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53章 她的選擇

第153章 她的選擇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反應極快的躲閃一旁,棍子敲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響。

    在太和殿前安靜的氛圍之下,顯得尤為刺耳。

    周遭灑掃的宮人,卻像是聽不見一般,竟無一人側目觀看。

    嚴緋瑤心下一稟,立時連退數步。

    那幾個面相兇神惡煞般的大內侍衛,竟也沒有再逼近過來,只是冷臉道,“小姐還是該在哪里,就往哪去的好。”

    嚴緋瑤瞇眼輕咬下唇,心下琢磨著……夏侯家勢力頗大,太后的手未必沒有伸到前朝。

    她在這里掀不出多大動靜,幾個大內侍衛足矣叫她在圣上到來之前,發不出聲音來。

    倘若她真是硬碰硬,無疑是以卵擊石。

    她是要為楚王爺證明清白,卻不是要沖動的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打攪幾位侍衛大哥。”嚴緋瑤沒有嚇得調頭就跑,反而認認真真的福身行禮,姿勢一絲不亂,“多謝提醒。”

    她從容鎮定的模樣倒是叫幾個大內侍衛看的一愣,不由竟臉色訕訕。

    嚴緋瑤回到壽昌宮時,其他秀女房中,才剛剛傳來嘻嘻索索的起床聲。

    她回到猗蘭館,卻恰與紀玉嬋走了個對面。

    紀玉嬋寒著臉,下巴抬的老高,兩人擦肩而過之時,嚴緋瑤腳步略頓,頷首道了句,“紀小姐早。”

    紀玉嬋冷哼一聲,“明日就是初選了,你準備好了么?”

    嚴緋瑤微微一怔,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她肩膀上傷的最重,至今仍舊是一片青紫,抹藥時觸碰上去,還是一陣陣的隱隱作痛。

    紀玉嬋冷笑著邁步越過她去。

    嚴緋瑤兀自站了片刻,卻忽而高興起來。

    她快步回到自己房中,早上鎩羽而歸的失落之氣,也是一掃而空。

    青黛急急忙忙從外頭回來,瞧見她不由一愣,“小姐什么事這么高興?婢子晨起不見小姐,都快嚇死了……”

    “明日初選。”嚴緋瑤說話間,眸中似有光亮,神采奕奕。

    青黛不解皺眉,“初選……”

    見嚴緋瑤指著自己的肩頭,青黛更是倒吸一口冷氣,臉色霎時蒼白起來,“小姐的傷!初選頭一關,就是叫宮里的姑姑、嬤嬤查驗體表可有殘缺不全……”

    青黛話沒說完,猛拍了自己的嘴一下,啪的一聲,很是響亮。

    “婢子不是說小姐不全……”

    嚴緋瑤不由噗嗤笑了出來,“瞧你緊張的,我是說,這初選來的正是時候!”

    青黛疑惑不解,連連追問。

    嚴緋瑤卻是賣了個關子,“明早起來,你就知道了。”

    青黛以為自家小姐有什么“神功”,能叫她身上的傷痕,一夜之間全都消了。

    雖說楚王爺送來的藥是極好的,但要見效,總還是需要時間。

    但若說她家小姐用什么金針之法,能有奇跡……青黛卻是一點兒也不懷疑的!畢竟當初,她一只腳都踏進鬼門關了,她家小姐硬是把她給拉了回來!

    青黛滿心盼望,次日一早,剛起身就去小姐床邊查看。

    若非小姐還閉著眼,似乎熟睡的樣子,她真想掀開被子,一睹為快。

    “小姐!小姐該起來,平日里您是起得最早的。”青黛在她耳邊喚道,“今早您可落后了,婢子聽到別屋里的小姐都開始梳妝打扮了。”

    青黛一連喚了急聲,嚴緋瑤卻躺在被窩里無動于衷。

    青黛不由有些著急,“小姐,您平日里沒有這么貪睡的呀?今日這是怎么了?”

    她見嚴緋瑤全然不理,不由伸出手來,輕輕晃她。

    這么晃著,青黛的手不由觸到嚴緋瑤的臉,“呀!”她驚呼一聲,嚇了一跳。

    “小姐?小姐!”青黛徹底慌了神。

    若說身上有淤青傷痕,還可說是馬場上的意外,或許不至于真的落選……可在初選這一天生病,不但生病,還發了高熱,那就實在是天命了!

    是老天不讓她被選上,天不開出路啊!

    這樣的秀女會直接被打發成宮女,而且生了病的宮女,哪有貴人主子會留著的?多半是要到浣衣局,繡衣局這樣的地方……

    青黛一下子就慌了神,“小姐等著,婢子這就去請大夫來!”

    她吸了口氣,起身就要走。

    冷不丁的被子里卻忽然伸出一只手,猛地攥住她的手腕。

    青黛嚇了一跳,低頭看著那只手,又抬眼向床上看去。

    只見臉色紅熱的嚴緋瑤,眼睛里卻如鋪滿了碎鉆,碎芒瑩瑩,“不必請大夫,把匣子里剩下的東西給方連姑姑送過去。”

    “求她不要聲張小姐生病的事嗎?”青黛皺眉,小心翼翼的問道。

    嚴緋瑤抿唇一笑,“對,求她不要聲張。”

    “那婢子回來再服侍小姐起身。”青黛憂心忡忡,即便方連不聲張,只怕小姐這樣的體溫,一到初選的地方,也會被驗身的嬤嬤發現呀……

    嚴緋瑤卻搖了搖頭,輕笑道,“求她不要聲張我生病,但準許我不去采選。”

    青黛正欲點頭,卻猛地一驚,愕然瞪眼看著自家小姐,“您……您說什么?”

    嚴緋瑤瞇了瞇眼,“你快去,方連必然親自過來問我,到時候你就明白了。”

    青黛遲疑不定,見小姐態度堅決,她也只好拿上匣子里所剩下的所有珍寶,悄悄的去了方連姑姑的房間。

    這些珠寶明明是嚴家夫婦竭力湊出,為叫小姐謀個好出路,上下打點用的。

    小姐可好,連初選都還沒去,卻把匣子里的東西都撒了出去……

    楚王爺若是知道她為他的事,如此不惜成本,不計回報,會不會對她家小姐更真誠一點呢?

    青黛輕嘆一聲,加快了步伐。

    嚴緋瑤猜的不錯,方連收了青黛的東西,卻聽聞嚴緋瑤不是叫她幫著遮攔生病之事,混入初選。

    而是叫她直接免去她去初選的資格,不由當即就來到嚴緋瑤的房中。

    “嚴小姐不是身懷醫術嗎?怎么竟是……醫者不自醫嗎?”方連快步到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

    看似親昵,但細看方連的眼神,就不難發現,試探之意居多。

    她分明是借著兩人親昵握手的機會,來摸一摸嚴緋瑤的體溫究竟如何。

    “呵,竟真是發了高熱嗎?”方連縮回手來。

    “還請姑姑代為隱瞞,只說我是因為身上的傷,所以才不愿去。”嚴緋瑤靠著枕囊,斜倚在床頭。

    方連姑姑皺著眉,惋惜長嘆,“你可知道,即便這么說,你秀女的身份也是保不住了。只怕今日一過,就會被打發到洗衣房去!”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