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36章 這是喜歡嗎?

第136章 這是喜歡嗎?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蕭煜宗臉色晦暗。

    一只柔軟的小手輕輕扣住他的手,并在他手心里捏了一下。

    他僵硬的心,忽而被這只小手弄的綿軟下來。

    他憤怒想要殺人的火氣,也漸漸被理智壓下些許,他回過頭來,看著她白皙的小臉兒。

    她竟在這樣的威脅之下,沖他揚起一個璀璨的笑容,比天上的陽光還要暖人心田。

    “我可不想因為王爺的緣故再落入險境,王爺就當心疼我,再等一等吧?”嚴緋瑤輕笑說道,說話間竟還有些羞澀,“既然太皇太后有更穩妥的安排,何不用那更穩妥的法子呢?”

    蕭煜宗瞇著眼,抿著唇,不愿開口。

    她朝沈影等人看了一眼,臉上很有些不好意思。

    這些人立即明白過來,迅速的退了幾步,把回廊底下空出來,給兩人說些悄悄話。

    “我之所以陰陽怪氣……不過是聽信了閑言碎語,以為王爺對我并沒有真心。”嚴緋瑤小聲說,“如今看王爺的態度,并非要將我利用完了就扔……自然也就能好好說話了。”

    “利用完了就扔?”蕭煜宗歪了歪頭,臉上的表情難以言喻。

    他簡直要氣笑了,“是誰在你面前說了什么話?叫你對本王有這樣的誤會?嗯?”

    “都過去了……誤會解釋清楚就成。”嚴緋瑤笑了笑,不欲多言。

    蕭煜宗卻義憤難平,忽而伸手勾住她的纖腰,把她禁錮在懷,低頭含住她的朱唇……

    他微微用了力氣,在她唇上輾轉碾磨……

    她略微有些疼,忍不住低聲呻吟。

    他卻趁著這機會,敲開她的貝齒,與她纏綿……

    兩個人都沒有經驗,全然在沖動之下,彼此呼吸凌亂,胸膛起伏的厲害。

    “本王認定的人,絕不會放手。”他低垂著眼目,認真的看她。

    她的臉頰紅透,如秋日熟透的蘋果,透著可喜的顏色,叫人憐愛。

    “何人再敢到你面前胡言亂語,不必忌諱,直接用這個打他的臉。”

    他說著往她手里塞了個物件兒。

    嚴緋瑤低頭一看,竟是一塊玉質的腰牌,一面雕刻了隸書的楚字。另一面則是雕琢著騰云駕霧的祥龍。

    咦?楚王府的腰牌上,竟雕琢有龍嗎?

    龍不是只有皇帝才可以用的飾物嗎?楚王爺用龍不會越矩嗎?

    “這是?”嚴緋瑤不敢貿然領受。

    “這是太祖皇帝所賜,上可責備皇帝,下可號令群臣。”他伸手把玩著她鬢邊的發,隨意說道。

    嚴緋瑤卻被他這話給下了一跳,忙不迭的把東西塞回給他。

    “不要不要,這樣令牌我豈敢拿著?”她把頭搖的撥浪鼓似得,奮力把腰牌塞回他胸前衣袋里。

    因她用力太猛,力氣又大,竟把他的衣襟給扯開了。

    露出他大片蜜色的胸膛,他緊致的皮肉,在廊外落進的陽光里,顯得熠熠生輝,甚是誘人。

    嚴緋瑤頓時呼吸更亂,心跳如鹿,臉紅的如被人煮過得蝦米。

    “你再不收起來,我……我就生氣了!”她低著頭跺腳怒道。

    “你叫我收起什么?”蕭煜宗笑道,“是衣襟?還是男色?”

    嚴緋瑤抬手捶他……卻被他握住小手,拉入懷中。

    “我沒有喜歡過什么人,也不敢喜歡……但我如今,想要離得更近,以便更了解你。想和你共處更多的時光,以便觀察你。想要保護你,不叫旁人傷害你……這是喜歡么?”

    嚴緋瑤錯愕的抬頭,只覺心跳都在他專注而沉凝的目光中停滯了!

    這一番情話說的……簡直叫她感動落淚啊!

    還說他沒喜歡過女孩子,分明就是情場老手的樣子嘛!

    “我……”楚王爺在她直視的目光中,不知想起了什么,略顯尷尬,“你知道,皇室在十三四歲的時候,都會有教引姑姑……就是……”

    “你不要說了!”嚴緋瑤嚇了一跳,連忙捂住耳朵。

    她活了兩世,沒有男朋友不說,一頭鉆進醫學里惟恐辜負了爺爺的殷切期盼……甚至連愛情的電影、電視,小說都沒看過。

    他忽然要跟她講很勁爆的話題……她怕自己扛不住啊!

    蕭煜宗卻固執的拉下她捂著耳朵的手,“她們都死了……”

    嚴緋瑤一驚,錯愕看他。

    沒有勁爆的話題,沒有香艷的場面……只有血淋淋的悲劇?

    “凡是和我過于親近的人,甚至用我用過的碗筷用飯……都死了。”他苦笑說道,“你是唯一一個活下來的。”

    嚴緋瑤心頭一跳,她猛然想起,自己之所以穿越而來……似乎就是因為原主偷偷親了他一下,繼而就被毒死了。

    原來原主并非個案啊……

    她之所以能免疫,多半是有手環的緣故吧?

    她抬起手腕,看這腕子上那只烏沉沉的鈦合金手環。

    “如果沒有它,你還會注意到我么?”她低垂著眼眸,嘴角微斂。

    “沒有如果。”蕭煜宗毅然說道,“我只知道,你是我生命里最特殊的人。”

    嚴緋瑤凝望著他的眼睛,恍如沉溺進一汪深潭,心都不由漏跳了幾拍。

    ……

    紀玉嬋此時正等在猗蘭館里,聽得窗外廊間傳來踢踢踏踏的腳步聲,她立即向窗外看去。

    果然瞧見她的小丫鬟疾走而來。

    她豁然起身,徑自到門口。

    丫鬟一掀簾子,險些被她嚇了一跳,“小、小姐!”

    紀玉嬋往西側的屋子看了一眼,只見那個叫青黛的丫鬟正手腳麻利的在收拾屋子,并不見嚴緋瑤。

    “她還沒回來。瞧見了嗎,是去見誰?”紀玉嬋沉聲問道。

    丫鬟面色有些驚懼,她顫抖著手,從背后提出一個精致的禮盒。

    紀玉嬋眉頭猛地皺起,“什么意思?誰送的?”

    “是……是長樂宮的姑姑送的,說是、說是太皇太后擔心小姐的身體,所以叫婢子帶回來……”

    紀玉嬋猛地拍了下桌案,砰的一聲響。

    把丫鬟的話都給嚇得咽了下去。

    “擔心我的身體?叫你帶回來?”紀玉嬋冷笑一聲,“呵,這分明是你被人發現了!她們打發你回來的借口罷了!”

    丫鬟垂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不敢應聲。

    “那你是什么都沒看見了?”紀玉嬋又問。

    丫鬟舔了舔發干的嘴唇,聲音緊巴巴道,“婢子還沒能進了長樂宮的宮門,就被一位姑姑給攔了下來……”

    “沒用的東西!”紀玉嬋惱恨的呵斥,但她轉念一想,臉上猛地劃過一道狠厲的光,“她們盯得這樣緊……必然不是給太皇太后看病這樣簡單……”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