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亂世婚寵:少帥,夫人要退婚 > 第778章 讓她身敗名裂!

第778章 讓她身敗名裂!

作者:木易蕭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亂世婚寵:少帥,夫人要退婚最新章節!

    陳嘉怡眼瞳越睜越大,心也跟著急速跳轉了起來。

    “會、不會做的太絕?”她緊張道。

    幾乎不用云崎說下面的話,她都能從云崎的眼神中貌領神會,知曉對方即將要說出的,是怎么一個驚世駭俗的做法。

    其實,這個做法她有時候恨的極了,腦海里也曾冒出過。但沒有想到,與世無爭溫婉的云崎也會有這么一個念頭。

    “我們真的要找人毀掉蘇晚晚的清白么?”陳嘉怡捋了捋舌頭,借著緩慢反問的空檔,把自己的心神鎮定了下。

    錢雨婷勾了勾唇,眼中閃過惡毒的光芒,“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法子了。蘇晚晚性格再強,她也只是個女人。毀掉她的清白,不只是讓她滾出羞慚難以待在安御的最好方式,更是她自覺配不上九老師,給你創造機會的最好方式。”

    陳嘉怡眉頭擰了起來,“可是我怕……九老師已經警告過我們了,說事不過三,如果再對蘇晚晚下手,安御就沒有我們容身的地方。而且,你不知道剛才我跟九老師面談時有多古怪,我竟然說不出話。不知道是中邪了還是被他嚇到了,現在我都腿軟,怕他對我動手。”

    ‘慫貨!’錢雨婷心中暗罵,手心緊了緊,有股子沖動照著陳嘉怡的大臉一巴掌蓋過去。

    奈何小不忍則亂大謀。陳嘉怡的利用價值還沒挖掘到十分之一,錢雨婷淡聲道:“那你準備放棄他了嗎?只要你肯放棄九老師,那我們跟蘇晚晚的恩怨也可以放下,一筆勾銷。反正在安御我們姐妹倆明著也斗不過她,何必自找沒趣,次次沖到她跟前找虐。”

    陳嘉怡急了,“怎么可能跟她握手言和,除非我死。這賤女人在我來臨城的第一天就欺負我,讓我爹狠狠罵了我一頓,還差點關我禁閉,我要是這都能笑著原諒,我還是個人么!”

    錢雨婷抿唇,“我也為你生氣,更替你不值。所以剛才咱們說的方法,你若心里猶豫不忍心,那我們只能放棄這個念頭,再想想其他辦法。只是我跟你說好了,男女感情一旦有了苗頭,就突飛猛進。我怕九老師今日為了蘇晚晚警告你,明日他就當眾宣布已經和蘇晚晚在一起。那你待如何?你只能將委屈吞下,權當自己沒有愛慕過那么一個男人。可你真的甘心么?”

    陳嘉怡成功被調動了情緒,一口銀牙幾乎崩碎,眸子猩紅地低吼道:“不!絕不!他是屬于我的,任何女人都不能跟我搶他!”

    錢雨婷趁勢加火,“所以,你是有更好的辦法把蘇晚晚剔除出安御么?用最快的速度。”

    陳嘉怡眸色頓了頓,終于下定決心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蘇晚晚不要臉在前,我這是為愛奮斗,她輸了也不怪我。”

    錢雨婷勾唇笑了笑,贊同的點頭。“在愛情里面,男女都是自私的。你不用負疚,一切都是她肖想不該屬于她的東西,才會得到的報應。”

    陳嘉怡緩慢吸了一口氣,猶豫道:“方法有了,可具體咱們要怎么操作?

    我家老爹因為之前我在蘇晚晚那輸了一百多塊小黃魚的事兒,現在對我用錢管控的很嚴。每個星期讓司機給我拿一筆生活費,那些錢也就我吃吃喝喝,再想做做其他的,很難。

    你說我們雇傭地痞無賴去弄她,還要掃掉尾巴,肯定要不少錢吧。可我……”她語氣頓了頓,看著錢雨婷的目光帶著一絲哀求,“云崎,你身上有錢么,我跟你打個欠條先借一筆,等月末我跟老爹找個名目要錢還你。我真的很喜歡九老師,不愿意他被蘇晚晚那個小賤人騙走。”

    錢雨婷紅唇抿了抿,不悅地捏拳輕捶了陳嘉怡一下,“跟我說什么借不借呢。真見外。不過我最近也手頭比較緊,我父親和母親希望我能在學校學習寒門子弟,好好學習,戒除驕奢,所以給我的生活費也跟你差不多。”

    陳嘉怡咬唇,面色白了白,“啊?那我們都沒錢,這地痞無賴張的嘴可不小,單憑我們根本沒辦法。總不能我們先色、誘他們,然后讓他們為我們所用吧。我可不干,那太得不償失了。”

    錢雨婷沒忍住翻了個白眼,低呵,“你想什么呢?舍身飼虎把自己喂進去啊。我有個免費但是又能一勞永逸的好辦法。”她朝陳嘉怡勾了勾手,示意陳嘉怡再次側耳靠近。

    陳嘉怡心里泛著嘀咕,但還是依言乖巧地湊了過去。

    錢雨婷小聲道:“我們不用請地痞流、氓,班里有一個男人對蘇晚晚念念不忘,且家室不錯,可以鎮的住蘇晚晚察覺后的發難。”

    聽云崎這么說,陳嘉怡腦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臉。她愣了一下,“你是說沈順琨?”

    錢雨婷微微一笑,“是他。我們幫他一把,事、成之后,他一定會感激我們,先不說他要怎樣報答我們,反正你的勁敵是祛除了。”

    陳嘉怡點頭,深以為是地皺了皺眉,嫌惡道:“沒錯。我早知道那個沈順琨不死心,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呸,他們倆個是天生一對,那我們促成他們好、事、后,怎么摘出來不讓人發現?我還是有些怕事情出現變故,蘇晚晚沒那么容易就范。光是怎么把她哄騙出來,跟沈順琨待在一起就是個難題。”

    錢雨婷眼神陰鷙,“誰說我們要出面去騙蘇晚晚出去。她對我們防備心那么深,我們多說多錯,一定會讓她心下起疑。索性,我們給她和沈順琨制造機會,直接讓他們在寢室或者大庭廣眾之下情、難、自、禁,那時候,我看蘇晚晚怎么辯解!”

    陳嘉怡眼中流露出驚駭,仔細琢磨了下云崎的話,心中躍躍欲試,可是又十分懷疑,“讓他們在大庭廣眾之下那啥?!這怎么做的到?蘇晚晚是不可能對沈順琨有超過同學之外的情誼的。”

    錢雨婷微笑,緩緩道:“沒有機會我們要制造機會呀。你不知道這世上有個東西,可以讓貞女失去理智,讓節婦變成浪婦么。”

    “是、是什么?”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