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148章 機會

第1148章 機會

作者:花柒遲遲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重生之農門嬌女最新章節!

    原本他一直看林家不順眼,也有錢財這方面的原因,畢竟林家的生意都不顯山不露水,卻日進斗金。他一直就覺得八皇子有今日的勢力,都是林家在背后支撐。

    但林家明顯已經綁上了八皇子的戰車,他搶不來,也推不翻,自然就是百般嫉妒不順眼了。

    如今內島發現了銀礦,儲量又必定很多,否則明德帝不會如此歡喜。

    這簡直是瞌睡時候,天上掉了枕頭,只要把銀礦搶到手,那豈不是抱了個聚寶盆,想用多少用多少。

    開采十萬兩就說一萬兩,把銀礦的人手喂飽,難道還能有人到銀礦每天監督著開采多收礦石不成。

    “母后,咱們一定要把銀礦搶到手!

    孫皇后瞪了他一眼,這事還用說嗎,有肥肉不咬一口,豈不是傻子?

    但只憑她們的手段,即便加上孫家,恐怕都不見得能抗衡整個朝堂。

    “說不得這事兒還要多幾個幫手!

    三皇子會意,很是肉疼的猶豫著不肯答應。這么片刻功夫,他已經把銀礦當了自家的聚寶盆,任何人想分一杯羹都是在挖他的肉。

    但他也沒傻到底,也明白這塊肥肉不可能當真一個人吞了。

    于是只能點頭,應道,“母后安排就好,待得以后兒臣…哼,叫他們再吐出來!

    皇后眼底惱色一閃,想訓斥幾句,到底沒有開口。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而皇宮的墻又像篩子一樣,當晚,幾乎整個京都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貪婪地,自然歡喜,以后多了一條銀光大路,只要在開采提煉運送入庫的過程中,撈到一個小小的差事,家里就多了一條銀光大道。

    忠心愛過的,自然是嘆氣,眼見如此巨額財富,不能為國所有,卻被蛀蟲們圍攏侵吞,偏偏無能為力。

    當然,必定是歡喜的人多,擔憂的人少。

    而林家自然也得了消息,一家子聚在一起吃晚飯時候,胡天明也在座,眾人就都沒有了顧忌,暢所欲言。

    別看胡天明對外的名頭是個大管家,其實卻領著林家的所有暗中力量。有他在,就沒人能偷偷潛入進來,聽到什么不該聽的,看到什么不該看的。

    更何況,還有一個瘋爺最喜歡在房頂喝酒啃炸雞呢。

    “怪不得早晨時候,爺爺說不怕朝堂上那些人借著姚先生生事,原來是有這樣的大肥肉從天上掉下來啊!

    “是啊,王爺真是厲害,圍剿倭寇,居然都能發現銀礦!

    “我估計倭寇早就知道自家有銀礦,只不過狼子野心,蟄伏在暗,不知道在謀算什么呢。結果便宜了王爺,生生抱了個聚寶盆回來!

    “聚寶盆是真的聚寶盆,只不過便宜誰就不一定了!

    “管他便宜誰呢,反正咱們林家不沾這點兒便宜,倒是他們爭搶起來,顧不上謀害姚老先生才是真的!

    眾人七嘴八舌議論,偏偏今日嬌嬌促狹,非說以毒攻毒,晚上吃的是火鍋。

    說得熱鬧,吃的也熱辣,眾人都是汗流浹背,連連喊著痛快。

    老爺子喜歡吃辣,紅油湯里涮了肚絲,分外有嚼頭兒,再喝一口酒,歡喜的胡子都要翹了起來。

    “朝堂上的事,咱家不參合,但是嵐哥兒要趁著這個機會把姚家的事解決,倒是可以謀劃一下!

    “爹,您說如何謀劃,我們聽您的?”

    林大海是孝子,從來以老爹的命令為一切基準。

    林老爺子擺擺手,又道,“學院那里,已經軍訓半月了,再有半月就要開始授課。但先生卻一直沒有招攬幾個,依著嵐哥兒的心思,想要用銀礦的功勞,把姚二先生等人放出來。我瞧著這事,應該能成。但姚家短期內還是不能在外走動,不如就留在書院做先生最好不過了!

    “這是好事兒啊,”董氏心軟,第一個就應道,“聽嬌嬌說,姚家還有兩個小童,出生就被關進去了,實在可憐。早些搭救他們出來,也是應該!

    馮氏倒是惦記林禮,也道,“是啊,還有禮哥,跟著進了默莊學畫很久了,不知道是胖了瘦了,以后在家就能學,就太好了!

    “小子就該吃點兒苦頭,哪有學本事還惦記著要長胖的?”

    林大海反駁了媳婦一句,又道,“嬌嬌隔幾日就跑去一次,怎么也不能虧了禮哥兒就是了!

    “那也不成,我趕緊準備點兒好吃的,禮哥兒回來可要好好補補!

    馮氏可不怕林大海,當即風風火火準備東西去了。

    于是,林家好不容易議論一次朝政,就這么歪了樓,無疾而終。

    胡天明看的好笑,拱手行禮,也下去安排瑣事了。

    不必說,在林家,孩子家人從來都比朝堂權勢重要。

    老爺子左右無事,索性也去尋姚老先生說話。

    姚老先生和姚長鳴剛剛吃了晚飯,因為一人喝了兩杯藥酒,微微帶了幾分醉意,正坐在院里賞月閑談。

    突然見得林老爺子過來,父子倆都是起身相迎,轉而坐下,老爺子就把白銀礦之事說了一下。

    姚家人忠心愛國,即便含冤被陷害,這也改變不了他們盼望大越興盛的拳拳之心。

    自然,姚老先生父子都是大喜過望,“這真是大越百姓之福,大越興盛有望!

    老爺子也是點頭,這才說起正事,“學院里缺先生,我想趁著這個機會上奏折,求皇上釋放二先生他們,以后留在學院安身。正好嵐哥兒立下大功,封無可封,賞無可賞,成功的機會非常大!”

    “當真?”

    姚老先生激動的一把抓了老爺子的手,不等再開口,眼淚已經落了下來。

    若說他如今住在村里,白日在學院,吃穿不愁,又有正事可忙,原本也不該再有非分之想。但兩位老兄弟,兒子孫兒總共十幾口被圈在一處,豬羊一般,沒有自由可言,總是他的心結。

    偶爾午夜夢回,總是夢見兄弟們凄慘死在那個小院子,哪次不是淚濕枕巾。

    這會兒終于聽得家人開禁有望,他如何能不激動。

    就是姚長鳴也是撩開長衫,跪倒謝過林家多次籌謀,一步步才有了今日的機會。

    老爺子趕緊安撫這父子倆,“老先生,大先生,都是一家人,可不必如此。這事兒成不成還不一定,總要先謀劃起來。待得事成,一家團聚,再謝我不遲啊!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