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9章 從此不再相見

第49章 從此不再相見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當真瞧見金吾衛又問了幾句話,扭臉兒放了嚴景川,卻押了洋洋得意的另外兩位公子。

    情形一百八十度大逆轉,連樓下的百姓都看的目瞪口呆。

    嚴景川總算是不太傻,被放了之后,他沒有得意自己“逆襲打臉”。

    他倒是猛地抬頭,朝樓上看了一眼。恰與嚴緋瑤視線相撞。

    嚴緋瑤沒有躲閃,朝他微微抬了抬下巴。

    嚴景川不甘不愿的對她拱了拱手,轉身擠開人群,消失在集市之中。

    樓下的熱鬧,隨著兩位公子被押走,沒一會兒就散了。

    嚴緋瑤深吸一口氣,恍然大悟道,“人說權利是個好東西,我以前還不以為然。如今看來……是非黑白,誰對誰錯,原來就是王爺您一句話的事兒。”

    蕭煜宗神色淡漠,勾了勾嘴角,“世上的道理,本就是人定的。”

    “那王爺也一定能幫我,不讓我入宮吧?”嚴緋瑤急的想上前抓他的袖子,但看他冷冰冰的臉,她又縮回在原地。

    蕭煜宗似笑非笑,“是不難,這事兒看你。”

    “怎么看我?王爺但有吩咐,小女上刀山下火海……”

    “那倒不用,”蕭煜宗打斷她的話,“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和夏侯家到底是什么關系?當初本王剛剛入京,為什么會被你所救?”

    嚴緋瑤呆了一瞬,立即口齒清晰道,“王爺怕是誤會了,我與夏侯家從無來往,今日不過是第一次見面,我連夏侯大公子叫什么,都是從您口中知道的!”

    “至于救了您的事兒,我上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就是在街頭遇見……”

    “我記得你說過,昌平坊?”他語氣帶笑,臉色卻有點兒嚇人。

    嚴緋瑤后悔自己上次沖動,圖個嘴快活,故意說出昌平坊來激怒他……果然自己惹下的債,還得自己還……

    “唔……那是,那是在昌平坊的街上遇見您的……”

    “昌平坊是什么地方,不用本王提醒你吧?”他冷笑。

    當然不用……京都最有名的勾欄院都在昌平坊里,那里是整個大夏最繁華的不夜城。

    “許……許是賊人看王爺您相貌堂堂,玉樹臨風,起了歹念,想把您賣到昌平坊里,您必定能賣個好價錢……”

    “放肆!”他輕哼一聲。

    嚴緋瑤趕緊閉嘴……天地良心,她說的都是實話,且已經撿最好聽,最委婉順耳的說了!

    那賊人可不是已經把他賣進了勾欄院嗎?十兩銀子呢!

    “看來,你是不想說實話了。”蕭煜宗呵呵笑起來。

    嚴緋瑤急的冒汗,“小女說的句句屬實啊!小女可以發誓!”

    “騙子的誓言,有可信度嗎?”蕭煜宗忽而起身,提步向門口走去。

    “王爺……”

    “我給過你機會了,”他嘆了口氣,似乎十分失望,“可惜你不知悔改,既如此……”

    “王爺……”

    “看在你教我拳法的份兒上,”他微微抬頭,目光幽深,似乎滿是遺憾,“從此以后,不用再見面了。我會把沈影撤回來。”

    “王爺……”這次嚴緋瑤是真的有點兒慌了,“我沒有騙您……除了今日逛集市的事兒。”

    但他心意已決,腳步再不遲疑。

    他背影清冷,透著一種孤寂,無端叫人覺得悲涼。

    他分明每次見面都欺負她,占她便宜,甚至當眾揩油……

    但嚴緋瑤也不知為什么,當他說出“從此以后不再見面”時,她的心里像是突然被人抽空了一塊。

    窗外的風,呼呼的灌進來……灌的她眼睛都有些發酸。

    “王爺!”她猛地沖上前去,張開雙手擋住門。

    “讓開。”他瞇眼冷喝。

    “就算不見面,還有一件事您一定要答應!”

    他皺眉看她。

    “那有毒的溫湯,不要再泡了,除了加劇您身體里的毒素之外,沒有好處,雖然能緩解一時的疼痛……卻會害您喪命……”

    “還有,我教您的兩套太極拳,請您一定要日日勤加練習。雖然不是什么靈丹妙藥,不能藥到病除。但對您的身體,絕對大有好處……”

    他幽深的眼眸一時間變得更加沉郁,讓人看不清眸底的神色。

    半晌,他只冷冷的又說了一遍,“讓開。”

    “王爺一定要答應我!”她倔強的抬著小臉兒,一雙明眸,碎芒瑩瑩,清亮的讓人舍不得移開視線。

    “呵,你有什么資格要求我?”他抬手把她揮開,輕而易舉。

    但只有蕭煜宗他自己知道,揮開那一瞬間,他寬大的手掌,落在她肩頭上,少女單薄稚嫩的肩膀,綿軟溫柔的手感……讓他有多么的眷戀,不想放手,身體本能的沖動,讓他想把她緊緊的攬入懷中……

    “哼……”他輕哼一聲,神色愈發冷厲。

    他不喜歡自己失控的感覺,理智告訴他,讓他沖動,讓他眷戀的東西,都是危險的!

    對他有威脅的東西,他一向都是斬草除根!絕不憐惜!

    對她……他已經破例了。

    明知她有可能是夏侯老賊的棋子,明知她會觸動自己的心弦,讓自己心緒失控……可他還放手讓她活著,甚至忍不住想幫她。

    他是該讓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了!

    ……

    楚王爺一身沉郁之氣的離開茶館,他身邊的人發現勢頭不對,一個個屏氣凝聲,一句話不敢多說。

    嚴緋瑤耷拉著腦袋,猶如一只斗敗了的小公雞,頹然的回到雅間里。

    “怎么了?垂頭喪氣的?”夏侯安竟格外熱情,非但沒責怪她讓自己等了許久,反而主動的給她倒了杯茶,“你大哥不是已經被放了么?還把兩個和他動手的人給抓走了,你這仗,打得漂亮啊!”

    嚴緋瑤無奈的抬了抬頭,她這仗打的全軍覆沒了,哪里漂亮?

    “還是不想進宮的事兒,讓你這么煩惱嗎?”夏侯安笑瞇瞇的問。

    嚴緋瑤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么,夏侯安笑起來的樣子,讓她想到了一種狡猾的動物……狐貍。

    “這本是好事兒,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你看……”夏侯安抬手要拍她的肩。

    嚴弘睿卻是眼疾手快,抬手把夏侯安的手給擋了。

    夏侯安不以為意,哈哈一笑,“罷了,我也不為難你,你若真是不想去,我幫你!”

    “啊?”原本以為此事已經無望,板上釘釘了,猛地聽聞有轉機,嚴緋瑤立時驚喜的抬起頭來,“真的?”

    “你這妹妹真是可愛,情緒都在臉上呢。”夏侯安與嚴弘睿玩笑道。

    嚴弘睿忙點頭,“所以說,她這樣的女孩子,不適合入宮。”

    “倒也是,”夏侯安爽快改了主意,“我明日就進宮求見姑母,讓她想辦法把嚴小姐的名字從名冊上劃了。”

    “多謝!多謝大公子!您真是我的大恩人!”嚴緋瑤激動道。

    夏侯安哈哈大笑,“小事,小事一樁,只要嚴二公子能到我麾下效力,我帳下云騎尉之職,已經備好,恭候你來。”

    嚴緋瑤不知道還有云騎尉這事兒,她忙把目光轉向哥哥,果然在哥哥臉上看到了一抹不自然。

    但他立即就拱手抱拳,“多謝大公子抬舉!”

    夏侯安哈哈大笑著與他以茶代酒,碰了杯。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嚴家兄妹兩人,把夏侯安送出門外。

    嚴緋瑤眼睛尖,她瞧見夏侯安往隔壁天字間深深看了一眼。

    且這像狐貍一樣的夏侯大公子,笑的意味深長的,叫人不由的汗毛倒立。

    夏侯安走了,嚴弘睿也要回軍中。

    嚴緋瑤卻把他抓回屋子里,關了雅間的門,壓低聲音問他,“二哥,這個夏侯安到底人品怎么樣?云騎尉又是個什么東西?”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