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79章 上吊自縊

第179章 上吊自縊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楚王府突然死人的事情,起初瞞得嚴實。后來竟走漏了風聲。

    據說被人看見,楚王府的下人抬了尸首,扔去西山后頭的亂葬崗。

    不是扔了一個,幾天的時間里,前前后后扔了三個人!皆是貌美如花的妙齡女子!

    此流言一出,宮中秀女人人自危,談楚王而色變。

    “原本張大人,李大人,何大人……好幾位大人,都有意要送女兒去楚王府,”王國安低聲在蕭珩面前說道,“可這會兒又都不提這事兒了,態度保守觀望。”

    蕭珩皺眉輕哼,“眼見為實,這還沒有看見只是一番流言,就把他們嚇退了嗎?皇叔風流俊秀之姿,又不是兇鬼惡煞!傳朕旨意,叫金吾衛嚴查此事,看是什么人在造謠作亂!一旦發現,立即押入大牢!”

    王國安頷首應了一聲。

    蕭珩抿嘴冷笑,“朕就不相信,嚴懲之下還有人敢胡說八道的!”

    “圣上!稟告圣上!”殿外有宮人疾呼。

    這般驚慌失措的宮人,一聽就不是御前的。

    嚴緋瑤顧不得聽王國安說宮外的消息,連忙提步來到殿門口。

    殿外的太監已經捂住那宮人的嘴,“噓”著不讓他叫嚷。

    “何事驚慌,竟御前失儀?”嚴緋瑤邁出殿外,低聲詢問。

    “是壽昌宮里的秀女出事了……”太監抬頭一看,竟是嚴緋瑤。

    嚴緋瑤在壽昌宮也是住過一段日子的,太監顯然還認得她,原本驚慌的表情一下子露出欣喜。

    “嚴司殿,您認識那秀女的呀!先前與您關系甚好,您還送了禮物給她的!”太監表情急切。

    嚴緋瑤皺了皺眉,“是哪位秀女?”

    “吳家的姑娘,吳小姐不知是為何,竟忽然上吊自縊……”小太監說著話,聲音驟然小了下去,頭也深深的低垂著。

    “她現在情況怎樣?人可救下來了?”嚴緋瑤立即上前,沉聲問道。

    她好一段日子都沒見過吳錦宜了,臨別時兩人各道珍重。

    沒曾想再次聽聞她的消息,竟會是這樣的境況……上吊自縊?是秀女里頭有人欺負她了嗎?她究竟經歷了什么?

    “被她家里的丫鬟發現,人倒是還在,只是……”

    “只是什么?”嚴緋瑤不由發急。

    “只是一時還沒醒……”太監怯懦回道。

    嚴緋瑤恨不得插了翅膀飛過去看看,畢竟是她在宮里結交的第一個朋友。且這朋友為了維護她,不惜一再得罪紀玉嬋。

    她猛地轉身,準備去向圣上請求探望,一轉身,卻差點撞在王國安的鼻尖兒上。

    “王公公?”嚴緋瑤趕緊退了一步,微微頷首。

    “這事兒你不要攙和。”王國安壓低了聲音提醒。

    嚴緋瑤猛地抬頭,皺眉看著他,“為何?”

    “這個時候突然上吊自縊,你說是因為什么?”王國安反問。

    嚴緋瑤垂了垂視線,堅定道,“不管她是為了什么,總之是一條命,且是婢子在壽昌宮時候的朋友,婢子于情于理都不可能置若罔聞。”

    “朋友?”王國安輕哼一聲,朝她邁近一步,壓低的聲音透著諷刺,“壽昌宮里的秀女,豈有真正的朋友嗎?只有利益與敵人。”

    “公公這話,恕婢子不敢茍同。”嚴緋瑤輕聲回道。

    王國安盯著她看了一陣子,“我話已至此,該提醒你的我提醒了。你若找惹了麻煩……”

    “絕不帶累公公。”嚴緋瑤福身說道。

    王國安抿了抿嘴,嚴緋瑤越過他身邊進了殿中。他兀自嘀咕道,“怎么性子這么執拗,還真是那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王國安等了片刻,又朝壽昌宮的太監多問了幾句才進得殿中。

    他進去之時,只見嚴緋瑤正跪在御案底下。

    蕭珩臉上喜怒莫變。

    “圣上若是聽聞過那一場馬球賽,或許知道,當時婢子與吳家小姐正是同一隊的。”嚴緋瑤聲音清脆,透著堅決,“我們不說并肩作戰,也是榮辱與共,如今她出了這樣的事,不論是自己心思走偏,還是受他人欺負,總之是受辱的事兒。婢子不愿她獨自受旁人指指點點,仍舊愿與她同辱同榮。”

    蕭珩目光落在她身上,帶著打量探究。

    “朕以過了弱冠之年,也見過了許多人。世上多得是錦上添花,卻少有雪中送炭。你這一個朝不保夕的小小宮女,竟然有心思去關心旁人,真是實屬罕見。”

    嚴緋瑤聞言,詫異的抬頭看向蕭珩。接觸到他的目光,她才猛地低下頭去。

    “怎么?朕說的不對?”蕭珩心情似乎并沒有收到“秀女自縊”的影響,仍舊平平淡淡,還有心思逗弄他的小宮女。

    嚴緋瑤搖了搖頭,“婢子怎么是朝不保夕呢?婢子可是御前的宮女呀,這宮里不知有多少人羨慕婢子呢!就連后宮的娘娘們,說不定也想跟婢子換一換,能每日見得天顏,她們不知有多開心呢!”

    蕭珩微微一愣,忽而大笑起來,“你看她,才來御前幾天,竟都學會油嘴滑舌的奉承了!必是你教的吧?”

    被圣上目光掃過的王國安連忙拱手躬身,“奴才冤枉,嚴姑娘天資聰穎,必是自學成才。”

    蕭珩笑的更是開懷。

    嚴緋瑤看氣氛不錯,連忙再次請求,“還求圣上準允婢子前去探望,婢子不會耽擱許久,只告假半日……”

    “罷了,你說的這般情真意切,朕若不準,你豈不要怪朕不近人情?”

    “不敢……”

    “準你一天假,與你的小姐們好好聊聊吧。”蕭珩大手一揮,“但朕有個要求。”

    嚴緋瑤剛落下的心又提了起來,“請圣上吩咐。”

    “你回來之后必要來朕面前陳明,她究竟是為何想不開了?”蕭珩的語氣沉了下來,臉上的不悅也終于顯現。

    嚴緋瑤心里咯噔一下……原以為圣上沒有把這事兒放在心上,畢竟要他操心的事情太多。

    可顯然她又猜錯了,秀女是要被選到圣上身邊的,有這樣的前途,還不能叫她們珍惜自己的性命,豈不是給圣上添堵么?難怪王國安勸她不要攙和。

    嚴緋瑤從御前告退,她沒有獨自往壽昌宮去,而是叫了青黛與她一同前往。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