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40章 化干戈為玉帛

第140章 化干戈為玉帛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低頭一看,那只太后賞賜的碧玉鐲子,正安安靜靜的躺在她的掌心里。

    吳錦宜緊緊的盯著她的臉,兩人之間好一陣子靜默無言。

    “她想陷害你,還要把自己摘的干干凈凈。”吳錦宜低聲說道,“都知道你剛來,就跟我鬧得不愉快,所以把你的鐲子放在我這兒……必定能一箭雙雕了。”

    嚴緋瑤垂著眼眸,沒說話。

    “在宴席上,我起身的時候,這只鐲子忽然從我身上掉下來,把我嚇了一跳。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被人放在身上的。”吳錦宜苦笑一聲。

    嚴緋瑤低聲說,“飛鏢射蘋果的時候。”

    “我猜也是,難怪她故意要把氣氛挑的那么熱烈,原來是別有預謀。”吳錦宜嘆了口氣,看著嚴緋瑤的眼,認真說道,“我回房間以后,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遍。如果你當時不是說把鐲子送人了,而是順著她的話說丟了,會怎么樣?”

    嚴緋瑤抿了抿唇,輕緩說道,“宮里丟東西不是小事,更何況是太后的賞賜,又是在秀女的宮苑里。必定會封鎖宮門,挨個盤查的。”

    吳錦宜瞇了瞇眼,微微點頭。

    “到時候一定會查到某位秀女的身上,那被查到的秀女憑家世、本事,或許不會受罰,但必定會累及名聲。在這次采選上,定會受到不好的影響。”

    嚴緋瑤繼續道,“更關鍵的是,其一,我沒珍藏好太后娘娘的東西,叫人鉆了空子,必定引得太后對我不喜。其二,受罰的秀女與我接下仇怨,勢不兩立。她就可以借那秀女的手,除掉我。”

    吳錦宜輕哼一聲,“真是好計謀,只可惜,她想錯了你。”

    嚴緋瑤微微一笑。

    吳錦宜心下一動,忽而試探的問道,“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猜到了,她把鐲子放在了我這里?”

    嚴緋瑤笑著緩緩點頭。

    吳錦宜臉面一怔,“那你……你還說……”

    “還請吳小姐帶上吧。”嚴緋瑤手腕一翻,忽而把那只鐲子,套在了吳錦宜的手腕上。

    女孩子有些嬰兒肥的手臂,套上了蒼青色的碧玉,更襯得皮膚嬌嫩如嬰兒般細膩可愛。

    碧翠的顏色,雪白的皮膚,相映成輝。

    吳錦宜當即就想取下那鐲子來。

    嚴緋瑤卻按住了她的手,“你忘了,剛剛那一番話我是在眾人面前說的,如今話收不回來,東西又怎么能收回來呢?”

    “我才不要你的東西……”吳錦宜的語氣頗有些別扭。

    “我說鐲子送人的時候,已經猜到了鐲子在吳小姐身上。所以那一番話也是對吳小姐所說,吳小姐能趁夜把鐲子送來給我,說明吳小姐不是心思狹隘,善妒記仇的人。”嚴緋瑤輕笑。

    吳錦宜聞言頗有些尷尬……因為轎子、因為曹嬤嬤的事情,她確實記恨了嚴緋瑤,恨不得擠出她而后快。

    可是她和嚴緋瑤的命運,卻兩次因為這只鐲子而糾纏。

    上一次,她險些失手打壞鐲子,嚴緋瑤叫丫鬟搶救下鐲子,大度原諒了她。

    這次,鐲子被人栽贓放在她身上……嚴緋瑤索性就將鐲子送給了她!

    且不說這鐲子本身很漂亮,叫人看了便心生喜歡。就單說這鐲子乃是太后娘娘的賞賜,什么時候拿出來都是殊榮一件,一般人也舍不得送人吧?

    “你看真是叫人刮目相看了呢!”吳錦宜不由嘆道,“先前是我小氣了。”

    嚴緋瑤笑著搖了搖頭,“我在京城名聲不好,剛來京都的時候,認不清自己的位置,還以為是在山寨那會兒呢……鬧了不少的笑話,世家女子品行端莊高貴,看不上我很正常。”

    她這般不驕不躁,反倒替對方找臺階下的態度,叫吳錦宜心里分外熨帖。

    “司天監算得沒錯,你家府上風水一定極好,你也是鴻運當頭的人!”吳錦宜不由的帶上了笑意,由衷說道。

    “借您吉言!”嚴緋瑤起身道謝。

    吳錦宜搖了搖頭,“該是我借你吉言,你在宴席上說的那一番話,是真心話?”

    嚴緋瑤重重點頭。

    吳錦宜晃了晃手腕上蒼青玉翠的鐲子,甜甜一笑,“那我可當真了!”

    嚴緋瑤笑著把吳錦宜送出了房門,還在暗沉沉的回廊里陪她走了一段路,才在她的催促下回來。

    她回到房間之時,不由向對面緊閉的房門看了一眼。

    那屋子黑沉安靜,主仆似乎都已經睡熟了。

    紀玉嬋她一定想不到,自己花費心思手段,安排如此歹毒,一箭雙雕的計策,竟被四兩撥千斤的就化解了。

    非但沒叫嚴緋瑤被這計謀所傷,竟還收獲了吳家小姐的心悅誠服。

    紀玉嬋更料不到,原本惱恨嚴緋瑤的吳錦宜后來更是幾次三番的幫了嚴緋瑤……

    若是這知道這兩人的化敵為友,乃是因為她的設計陷害,只怕紀玉嬋的腸子都要悔青了。

    這一夜嚴緋瑤睡的特別安穩。

    至于紀玉嬋如何的生氣上火,徹夜胸口煩悶噩夢連連,就不是她能操心的事兒了。

    但不知是不是壽昌宮夜里宴飲的事情,傳到了太后娘娘的耳朵里。

    這日前晌,太后娘娘就派了宮人來,“請嚴小姐前往永寧宮。”

    嚴緋瑤吃了一驚,她留了青黛在壽昌宮看屋子,獨自一人跟著宮人前往。

    一路上她頗有些忐忑,暗自琢磨著……難道是昨晚酒席上的話說的有什么紕漏?她把鐲子送出去,惹了太后不高興?這是要耳提面命的懲戒她一番?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太后不應該會這么閑……對太后這個位子上的人來說,賞賜東西是最微末不過的事情了。可能轉眼就忘了,又怎么可能因為這個再專門召自己來一趟?

    進了永寧宮,被宮人領進了永寧殿,嚴緋瑤連頭都不敢抬,就感覺到一股嚴厲磅礴的威壓。

    永寧宮里的氣氛,與太皇太后的長樂宮完全不同!

    太皇太后雖然尊貴無比,給人的卻是一種閑適的,矜貴卻又不乏柔和的氣氛。

    永寧宮則不然,全然籠罩在一種天家的肅穆威嚴之下。

    “你就是嚴緋瑤?”頭頂上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

    嚴緋瑤不敢抬頭看,恭敬跪地答道,“是。”

    頭頂的聲音輕笑了一聲,“不怎么大膽嘛,抬起頭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