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91章 相互威脅

第91章 相互威脅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抿嘴笑了笑,“您是主,我是客。我夜里睡不著,就起來走走,也不好再半夜打攪夏侯小姐,向您請示。”

    “夜里睡不著?”夏侯文婧輕哼一聲,“思慮過重可不太好,在我家也就罷了,宮里規矩嚴,便是睡不著也不能隨意走動。”

    嚴緋瑤點點頭,“小姐教訓的是,若進了宮,必定不敢犯戒。”

    夏侯文婧卻笑著搖了搖頭,“你沒明白我的意思。”

    嚴緋瑤一愣,卻聽聞背后忽有動靜。

    她猛地轉身,只見夏侯文婧的丫鬟青黛,正黑著臉,手里提著一根結實的木棍,站在她背后。

    “小女子愚鈍,還請夏侯小姐明示?”嚴緋瑤收斂起笑意,心下防備。

    “你覺得,你還能進宮么?”夏侯文婧搖了搖頭,“你在我家里尚且如此不安分,我豈能再帶你去岌岌可危的宮里?那里可是稍有不慎,就會跌的粉身碎骨的地方,你在我身邊就是個威脅。”

    嚴緋瑤歪了歪頭,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夏侯文婧的威脅?

    她先前還對自己很放心,跟著周嬤嬤學規矩的時候,她也不曾使絆子……怎么突然就?

    嚴緋瑤眼底猛然一亮!

    她明白了!夏侯小姐態度急轉,一定是她以為自己看到了她與人私會!

    夏侯小姐乃是內定的“皇帝的女人”,她卻在入宮之前,半夜三更與男人見面……這話若是叫人知道了,那可是死罪!

    “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嚴謹的,原本我不能留你活命,”夏侯文婧緩緩說道,“可是你救了我一命,還替騰陽遮掩過錯,我欠了你的情。”

    嚴緋瑤沉默垂頭,心里飛快的思量對策。

    “我可以求姑母在采選的名單上,叫你除名。你離開夏侯家,遠嫁出京城,我便饒你一命。”夏侯文婧低聲說道。

    原本這威脅的話,應該是狠厲非常的。

    但嚴緋瑤卻從夏侯小姐的話音中聽出了柔軟……這位小姐,不是心狠手辣的人。

    殺人這種事,她怕是做不出來。

    “我很想答應夏侯小姐,可是……”嚴緋瑤苦笑,“大公子那里,不好交代。”

    夏侯安不止是來叫她陪夏侯文婧學規矩的,更重要的是叫她找到究竟是誰,通過什么法子給夏侯騰陽下毒。

    下毒的手法找到之前,夏侯安不會放她走。

    而且,她也正想借著這機會,報復夏侯安,替許嬤嬤討一個公道回來!

    “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說服我大哥,”夏侯文婧聲音轉冷,“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走,要么、死!”

    嚴緋瑤還未說話,她身后的丫鬟青黛卻是沉聲開口。

    “小姐待她仁慈,她卻當小姐好欺負!她怕是還巴望著這機會,好飛上枝頭變鳳凰呢!”

    青黛握緊了手里的木棍,狠心咬牙。

    “不關小姐的事,為了穩妥安全——這惡人,就讓婢子來做吧!”

    青黛說完,揚起木棍,劈頭蓋臉的朝嚴緋瑤打了過來。

    嚴緋瑤腳步一晃,躲了過去。

    丫鬟一愣,發現她功夫當真不錯,立即提高警惕,手里的棍子,更是一招快過一招。

    屋里地方不寬綽,但那丫鬟卻角度巧妙,沒碰著任何東西。

    棍子呼呼的利風,刮著嚴緋瑤的臉頰。

    她氣喘吁吁,心中暗嘆這丫鬟功夫好厲害!

    不慎一棒子朝她腦門兒砸了下來,她伸手去擋,卻沒能擋住!

    “你若做鬼,便來找我,不關小姐事……”青黛咬牙。

    “當當——”

    正在這時,后窗忽然被人敲響。

    屋里三個女子,大驚失色。

    青黛手中的棍子一偏……被嚴緋瑤劈手奪下。

    “當當——”窗戶外頭,又敲了兩下。

    嚴緋瑤頭發都要炸起來了——這究竟是誰?

    楚王爺不是已經走了嗎?不會在這要命的時候又回來了吧?

    倘若叫夏侯小姐發現她夜里“私會”楚王爺……轉而告訴她大哥,她別說報仇了,怕是都沒機會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去。”夏侯文婧皺緊了眉頭,目光狐疑的盯著嚴緋瑤。

    嚴緋瑤在她逼視之下,一步步靠近后窗。

    她立在窗前,只盼是她們幾個都聽錯了,或是風吹的,或是阿貓阿狗發出的聲音……

    “當當!”清晰無誤,頗有節律的敲窗聲,又響了起來。

    嚴緋瑤將心一橫,猛地推開窗戶——要死一起死!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誰?

    窗戶一開,一陣風過。

    黑影一晃,安靜的屋子里霎時間多了一個蒙面漢子!

    嚴緋瑤目瞪口呆的看著這蒙臉男子,他露在外頭的一雙眼睛里,滿是戲謔之意。

    這不是去而復返的沈然嗎?

    他已經走了,又蒙上臉回來干什么?不把她害死不罷休嗎?

    “你……”嚴緋瑤氣急敗壞,還沒說話。

    黑衣蒙面的沈然忽然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物件兒,上前一步,擺在了桌案上。

    嚴緋瑤沒看清楚那物件兒是什么。

    卻見坐在桌邊的夏侯小姐已經是臉色大變,豁然起身,“你……你想干什么?”

    她動作太猛,碰到了桌子。

    桌上那小物件當的一聲,倒了下來。

    嚴緋瑤這才借著燈光看清楚,竟是一只木雕的小人兒。

    小人兒正翩翩起舞,裙帶飛揚,鬢邊的發絲也隨之飛了起來。

    不過巴掌大小的木雕,竟精細的以至于發絲都刻的分明。真是精雕細琢的匠心之作啊!

    嚴緋瑤正感慨這大師的雕工,真是出神入化時,卻眉頭一緊,“咦,這小人兒不是……”

    話未說完,她抬頭看著夏侯文婧,再看那小人兒……一模一樣啊!

    那木雕的小人兒,可不就是夏侯文婧本人嗎?

    就連小人兒臉上表情,都與夏侯小姐頗為神似,那木雕似乎被人極其珍視,常在手中握著。竟握得細膩生光,油脂發亮。

    燈燭的光芒流轉在木雕之上,木雕眉眼生動,仿佛要活了一般。

    “夏侯小姐小心!這木雕可不是金石,不結實得很,一碰一砸,就毀了!”沈然粗聲粗氣的說,嗓音聽來很是陌生。

    “你……”夏侯文婧突然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嚴緋瑤,“你究竟想怎樣?”

    “小姐,您一句話,小人立時就能……”沈然也轉過身來,對著嚴緋瑤。還拿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嚴緋瑤表情呆滯,但心里已經明白過來。

    沈然故意叫夏侯小姐誤會他是嚴家的仆人,他在警告夏侯小姐,私會的男人,他已經找到了!

    殺人奪命……對山匪來說,可是比夏侯小姐這樣的內宅小姑娘,駕輕就熟得多。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