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54章 圣上要……看?

第154章 圣上要……看?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咬住下唇,艱難的點點頭,“我知道……但若是圣上憐憫,或許還有機會……”

    方連姑姑微微一愣,“你是說……”

    “前幾日的馬球,畢竟是太后娘娘下令。馬場上的意外,圣上就算不打聽,或許也會耳聞!眹谰p瑤停頓了片刻,壓低聲音道,“只要方連姑姑說我是因為打馬球受傷,而不肯去參加初選;蛟S圣上心生憐憫,會再給我一次機會!

    方連姑姑目光幽幽的看著她,良久長嘆一聲,“雖說宮里沒有這樣的先例……但我看嚴小姐是洪福之人,我為你試試吧!

    “多謝方連姑姑!您的恩情,緋瑤莫不敢忘!”嚴緋瑤要翻身起來,對她行禮。

    方連卻連連搖頭,起身離開床邊,“不敢受秀女的禮,只盼日后還能伺候秀女!”

    “借您吉言!”嚴緋瑤似是感激不盡。

    青黛送了方連出去,回頭進了房間,關了門。再回到床前,卻見嚴緋瑤掀開被子,正在拔去身上扎著的幾根金針。

    隨著她拔針的動作,她臉上的紅熱似乎很快便退了下去。

    青黛瞪眼,茫然不解的盯緊了她,“小姐您這是……這是……”

    嚴緋瑤抬手把幾根金針放回了針匣,利落的翻身而起,不用青黛幫忙,她就手腳麻利的穿好了衣裳,哪有半分生病虛弱的模樣?

    青黛看的嘴巴微張,下巴都合不上似得。

    “我沒病,倒叫你為我擔心了!眹谰p瑤笑著上前,輕拍了拍她的肩。

    青黛疑惑不解,似是不信,伸手摸向嚴緋瑤的額頭。

    她額上的溫度果然已經退了下去,只隱約冒了一層薄汗……

    “婢子不明白……”青黛表情糾結至極,“小姐究竟是為什么呀?分明沒有病……為何還需送方連姑姑那么一匣子的禮物?叫她隱瞞您生?您本來就沒有……”

    青黛說著,似乎把自己都繞暈了進去。

    嚴緋瑤卻瞇了瞇眼睛,一雙黑亮的眼底清澈澄明,“方連姑姑是信得過的人嗎?”

    青黛一怔。

    “你莫不是忘了?上次我們問她索要藥膏,她答應了給上好的,卻是拿來了最糟的!眹谰p瑤輕哼一聲,“若是太后授意,我們只怕連藥膏都拿不到,何需以次充好?可見是底下人做的!

    青黛哦了一聲,皺眉間不經意往對面的房間瞥了一眼。

    “我們與方連姑姑無冤無仇,也不曾得罪她。多半是她受了什么人的好處,才做了這種事!眹谰p瑤停頓片刻,“她既是貪財,我們便送她財物!

    “那小姐何需要讓自己發熱呢?不是憑白叫她拿了您的短處嗎?”青黛疑惑問道。

    “她若不以為自己拿捏了我們的把柄,豈會心甘情愿的替我們說話?”嚴緋瑤搖了搖頭,“她既是貪財,送到她手里的財物未必能將她喂飽。只有叫她以為拿捏住了我們,以為往后還可以從我們這里獲取更多的錢財,她才會‘誠心誠意’的幫咱們說話呀!

    青黛終于領悟過來,她長長的哦了一聲,神色卻是愈發凝重,“小姐,您賭得也太大了!若是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嚴緋瑤卻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我賭得很簡單,不會那么容易輸的!

    青黛皺眉,“您這一番準備之后,出路究竟在哪里?”

    “楚王爺被允許離宮了嗎?”嚴緋瑤話音一轉,突然問道。

    青黛一愣,搖了搖頭,“還不曾……”

    嚴緋瑤收斂笑意,“所以,我要見圣上!

    青黛不由驚訝的張開了嘴,“您如今連初選都放棄了……還指望著能見圣上嗎?”

    嚴緋瑤的語氣卻沉穩又篤定,“這世上有一個詞,叫反其道而行之。你忘了嗎?我乃是乘坐鳳凰王鳥的轎子,前來的宮中。此事倘若圣上不知,壽昌宮的宮人敢這么辦嗎?”

    “再有,西郊馬場的事情,即便圣上沒有前去觀看,但那么多貴族子弟在場,少不了也會有秀女的家人親眷。打球變成打人,此事圣上必定會有耳聞……”

    青黛的眉頭擰的緊緊的,雖然小姐說的似乎都很有道理。

    她還是覺得,小姐是在賭……賭注壓上了她的命運,賭局卻完全在乎圣上難以揣摩的心!

    “而且我原本就不在可以提前入選秀女之列,乃是被硬加進來的!眹谰p瑤信心滿滿,“這幾點,足矣叫圣上知道,有嚴氏秀女這個人!然而這女子卻主動放棄了初選!這就夠了!

    “如此,圣上就會召見小姐了嗎?”青黛急的搓手。

    嚴緋瑤卻整理好自己的針匣,又坐在梳妝臺旁認認真真的梳頭,動作一絲不茍,好似一點兒不為結果擔憂。

    青黛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惟恐小姐一步錯,步步錯……

    她卻是不知,圣上何止是聽說西郊馬場打球變打人,他乃是親自觀看了。

    “壽昌宮的十二個秀女都來了么?”圣上問花鳥使道。

    花鳥使臉色凝重,一開始并未吱聲,待圣上朝他看過來時,他才遲緩開口,“來了十一位!

    “呵,”圣上輕笑一聲,“是嚴家那個小姑娘沒來吧!

    花鳥使不由大吃一驚,“圣上……料事如神吶!”

    蕭珩不屑的搖了搖頭,“這還用料嗎?紀家小姐那么不待見她,馬場之上眾目睽睽之下,都敢動手。豈會能讓她安安生生的到初選上來?”

    “不是紀小姐不叫她來!被B使小聲說道,“壽昌宮的方姑姑說,是她自個兒不愿意來!

    蕭珩笑容收斂,錯愕看向花鳥使,“她不愿來?這是為何?”

    圣上一雙黑沉的眸子變幻莫測……他自覺年富力強,九五之尊,他的宮選,必定是叫這些懷春的女孩子們趨之若鶩,人人都向往之極。

    只有他看不上她們的道理,她們哪會有不愿意的心?

    而如今他聽到了什么?竟有女孩子主動放棄初選?她可知,她放棄的是什么?

    圣上及狐疑,又有些憤怒,似乎他的權威尊榮,都受到了一個微末至極的女孩子的挑釁……

    “方連姑姑說,大約是那日馬場上的傷,叫她不愿在驗身的嬤嬤面前丟人現眼吧……”花鳥使覷著圣上的臉色,小心翼翼說道。

    圣上卻不滿的哼了一聲,“這都過去幾日了?那日馬場之上,她不是生龍活虎,一直到比賽最后也沒下場嗎?最后還真叫她們那隊贏了!”

    “圣上的意思是……嚴家那小姑娘是故意推脫不來?”花鳥使說完,自己先倒吸了一口冷氣。

    圣上臉上,表情愈發陰沉不定,“呵,是不是故意推脫……一看便知!

    花鳥使聞言驚住,圣上要……看?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