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 第372章 黑影

第372章 黑影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最新章節!

    “但我還沒有拿到實質性的證據,容我想辦法再打探一下吧。”秦宵雨不敢把話說得太滿。

    現階段,她要根治狐貍氣,只能全數依仗木煙蘿,這個節骨眼,是萬般不能得罪木煙蘿的。

    至于父親那邊,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誰讓父親那么看好秦凝薇呢,偏偏秦凝薇又是個賤人,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怪她了。

    “也好。”年元瑤原本也是偶然碰見了秦宵雨,才找了她。

    “還有兩日就滿半個月了,我的……”秦宵雨欲言又止,瞟了眼一旁的謝子淵。

    年元瑤知道她在說什么,摸了摸腰間,“我今日沒帶銀針,明日午時,你在這里等我吧。”

    “明日,明日,那好吧,就明日午時。”秦宵雨嘀咕了一聲。

    “明日怎么了,有事嗎,有事可以改后日。”年元瑤不以為意道。

    秦宵雨連忙搖頭,“不是,只是明日是景王殿下大婚,我興許要跟著母親一起去孫府賀喜,不過我會抽空出來的。”

    “景王大婚,原來如此,差點把這事忘記了。”對于封景晨,年元瑤并沒有什么印象,只是對孫語蝶還有些的好印象。

    希望他們幸福吧。

    謝子淵在一旁看著這兩個女人聊天,神神秘秘的,總覺得話里有話似的。

    在秦宵雨走后,謝子淵便忍不住開了口,“你干嘛讓人家姑娘背叛自己的父親?”

    “當她父親都視她如敝履了,她為什么不能先做好反擊的準備?”年元瑤反問。

    “……”謝子淵忽然覺得,外面的世界很復雜。

    出了酒樓,外面還有不少的人在賞花燈,年元瑤沒有在外面多停留,便回了玄王府。

    “你怎么進玄王府還要走后門,看來你這個女主人還是名不正言不順啊。”謝子淵跟著年元瑤一起進了后門以后,感慨一聲。

    年元瑤神色一凝,對于他這話,一時的確不好反駁。

    什么也沒說,年元瑤徑自去了青玄閣,在走到青玄閣時,年元瑤腳步微頓,指著一旁的一間院子,“你住那里吧。”

    “哦。”謝子淵點頭。

    隨后,只見年元瑤輕輕晃了晃手里的鈴鐺,進了青玄閣。

    “……”謝子淵看著這布滿陣法的青玄閣,心想這女人大概是真的被玄王承認的,否則怎么是個通緝犯,玄王還愿意與她來往。

    真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么就看上這個女人了。

    唉。

    年元瑤躺在床榻上,枕邊似還殘留著封玄霆的氣息,令她格外的安心,不多時便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可剛入睡,一道細微的聲音,卻傳入年元瑤的耳畔。

    年元瑤自有了百年內力加持后,聽力變得格外的敏銳,一些細小的聲音,都逃不了她的耳朵。

    在聽到這不尋常的聲音后,年元瑤整個人頓時戒備起來,起身換好了衣服,趁著夜色,出了房間。

    ……

    片刻后,從屋頂上飛下來一抹黑影,正站在青玄閣的門前。

    眼見四下無人,黑影從懷里掏出一枚翠綠色的竹葉,正要吹響時,一道厲光閃來,手腕上驀地多了一枚彎鉤飛鏢。

    黑影一怔,迅速反應過來后,只見年元瑤凌空一踢,將他踢出幾米遠。

    緊接著,一道巨大的黑影,停留在黑影的上方。

    年元瑤看了眼突然冒出來的機關鳶,往前看去,謝子淵此時也正匆忙的往這里走來。

    看來,謝子淵也察覺到了。

    “你是何人,膽敢擅闖玄王府?”年元瑤朝那黑衣人走近。

    黑衣人往后退了幾步,想要運功逃離,可身體里卻傳來一陣酥麻,讓他靜止在原地,動彈不得。

    黑衣人頓時將目光落在了手腕上的彎鉤飛鏢上面。

    這枚飛鏢,鏢頭成彎鉤狀,一旦被擊中,就會嵌進肉里,拔出時必定會讓傷口變得血肉模糊,難以愈合。

    而他此刻身體的酥麻,也正是來自這枚彎鉤飛鏢上面淬的毒液。

    真狠!

    “還不說話,想死嗎?”謝子淵見黑衣人閉口不談,上前踢了踢黑衣人。

    黑衣人仍舊是不說話。

    “抓起來,上刑。”年元瑤也懶得與黑衣人多費口舌,吩咐謝子淵將人抓起。

    一盞茶的時間后,玄王府密牢里。

    黑衣人被五花大綁架在架子上,沉著面孔看著年元瑤與謝子淵,譏笑道,“別白費力氣了,直接殺了我吧。”

    “是嗎?你真的確定?”年元瑤挑眉,擺了一排小瓶子放在黑衣人的眼前。

    隨后,年元瑤清了清嗓子,“咳咳,我來和你介紹一下,這個呢,很簡單,是魚尾葵做的癢癢粉,顧名思義,就是會讓人渾身很癢。”

    黑衣人一臉不屑的看著癢癢粉。

    “別急,繼續聽我介紹,這瓶呢,是安眠粉,也很簡單,吃了會犯困的藥。還有這個,是消食丸,這個是饑渴丸,這個是腹瀉的……”

    “你說說,這么多東西用在你一個人身上,比那些烙鐵老虎凳什么的,好玩多了吧?還有你放心,我是專業的,一下子吃這么多藥,不會讓你死的。”年元瑤勾起唇角,對著黑衣人,露出一抹無害的笑容。

    黑衣人愣住,第一次聽到,還有這樣的刑罰。

    不過,這些好像都能克服。

    “再給你一次機會,今夜是誰派你來的,想來做什么?”年元瑤收起笑容,面上的神情變得嚴肅。

    “放馬過來吧。”黑衣人依舊不敢說。

    年元瑤掃了眼謝子淵。

    謝子淵立即上前,毫不含糊的將那些瓶瓶罐罐的,全部使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一炷香的時間后——

    “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半個時辰后——

    “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一個時辰后——

    “我說,我說!”

    黑衣人原以為這些饑渴饑餓都能克服,卻玩玩忽略了還有安眠粉和癢癢粉,當自己又餓又渴又困時,自己渾身癢的滿地打滾,肚子更是痛的一瀉千里。

    勉強熬了一個時辰,整個人已經虛弱的毫無人樣,趴在地上,一絲抵抗的力氣都沒有。

    “說吧,是誰派你來的?”年元瑤將人帶到了偏廳里。

    黑衣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年元瑤,“是北荒公主派我來的。”

    “葉綾瀾,她想做什么?”說起葉綾瀾,年元瑤瞇了迷眸子,渾身透散出一股凌厲的氣勢。

    謝子淵看了眼年元瑤,見她提到這個葉綾瀾時,周身的氣場都變了,心想這個北荒公主大約是惹到她了。

    “公主知曉玄王殿下這幾日不在府中,便命令我將行蹤蠱放到玄王殿下的房間里,行蹤蠱一旦熟悉了玄王殿下的氣息后,便會生出子蠱,追蹤玄王殿下的位置。這樣公主以后就可以隨時隨地查到玄王殿下的行蹤了。”黑衣人越說,聲音越輕。

    “豈有此理,找死嗎?”不等年元瑤發話,謝子淵已經氣的吼罵了出來。

    年元瑤面色雖是不好看,但要比謝子淵冷靜一些,“蠱呢,在哪兒?”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