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農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寵不停 > 第807章 永寧候世子找回來了!

第807章 永寧候世子找回來了!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農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寵不停最新章節!

    第807章 永寧候世子找回來了!

    第807章 永寧候世子找回來了!

    除了永寧候夫人的行為反常之外,永寧候姜銑的做法就更反常。

    北疆軍需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永寧候姜銑怎么就敢把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薛雙雙一介婦人手上?

    而且多少有門路有膽量的富商也找不到和軍隊做生意的門路,薛雙雙和姜湛,兩個從小在鄉下長大的村民,從哪里來的門路能跟北疆軍搭上關系?

    并且能取得永寧候姜銑的信任?

    這些事情,沒有細想的時候,不覺得有什么,可越是細想,就越是覺得其實問題大了。

    只是這些猜想,在聽說姜湛安安份份呆在豐陽縣考秀才的時候,又產生了懷疑。

    永寧候府唯一的公子還需要下場考功名嗎?

    就算他自己想走科舉之路,皇帝也不允許,那他下場考秀才有什么用?

    劉俊杰心里拿不定主意,就只能等著最終結果出來。

    但是在這之前,向坊間散布一些謠言還是可以的,等他拿到切實證據,正好可以控制一番輿論,就說永寧候府居心叵測,早就找回嫡子,卻不肯公布,可見是早有異心。

    只是劉俊杰怎么也沒想到,永寧候府的反應比他還要干凈利落。

    劉俊杰讓人在坊間傳出永寧候嫡子找回來的消息時,還不忘讓人盯著永寧候府,生怕永寧候府會阻止這個流言的出現和傳播,結果盯了幾天之后,也沒發現永寧候府有什么動作,劉俊杰心里就松了口氣,只想著永寧候府肯定覺得這種小流言起不了作用,所以才大意不管,這么一想,永寧候府也沒多厲害。

    唔,或者,有永寧候姜銑拿主意的永寧候府確實厲害,但是永寧候姜銑去了北疆,候府里只留下永寧候夫人這么一個婦道人家,整個候府就跟去了爪的老虎似的,不足為懼!

    呵,女人嘛,頭發長見識短,能頂什么事?

    然而劉世子萬萬沒想到,打臉竟來得如此之快。

    這天,劉俊杰剛出門,就聽到大街小巷竟然傳遍了一個消息:聽說,永寧候府唯一的公子找回來了!

    聽說,遠在北疆的永寧候姜銑得知這個消息,雖然因為戰事要緊,職責所在,不能回京見兒子,卻一刻也等不及,直接從北疆給陛下上折子,為找回來的兒子請封世子!

    聽說,陛下已經準了。

    聽說,這回能找回世子,還是因為上元節的時候,永寧候夫人在燈樓上無意中遇見兩個小輩,一見之下便心生親近,又覺得世子和候爺長相十分相似,便讓人去調查一番,沒想到真的流落在外的世子!

    聽說,永寧候府已經出動人手,去接世子了。

    聽說,永寧候府的世子之前已經娶親了,這回并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而是帶著世子妃一起回府。

    聽說……

    一路上聽說的實在太多了,劉俊杰到了自家茶樓的時候,都覺得腦子里亂哄哄的,只覺得這回辦事的下屬真是會來事兒了。

    聽聽這傳言,說的跟真的似的,要不是他自己心里清楚,這些傳言就是他讓人傳出來的,他自己都信了!

    只是,這也太會來事兒了!

    不是交待過,這事情的動靜不能鬧得太大,維持個一般規模就行了嗎?怎么能弄出現在這種聲勢來?

    這聲勢太大,被有心人到皇帝面前說了一嘴,卻又拿不出永寧候姜銑確實已經找到兒子的證據,也起不了作用啊,反而讓永寧候府有了準備。

    劉俊杰想到這里皺眉,對身邊一個長隨道:“去讓他們消停點,別鬧這么大。”

    長隨自然知道劉俊杰反怕這個他們是誰,就是指負責傳言這檔子事的人,只是,長隨苦著臉道:“世子,這個,管不了!”

    劉俊杰一愣,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來,冷冷看向長隨:“你說什么?怎么管不了?”

    長隨道:“回世子爺的話,剛才我們聽到的這些話,都不是我們自己人傳出去的,而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傳出來了,而且,傳得特別迅速。”

    “我們的人發現苗頭不對,想阻止的時候,已經人盡皆知,阻止不了了。”

    劉俊杰大驚:“什么?”

    他破口大罵:“怎么會阻止不了?我養著人們這些人何用?廢物!”

    這事也不是長隨去辦的,劉俊杰這罵得完全沒有道理,不過長隨也不分辨,任何他罵,反正劉俊杰的脾氣,在他邊上做事的人都摸清楚了,他罵他的,大家只當沒聽見就是了。

    反正罵兩句又不會少塊肉。

    劉俊杰罵了一會兒,才道:“那就去查清楚,這個傳言到底是怎么出來的,是誰傳出來的!”

    “這種時候傳出把流言陣仗弄得這么大,這不是要壞本世子的好事嗎?”

    他派出去的人已經找到當年的一些線索了,只要再等幾天,完全確認姜湛的身份,到時候再把流言的聲勢壯大,才能收到異想不到的效果,也能讓皇帝更加看清永寧候府的威脅。

    劉俊杰咬牙切齒道:“要是讓本世子查出來,誰在背后壞本世子的好事,本世子弄死他。”

    長隨木著一張臉,對于劉世子這種“豪言壯語”只當沒聽見。

    反正劉世子時不時就要來這么一句,要是當真,他們就輸了。

    劉俊杰心氣不順,一把將手里的茶盞砸在長隨身上,怒道:“忤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快去查!”

    “是,世子!”長隨恭敬應一聲,轉身出去了。

    劉俊杰這會兒越想越不對,正準備出了茶樓,找人打聽一番,結果就有長安伯府的小廝找來,說:“伯爺剛從宮里回來,請世子趕緊回府一趟。”

    劉俊杰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識就覺得跟這件事情有關。

    果然回了長安伯府,長安伯劉松已經在書房等他。

    一見劉俊杰進來,連氣都沒讓他喘勻,長安伯劉松直接就道:“永寧候世子找回來了!”

    劉俊杰愣了一下,下意識反駁道:“這不可能!坊間那些傳言,是讓我人傳出去的,是假的,當不得真!”

    劉松提高音量,慍怒道:“世子,我在跟你商量正經事,誰跟說你坊間的傳言?”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