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53章 否則鞭子無情!

第53章 否則鞭子無情!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沈影立時覺得,周身布滿寒氣,快要把他凍僵了。

    “去查清楚,夏侯家意欲何為?”蕭煜宗漠然吩咐道,“查清楚以后……他傷我一嬤嬤,我斷他一只臂膀。”

    沈影聞言一驚,“王爺是說……”

    “夏侯安身邊有個心腹,被稱為神算子,能占卜,測吉兇,”蕭煜宗冷冷一笑,“把這一只手臂,給他斷了。”

    “是!”沈影立時抱拳而去。

    偌大的臥房里又安靜下來。

    蕭煜宗獨坐上位,屋子里的陳設分明與以前別無二致,仍舊是他最熟悉的樣子,可他卻偏偏覺得少了什么。

    他的目光不經意的掃向里間。

    他起身向里間的大床走去,忽然停在了腳踏前……

    他已經命人將黃檀木腳踏加寬了一倍,可那個纖細的身影,卻再也不會在這腳踏上躺臥了。

    一向以冷靜著稱的蕭煜宗,卻忽然生氣,他忽然抬腳狠狠踩在那結實的黃檀木上。

    喀嚓一聲巨響,黃檀木生生被震的裂開……

    不平靜的夜,也會過去。

    天漸漸亮起。

    在許嬤嬤院子里守了一夜的嚴緋瑤,坐在正房前的臺階上。

    聽得院子里人聲漸漸多起來,她猛地抬起頭。

    衙門里昨夜守在這兒的兵吏都以為,這小姑娘一定是哭了一夜……這會兒還沒倒下,不過是一口氣強撐著。

    哪知小姑娘抬起臉,昨日的驚慌無措,全然不見。

    她年輕的面龐,迎著初生的朝陽,透著堅毅和希望,叫人看到了一股子勃勃的生機。

    “請問官兵大哥,如果我想去見我爹娘,應該去哪兒?”

    兵吏們對小姑娘的冷靜和勇氣,不由生出些佩服來,溫和的回答,“人在刑部大牢,但你去了也是枉然,刑部大牢里關著的人,沒有上頭的交代,是見不到的!”

    嚴緋瑤皺眉皺眉,“不管怎么說,總要試試。謝謝大哥!”

    “不敢不敢。”兵吏連連擺手,與她說話都比昨夜客氣了許多。

    今日宋捕快又來了嚴家,指揮著衙門里的人,把許嬤嬤的尸首帶走了。

    “我能為許嬤嬤安葬嗎?”嚴緋瑤上前問道。

    宋捕快微微驚訝,“你想安葬她?”

    “嬤嬤生前,對我盡職盡責悉心教導,是我的恩師。”嚴緋瑤深吸了一口氣,壓住心底的悲傷,“恩師還未享一天徒兒的孝敬,竟然遭遇這種不測……好生安葬,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了。”

    宋捕快更是詫異至極,上上下下看了她好幾眼。

    他有心說這姑娘是裝的,是假慈悲!

    但話到了嘴邊兒,看著她強忍悲痛的樣子,卻怎么都說不出口。

    “嚴小姐有心了,不過,不行。許嬤嬤是宮里的人,還沒有放出來,就仍是宮里的。她的尸首怎么處置,宮里頭有安排,衙門也做不得主。”宋捕快不由嘆了口氣,竟然安慰了她一句,“死者長已矣,你也節哀。”

    安慰的話說完,連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他干捕快這一行,什么樣的現場沒見過?什么樣的命案沒處理過?哭得悲天蹌地的人他也見多了。

    他以為自己早就練就了鐵石心腸……這么柔聲安慰人,還是近些年來頭一回。

    宋捕快搖搖頭,一定是因為這姑娘太年輕,他于心不忍,所以才忽起善心吧……

    “謝謝您。”嚴緋瑤躬身道謝。

    雖然她恨宋捕快帶走了她的爹娘,但也知道,他只是奉命行事。

    倘若有人拿刀殺人,怪刀有什么用?

    她要做的是,找出背后拿刀的那個人!

    家里的事情處理好,送走了許嬤嬤的尸首,嚴緋瑤馬不停蹄的來到刑部大牢外頭。

    可正如衙門的兵吏告訴她的,刑部大牢里的犯人,根本不許探視。

    “快走快走!”獄卒們可比衙門兵吏兇悍多了,一個個如吃人的厲鬼一般,把守在大牢院外,“不走連你一起抓起來!給你個伙同劫獄的罪,你吃不了兜著走!”

    嚴緋瑤被呵斥的退了幾步,卻并沒有離開。

    爹娘一定是被人冤枉的!她必須與爹爹說上話,問問他對于那幕后陷害之人,可有什么猜想?

    刑部大牢憑她自己,看來是進不去了……她原地徘徊了一陣子,忽的想起那個總是笑瞇瞇,待人熱情的世家公子來!

    “去紀家!”嚴緋瑤跳上馬車,直奔廣安侯府。

    上次在紀家門外,卻遇上了楚王爺……嚇得她打那兒以后,再也沒敢主動登門。

    今日她頭一個想起的就是紀小侯爺。

    “拜托門房大哥為我投名帖,我是嚴家三娘子,有要事求見小侯爺。”嚴緋瑤把名帖遞給門房。

    門房瞥了她一眼,卻根本不接她的名帖,“小侯爺不在家,姑娘請回。”

    “敢問小侯爺去哪里了?何時回來?”嚴緋瑤急問。

    門房卻哈的一聲笑起來,“小侯爺去哪里,是我一個門房能打聽的嗎?爺什么時候回來,還需告訴我一個奴才知道?您還真看得起我!”

    嚴緋瑤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

    “那紀四小姐在家嗎?還請為我投拜帖!”她轉念一想,大家閨秀講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回應該能見到人了吧?

    誰知那門房把眼瞪得比牛眼還大,“四小姐豈是誰想見就見的嗎?四小姐忙著學規矩……快走快走!別擋在侯府門前!”

    紀四小姐也忙著學規矩?京都的小姐們,規矩不是打小練起來的?她們還需要整日學規矩?

    這念頭在嚴緋瑤的腦子里打了個轉,但很快就被擠開了。

    因為她瞧見了一輛尤為熟悉的車架!

    那掛著蒼鷹徽記的馬車,由遠及近,越來越近。

    她不由自主的握上手環,那手環還沒有震顫發熱,她心里卻先震蕩起來。

    若是楚王爺能幫忙,她一定能見到爹娘吧?

    “王爺!楚王爺!”她忍不住疾步上前。

    車夫見忽然有人敢靠近王爺車架,立即抬手,一鞭子朝她甩了過來。

    嚴緋瑤反應不慢,急忙轉身,堪堪躲過這一鞭。

    “不要命了!”車夫厲聲喝罵,“也不看看是誰的車架,就敢靠近!”

    “王爺救命!”嚴緋瑤大聲朝馬車里喊,“我爹娘是無辜的,求王爺說情,讓我見爹娘一面,他們是被冤枉的!”

    馬車里的人,正靠在碩大的枕囊上,閉目養神。

    車架外頭那女孩子的聲音,如碎玉一般清脆悅耳。

    她高喊著“王爺”沖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聽見了。

    又聽聞車夫一鞭子抽過去……他雙拳倏而一緊,心都跟著輕顫。

    但他閉緊了雙眸,更是勒令自己不許動,不許出手相救。

    聽聞她急速轉身,躲過鞭子……不知怎的,他竟心頭一輕。

    “王爺,您看要不要……”車夫回頭朝車架里頭問道。

    “怎么停了?”蕭煜宗沒有睜眼,冷冷反問。

    “是,這就走!”車夫啪的一聲,又揮了下鞭子,“姑娘快閃開,否則鞭子無情!”

    嚴緋瑤好不容易見到一個能在刑部面前說上話的,她哪有那么容易放棄。

    “楚王爺!請您幫幫忙啊!小女并不求刑部相信我的話,并不求立時釋放我爹娘,只盼刑部能秉公處理,查明真相!還我爹娘清白!”嚴緋瑤口齒極其清晰的說,“只求您能讓我進去大牢看看他們!”

    “還不走?”馬車里的人,似是不耐煩的催問。

    車夫臉上一緊,見那女孩子一直擋在車前不讓,他將心一橫,抬手揚鞭,朝那女孩子臉上抽去。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