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齊歡 > 第六百七十五章 被愚弄

第六百七十五章 被愚弄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齊歡最新章節!

    青娥沉默,半晌她抬起頭神情復雜地看著李長琰。

    “大老爺,如果當時奴婢將這些話告訴您,您只會覺得奴婢是在撒謊,這就是為何奴婢沒有提及此事!

    李長琰沒有耐心聽青娥說這些,他身上所有熱血已經沖上頭,耳邊不;仨懼喽鸬哪切┰。

    他升遷的機會是別人給的,打點的銀子也是別人給的。

    怎么可能。

    他是因為在山東立了大功,朝廷才會重用他,至于李大太太給他籌來的銀子,都是這些年她打理莊子攢下的。

    現在被青娥一說,如果沒有那奸夫,他就什么都不是。

    他的前程,他的吃喝都是奸夫給的不成?

    那可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他李長琰辛辛苦苦一輩子,竟然是依靠別人才會有如今的地位。

    青娥早就有所預料般,她不慌不忙繼續道:“老爺您在山東立功,為何會被拔擢去太原?奴婢在太太身邊,知曉每年莊子上的情形,哪里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銀錢。

    家中沒有其他人管事,所以才沒人去查問,老爺又從來不看家中賬目……”

    李長琰眼睛發紅,手上的傷口一跳一跳地疼痛。

    “奴婢早就覺得奇怪,”青娥道,“老爺俸祿不多,李家族中給的一些田產每年結余不了多少銀錢,家中還有那么多孩子,大太太的嫁妝到底有多少,怎么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似的,老爺每次回來要錢,大太太都能想方設法地拿出來。

    青竹出事之前,奴婢也只是猜測罷了,青竹死了之后,奴婢曾想要找到實證,于是表面上裝作什么都不知曉,背地里卻一直留意著大太太屋子里的動靜。

    老爺升遷之前那男人又來到家中,那男人走后,大太太開始看家中的賬目,奴婢去給陸先生送物件兒時,看到陸先生在收拾箱籠,之后老爺就回來報訊可能有機會升遷。

    然后大太太賣了些田地,那些田地都是薄地,幾日之內就找到了買家,而且賣了個好價錢,這里面處處透著蹊蹺!

    青娥道:“奴婢知道老爺聽到這些還是不肯相信,老爺還記不記得您收到朝廷文書之后,回來四處宴請同僚。

    大太太手中拿不出銀錢給您,您十分不高興,大太太無奈想要賣首飾,后來有人送來了銀票,為大太太解了難。

    送銀票來的是高家管事。

    大太太卻跟您說,她與人一起做了干果生意,賺了幾百兩銀子。

    高家為何能給大太太銀錢,高大人不過偶然見了九爺一面,夸贊了九爺幾句,哪里來的那么大交情,所以奴婢就知道這其中不簡單!

    高見松當時已經很有官聲,她那里惹得起那么大的官員,再說老爺對大太太那么歡喜,處處都要依靠大太太打點,她說出來誰會相信,她最怕的是落得青竹的下場,所以她想方設法嫁出去,離開李家這樣危險的地方。

    青娥想到這里起身再次向李長琰一拜:“奴婢能做到的也只是這些,如果老爺需要奴婢作證,奴婢愿意上公堂!

    李長琰如同遭到重擊,腦海中浮現出李大太太溫婉的模樣,那樣的體貼,那樣的懂事,只要有她在,他不必去擔憂家里。

    李大太太的娘家是小門小戶,她帶來李家的嫁妝到底有多少他雖然不清楚,但他能想象得到,不會有很多,多虧這些年她生財有道才算讓李家撐下來。

    真的是生財有道嗎?

    家中上下的穿戴,孩子們的用度,他拿出去的銀子算起來有很多。

    他們剛剛成親的時候,李大太太也曾因為錢財發愁,她甚至一年也不會有件新衣服,后來……慢慢地就變好了,他記不得到底是什么時候,但是他能肯定,離開山東到了太原,她好像就伸開了手腳。

    難道就是那時候她與男人私通。

    李長琰感覺到頭腦里一陣鉆心的疼痛,他覺得在青娥目光之下,他好像被剝了個干凈。

    李長琰立即站起身,整個人如瘋了般向外走去,他要抓到李大太太來問一問,到底這些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他定要掐死她。

    竟然敢這樣愚弄他。

    李長琰剛走了幾步,腳下立即被繩子絆住,門口的衙差聽到聲音立即進門查看,見到屋子里的情形,衙差瞪圓了眼睛看著李長琰:“你想要做什么?”

    如果驚動了衙差,必然會有人進門來詢問。

    “沒事,沒事,”李冒連連道,“我們不小心……”

    “去將王氏帶來,”李長琰大喊一聲,“我要見王氏,我有事要問她!

    衙差李長琰的神情帶著幾分癲狂,揮著手中的長鞭打過去:“回去坐好,不要任意妄為,免得吃苦頭!

    李長琰卻仿佛感覺不到疼痛,大喊道:“王氏,你過來!

    “父親!

    李冒上前擋在李長琰面前,衙差的鞭子抽到李冒身上。

    “父親息怒,”李冒強忍住疼痛連聲道,“還不知道那些事是不是真的,父親不可這樣……”

    看著李冒的眉眼,李長琰想到了李大太太,他心頭的怒火燒得更勝,仿佛親眼看到李大太太與高見松抱在一起的神情。

    賤人。

    “滾開,到現在你還要護著那賤人,”李長琰一把將李冒推開,邁步向外面走去。

    “來人,”衙差大喊一聲,“犯人要逃走,快來人……”

    ……

    在看到青娥之后,李大太太就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今晚恐怕會生事。

    李大太太正在思量著,只聽外面傳來一陣響動,緊接著有人大喊:“來人,犯人要逃走!

    “怎么回事?”李大太太看向管事媽媽。

    管事媽媽起身忙去查看,她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李長琰大喊的聲音:“王氏在哪里!

    管事媽媽下意識地打開門,屋外的景象讓她立即睜大了眼睛,李長琰已經沖到院子里,整個人如同一頭受傷的野獸,正在四處尋找著,然后他的視線就落在了管事媽媽身上。

    管事媽媽心中一陣瑟縮,立即向后退了兩步。

    “太太,”管事媽媽顫聲道,“出……出事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