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1章 都怨我,我先干為敬!

第41章 都怨我,我先干為敬!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她以前跟大公子關系最好,最厭惡二公子。今日竟打了大公子,還與二公子一起跪著請罪。”

    “三小姐長大了!”

    嚴景川在屋子里養傷,大夫給他敷了最好的金創藥,他還是渾身疼的厲害。

    聽說這藥還是小妹送來的,他若不是疼的太狠,真想把這藥都給清下來!誰用得著她假仁假義,假好心!

    他屋子里靜,耳朵又長,一不小心就聽到了屋子外頭小廝的竊竊議論。

    越聽,越窩火!

    他挨了打,沒人同情理解也就罷了,他也不需要同情!

    可憑什么讓嚴弘睿和嚴緋瑤打了他,還被人夸贊?夸她成熟?夸她有長女風范?夸她能鎮得住大局,臨危不亂?

    呸!踩著他的尊嚴往上爬,難怪雪薇私下里總是偷偷的對他哭,他們都太陰險了!

    ……

    嚴緋瑤沒有功夫去分析一個失戀男人的痛苦郁悶,更無法體會大哥那種被全世界背叛的挫敗感。

    因為許嬤嬤聽聞了她在前院兒的“壯舉”之后,對她要求越發嚴格。

    走路的步子要邁多大,雙臂擺動的幅度,蹲身行禮的角度……一絲一毫都不能錯,必須要恪守規矩,還要做的優美雅致,才算過了她那關。

    許嬤嬤不呵斥,不謾罵,她那嚴厲清冷的目光這么一掃,就叫人沉下心,不敢敷衍怠慢了。

    所以縱然她要求過分嚴苛,嚴緋瑤也沒有抱怨半句,練的渾身酸痛,嬤嬤不說休息,她也絕不停下。

    許嬤嬤看她態度認真,總算點了點頭,嘴邊露出一抹微不可見的笑意,“今兒就到這兒。”

    嚴緋瑤暗暗長吁一口氣,緩緩站直了身體,“多謝嬤嬤教導。”

    “你可恨我?討厭我?”許嬤嬤忽然問。

    嚴緋瑤一愣,堅定搖頭,聲音誠摯,“嬤嬤受命而來,敷衍也是教,費心費力也是教,都是完成使命。小女對嬤嬤感激不盡。”

    許嬤嬤嚴厲的神色舒緩了一些,“能吃苦的人,才能成大器,嚴小姐值得老奴費心費力。”

    老嬤嬤說完,竟忽然朝嚴緋瑤認真福身行禮。

    她鄭重其事的神情,把嚴緋瑤驚得一愣。

    這許嬤嬤是不是誤會她什么了?她學的認真,可不是想進宮露臉兒,不是想一飛沖天吶……

    嚴緋瑤才坐下休息,元初就從外頭氣喘吁吁的跑進來。

    “叫許嬤嬤看見你這樣子,又該嫌棄你了。”嚴緋瑤笑說。

    “婢子又不進宮,只想一輩子呆在伯府里,不犯錯就成了,”元初嘻嘻一笑,“哦,對了是大公子請小姐過去。”

    嚴緋瑤微微一怔,“大哥?”

    “大公子說,他躺在床上想了許久,總算體會到了小姐的良苦用心。今日是他沖動了,若不是小姐和二公子既是把他拉回來,他就釀成大錯,無法回頭了。”元初一口氣說完,小臉兒激動的笑起來,“小姐的好心,總算被理解了。”

    嚴緋瑤卻是神色淡淡的,并沒有驚喜。

    “大公子請小姐過去吃飯,他親自擺了一桌酒席,算是賠罪宴。”元初說完,就期待的看著她。

    嚴緋瑤并沒有起身,反而給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喝著。

    “小姐不去嗎?”元初驚訝,“您還在生大公子的氣?”

    “沒有,原本也就沒什么好生氣的。我不是為了他,只是不想整個伯府被他的沖動連累。”嚴緋瑤搖頭,“他想明白了,好好養傷,日后別記仇就行了,賠罪倒是不用。”

    “可這不是緩和關系的機會嗎?他既有這個心,小姐又何必拒絕呢?就當兄妹之間平心靜氣的坐下一起吃個飯,也沒有什么不可呀?”元初勸道。

    嚴緋瑤卻起身到床上躺了,“我累了,明日還要學規矩呢。”

    元初嘆了口氣,又在屋子里磨蹭了好久,才轉身出去回絕。

    嚴緋瑤是真累,規矩儀態,看起來漂亮,學起來卻不簡單,許嬤嬤叫她蹲身行禮,一蹲就是一兩刻鐘。她若不是學過合氣道,有些功夫底子,只怕這會兒已經癱了。

    她摸了摸手環,有些想念前世的日子,恍恍惚惚的似乎在夢里又回到了現代……

    “小姐!”元初一聲驚呼。

    嚴緋瑤猛地睜眼,古色古香的紅木家具,緋色的簾帳,昏黃的燈燭……

    她無奈的咧嘴笑笑,手機電腦高科技,也只能在夢里看看了。

    “夫人派了丫鬟過來,說希望小姐能去。”元初小聲說。

    “去哪兒?”

    “去小花廳里,大公子設宴那兒……”元初不敢抬頭,怕小姐會生氣。

    以往小姐脾氣急躁的時候,她倒沒有現在這么害怕小姐。

    如今冷靜沉穩的小姐,卻叫她心生敬畏。

    “那更衣吧。”嚴緋瑤順從的點點頭,脫下躺皺了的衣裳。

    元初一時沒反應過來,錯愕看她,“小姐不是不愿意去嗎?”

    “我只是說,他賠罪沒有必要。但他既然已經驚動了阿娘,讓阿娘也關注著這事兒,那就不一樣了,”嚴緋瑤語氣里沒有一絲不情愿,“阿娘希望我們兄妹和睦融洽,我為何要讓阿娘不痛快呢?”

    元初聽的一愣愣的,不就是吃頓飯的事兒,為何從小姐嘴里說出來,就覺得似乎有很多道理?

    她慌忙上前為嚴緋瑤綰發,更衣。

    嚴緋瑤到了小花廳才知道,大哥不止請了她自己,二哥嚴弘睿也被請了過來。

    兩人已經擺上了涼菜,倒上了酒。

    嚴緋瑤沖兩人福身,還沒蹲下去,就被大哥攔住,“你別這么多禮,今日是我糊涂,不怪你們生氣……你別記恨大哥就成了!”

    嚴緋瑤笑著搖頭,“大哥剛受了苦,別記恨我們才是。”

    “坐,坐!”嚴景川指著一旁的位子,“我渾身疼的厲害,越疼,心里也越清楚,咱們才是一家人,旁的,那都是外人!”

    嚴緋瑤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他嘿嘿一笑,“犯不著為外人,傷了自己!”

    這話聽著怪怪的,嚴緋瑤歪了歪頭,認真的思索這話背后的含義。

    她還沒想明白,嚴景川就端了杯酒到她面前,“我敬小妹,小妹真是長大了,好像昨日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兒,現在就能替爹娘做主,掌管家里的大小事務了!不錯,不錯。”

    這話聽來,還是奇怪。

    嚴緋瑤笑著搖頭,“哥哥夸我,我哪兒能掌管家,今日也是逼到這份兒上,阿娘氣暈了,爹爹也站不穩,做兒女的不站出來,還能怎么辦呢?”

    “是是……都怨我,我先干為敬!”他仰頭把酒灌進口。

    嚴緋瑤眼皮直跳,“大哥還帶著傷,別喝那么多了。”

    她心下不安,有意無意的把酒滴落在了手環上,手環遲鈍毫無反應,既沒有震顫也不發熱。

    那是她多疑了?大哥沒有不安好心,當真是賠罪的?聽他的話音,分明是含著怨氣的……

    “小妹不能……原諒大哥?”嚴景川盯著她遲遲沒有放到嘴邊的酒,臉色有些難看。

    嚴緋瑤笑了笑,仰頭把酒喝了。

    酒香肆意,甚至都蓋過了飯菜的香氣,酒中有沒有異味,她也分辨不出。手環都沒有反應,也許是她想太多了。

    大哥見她喝了酒,這才哈哈一笑,“咱們山里的兒女就是爽快,京城到處講規矩,太憋屈!還是以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日子痛快!”

    嚴景川說著,把酒盅換成了酒碗,豪爽的說兄妹三人今日要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他身上還帶著鞭傷,小花廳里有股金創藥的味道,嚴緋瑤不敢讓他多喝,倒是被他勸了幾碗酒。

    她酒量不錯,前世畢業酒會上,全班都喝躺了,只有她一個人還站的筆直。

    今日酒過三巡,她卻開始犯暈。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