”

    “道理我都明白,你就說你能做什么,需要我做什么!蔽也荒蜔┑暮呗。

    “我這邊可以安排點人制造點大動靜,比如說爆破啦,槍擊啊什么的,朗哥的任務更簡單,事發之后,我的人需要借助你們酒店庇護!备呃申幮Φ溃骸耙馔庖坏┌l生,上面需要做的肯定是保全參會的各方權貴,所以在抓捕嫌疑人的力度上不會那么緊,況且有你和丁凡凡、秦正中的關系,他們絕對可以做到不查或者輕查頭狼酒店,最多一晚上的時間,我會想辦法把我的人轉移出yang城,朗哥意下如何?”

    我不假思索的拒絕:“不如何,我特么擔的風險明顯比你大,萬一被查出來,老子根本解釋不清楚那幫作亂分子究竟是你的人還是我的人,這買賣我不干!

    高利松繼續苦口婆心的勸阻:“朗哥,你要知道維多利亞一旦崛起,憑借武旭背后強大的經濟實力和他們公司成熟的公關關系,將來最先被擠垮的肯定是你們頭狼酒店,我其實也是在幫你!

    我吹了口氣道:“被擠垮我認,可特么萬一被你陰垮,我哭都沒地方哭,你這計劃對我來說太冒險!

    “那朗哥怎么樣才能相信我?”高利松頓時有些著急。

    他此時越急就說明他越想促成這件事情,我故作猶豫的沉吟半晌道:“我要你們高氏集團在yang城下屬企業的一家轉讓合同書,不一定是全部,至少你得給我拿出一家和我酒店價值等同的公司,這樣就算你陰我,我也不至于雞飛蛋打!

    高利松急躁道:“朗哥,這要求有點過分了昂!

    “哥們,你是準備陰我嗎?”我爭鋒相對的笑問。

    高利松無奈的嘆氣:“大哥,我陰你干毛線,別人不知道你頭狼家的戰斗力,咱們打了這么多次交道,我還能不知道嘛,況且陰掉你一家酒店,你還有五家,我這不是自討苦吃!

    我理直氣壯道:“對唄,既然你沒打算陰我,為啥害怕給我拿出一份抵押,事成之后,我再把公司還你不就完了,咱都是小人,所以啥丑話還是放在前面說,你自己琢磨吧,反正后天答謝會就要開始了,想清楚隨時聯系我!

    掛斷電話后,我嘴角上翹,露出一抹陰笑:“本來還以為要單打獨斗,沒想到居然有意外收獲!

    高利松如此迫切的找到我,足以證明他們公司在湖北和維多利亞的競爭已經到了白熱化,他現在比誰都迫切的想要爭取一段轉折點,而這個轉折點就是武旭和我們對面的維多利亞,因為只要維多利亞出事兒,他們在湖北那頭的總部肯定會亂。

    至于高利松接下來會做什么打算,我沒心思替他考慮。

    轉動兩下僵硬的脖頸后,我掏出手機撥通段磊的號碼:“磊哥,物色一個合適的人選,準備從高利松手里接家公司!

    我篤定高利松一定會答應我的要求,同樣我也沒打算把他拿給我做抵押的公司再還回去,準備隨時隨刻上演一出“劉備借荊州”。

    跟段磊通完話后,我又分別撥通小滿和地藏的號碼,告訴他們可以開始實施我們的計劃了。

    “來吧,將計就計!”交代完一切后,我愜意的伸了個懶腰,高利松的入局是我之前未曾預料到的,不過他此刻的關鍵“喂餅”對我而言絕對是場不小的幫助,頃刻間,我對后天維多利亞舉行的答謝會愈發的開始企盼...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