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修真醫圣在都市 > 第一千章 無法逃避

第一千章 無法逃避

作者:超級老豬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修真醫圣在都市最新章節!

    第一千章 無法逃避

    趙一凡這才知道,為什么剛才伊麗莎白將這個話題搪塞過去,而不肯當著駱云的面說。

    原因很簡單。

    駱云,伊依和伊麗莎白三女之中,一直以來,都是以駱云為主的,這不僅僅是因為駱云的歲數要略微大一些,更為主要的是,駱云身上有一種“大姐”的氣質,在胸襟,氣度等方面,都要遠超伊依。

    而伊依又是一個沒什么主見的女孩子,又跟駱云關系最好,所以伊麗莎白有些時候也要顧忌一些駱云的想法。

    伊麗莎白現在提出來這個讓趙一凡進入黑天門派探察情況的計劃,如果駱云當場表示反對的話,那么接下來,就很難繼續推進了,當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伊麗莎白擔心駱云會有什么想法。

    “進入黑天門派打探情況……”

    趙一凡喃喃自語著,眼眸里閃過一道精芒,的確,伊麗莎白的這個計劃,還真的是很冒險,別的暫且不說,一旦趙一凡的身份泄露,那么能夠從黑天門派之中活著逃脫出來的幾率,無疑是十分低的。

    這不像是在外面。

    黑天門派之中有三十六個真傳弟子,眼下,羅天被趙一凡所殺,還有一名真傳弟子在黑天帝國的首府大都城中坐陣,黑天門派內部依然還有三十四個真傳弟子在內。

    可以說,黑天門派最強的力量,就在門派之內。

    如果趙一凡沒有被發現倒還好說,一旦被發現,那無疑就是自投羅網了。

    “我想了想,這個計劃,實在是有些太冒險了,所以剛才就沒有說。”

    伊麗莎白看見趙一凡有些意動的模樣,連忙說道:“一凡,你可千萬別沖動啊,我就是突然間想到了這個計劃而已,畢竟,我們還有半年的時間,足夠我們從長計議了。”

    趙一凡回過神來,心里思忖著,開口說道:“半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這其中萬一哪天突然有變化,比如黑天門派派人來這里,這都是我們無法提前預料到的……我倒是覺得,這個辦法挺好,俗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到目前為止,我們對于黑天門派所了解的一切情況,都是道聽途說得來的,真正具體到底是怎樣,我們誰也不清楚。”

    說到這里,他心里下定了主意,沉聲說道:“我覺得,這個辦法,可以一試!”

    “一凡。”

    伊麗莎白聞言嘆了一口氣,想了一下,說道:“你向來都有主意,但凡是你決定了的事情,基本上,沒有人可以勸動你,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你如果去的話,將查倫鵬帶上,兩個人遇到事情,也可以有個照應,怎么樣?”

    “查倫鵬?”

    趙一凡眉頭一掀,想了一下,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不行,除了我之外,咱們這群人之中,只有查倫鵬是陰陽境的強者,一旦領他走了,你們留在這里,我不放心,危險太大了,有查倫鵬在,我多少還能放心一些。”

    “不是還有王劍和小桐嗎?”伊麗莎白連忙說道。

    “你不說我倒是忘記了。”

    趙一凡輕輕拍了一下額頭,笑道:“王劍這邊,馬上差不多就能夠突破晉升成為陰陽境的強者了,有他和查倫鵬倆人守在你們身旁,這樣我還比較放心一些……我如果去黑天門派的話,領鐘信和小桐兩人去就足夠了。”

    “鐘信和小桐?”

    伊麗莎白怔了一下,脫口說道:“鐘信他是黑天門派的外門弟子,而且是被外放出來的,按道理來說,鐘信已經沒有資格返回黑天門派之內了,你如果領著他回去,那肯定會引起別人懷疑的。”

    “呵呵,伊麗莎白,你忘記了一件事情,黑天門派內有數萬名外門弟子,認識鐘信的人,并不多,除此之外,鐘信是跟隨徐海峰而來到黑海城的,也就是說,他算是徐海峰的人,完全可以假借徐海峰讓他回門派辦事的名義回去。”

    趙一凡有把握的說道:“除非有人能找到徐海峰對質,要不然,沒有人會理會他的。”

    “徐海峰是哪個真傳弟子手下的人?”

    伊麗莎白柳眉一挑,反問說道:“如果鐘信回到黑天門派,被有心人知道發現這個事情了,那么你說,會不會有真傳弟子喚他前去詢問徐海峰和黑海城這邊的情況呢?”

    “有可能會,也有可能不會。”

    趙一凡想了一下,說道:“除非這個真傳弟子特別關心徐海峰……嗯,不過,你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我,如果真的和鐘信一起回到黑天門派,那么必須要給這個真傳弟子帶點東西才行,要不然,也不合情合理……算了,我和鐘信倆人去吧,小桐我也不能帶他一起走。”

    “為什么?”

    伊麗莎白搖頭,不同意的說道:“這樣不行,你只領鐘信一個人走,萬一出什么事情了,我們誰都不知道,你必須得領小桐或者查倫鵬倆人中的一個人!”頓了一下,她沉聲說道:“要不然,我不同意。”

    “伊麗莎白。”

    趙一凡能明白她的心理,笑了笑解釋說道:“我自己一個人,還可以見機行事,暴露的幾率也有小點兒,如果領的人多了,不僅暴露的幾率變大,而且,萬一真出什么事情,我還得照顧他,容易讓我分心。”

    伊麗莎白柳眉緊皺,久久沉吟不語,趙一凡說的沒錯,但是從情理角度上,她真不愿意答應,因為實在是風險太大了。

    雖然是領著鐘信,但鐘信只不過是因為血誓的原因,不敢反抗趙一凡的命令,在伊麗莎白看來,鐘信的忠誠度遠遠不如查倫鵬來的可靠。

    “行了,這個事情,暫時就我們倆人知道就足夠了。”

    趙一凡看見她不吭聲,站起來笑著說道:“等我確定下來真的要走時,我再和大家說一聲。”

    “你現在去哪?”

    伊麗莎白回過神來,美眸復雜的看著趙一凡,說道:“一凡,要不然,我看這個冒險的計劃就算了,畢竟,一旦你走了,我們怎么辦?”她現在忽然間有些后悔,剛才為什么要將這個計劃告訴趙一凡了。

    看到她的模樣,趙一凡微微有些心疼,這一瞬間,尤其是伊麗莎白說的那句話“你走了,我們怎么辦?”,之所以來到這個陌生的古世界之中,不論是伊依,駱云還是伊麗莎白,她們實際上都是因為不舍得和他分開,才一路來到了這里。

    眼下,如果他真的孤身一人,前往黑天門派打探情況的話,將伊麗莎白和駱云她們丟在這里,實際上,趙一凡心里也有些不忍心和內疚。

    但是,如果不親自前往一趟黑天門派內部,不徹底了解黑天門派的情況,就這樣留在黑海城中,半年之后,黑海城失守易主的消息,遲早會被黑天門派得知。

    到了那時,才會是面對更大的危險!

    畢竟,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沒有哪一個門派,可以容忍在門派統治的國家之中,潛伏著另外一股勢力存在,而且,這股勢力還在隨時準備著,將黑天門派取而代之。

    換成腦子稍微正常一點兒的人,自然都會將危險掐滅在萌芽狀態之中,而不是不管不問,任其發展!

    所以趙一凡剛才才會聽到伊麗莎白這個略有些冒險的計劃之后,思忖了一下,就贊同決定了——因為這是遲早的事情。

    “伊麗莎白。”

    趙一凡看著她的俏臉,柔聲說道:“你別擔心,我現在不會走的,即便我要走,我也肯定會和你們說一聲的……至于這個計劃,你心里也清楚,這是遲早的事情,就算是我不去,那么渡過這半年之后,我們也得面對黑天門派,所以,這都是無法避免的事情,與其半年之后讓黑天門派發現我們的存在,倒不如趁他們現在還一無所知的時候,主動潛伏進去打聽情況,看似冒險但實際上,我倒是覺得,風險并不是很大,你仔細想想,對不對?”

    伊麗莎白嘆了一口氣,她何嘗不知道,趙一凡說的一點沒錯?這個計劃中唯一冒險的地方,就是在于趙一凡孤身前往黑天門派之中,其實如果有可能的話,伊麗莎白真想換一個人去,但,除了趙一凡還之外,其他人都完全不適合了。

    這也是因為趙一凡的修為最高,一旦遇到危險,保命離開的幾率也大一些。

    看見伊麗莎白無言以對,趙一凡走到她身旁,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柔聲說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擔心我,放心吧,有你們在,我肯定不會讓自己出事兒的。”

    伊麗莎白聞言反手摟住他,枕在他的肩膀上,低聲說道:“你心里知道就好……唉!”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黑海城這邊,還需要和你駱云多操心一些了。”

    趙一凡笑了笑,岔開話題說道:“女王陛下,管理這么大的城池和人口,這可是你的強項,我抓緊時間,在離開之前,幫助王劍突破晉升到陰陽境的境界,這樣,我才能放心走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