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196章 逢佛殺佛,逢祖殺祖

第196章 逢佛殺佛,逢祖殺祖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夏侯文婧抬手摸臉,聲音微顫,“很丑嗎?”

    韋亦鳴笑著搖頭,親昵的握住她的手,“不丑,更添了幾分英朗英武之氣,你在我眼里,怎么都是最好看的!”

    嚴緋瑤低頭偷笑,夏侯文婧立即紅了臉,從他手中拽出自己的手來,小聲說道,“還有人看著呢!”

    韋亦鳴卻根本不顧旁人的眼光,大大方方的牽著她的手進了亭子。

    “妹妹與楚王爺又不是外人,怎么不能看?至于別的人,他們都是外人,何必在意外人怎么看?”

    夏侯文婧聞言瞪眼,一時找不到反駁的話。

    她撅了撅嘴,“你想得美,緋瑤還沒答應做你妹妹呢!”

    蕭煜宗與韋亦鳴聞言,皆抬頭看著嚴緋瑤。

    此時宮人都離的遠,主子不叫近前,他們不敢靠得太近偷聽主子們說話。

    嚴緋瑤抬眸望了蕭煜宗一眼,王國安不是說了么,她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時,就看楚王爺的意思。

    其實當初幫夏侯文婧私奔,她不過是動了動嘴皮子,出力最多的還是蕭煜宗。

    如今韋亦鳴和夏侯文婧卻把功勞都算到了她的頭上,冒著風險進宮來感激她……她受之有愧呢。

    “看你自己的想法,不必看我。”蕭煜宗緩緩說道。

    嚴緋瑤眼眸一凝,看她嘛……

    “我如今不過是御前司殿,說白了就是個宮女、婢子。”嚴緋瑤嚴肅說道,“若是入宮之前,韋公子與我結義,或許還說的過去,可如今這身份懸殊太大……”

    “怕什么,該嫉妒的早晚會嫉妒。”蕭煜宗漫不經心的開口。

    嚴緋瑤扭頭深深看他一眼,剛才問他意見,他不開口。她出言拒絕,他又來攙和……原來,他是希望她答應的么?

    “楚王爺說的不錯,玄機閣的消息還算靈通,韋某到京都以前,也聽聞了一些事情。”韋亦鳴抿唇笑了笑,“有時候,不是你想低調不引人注意,就能低調的。既是寶石早晚要發光,與其想盡辦法遮掩自己的光彩,不叫人嫉妒,不如任憑光芒耀眼,叫嫉妒的人自慚形穢。”

    嚴緋瑤聞言微微一驚,既是寶石……是說她嗎?她是寶石?能叫嫉妒的人自慚形穢?

    她還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忽聽蕭煜宗低沉穩健的嗓音說道,“有些人總是不敢正眼看自己,以為自慚形穢的不是旁人,而是她自己呢。”

    嚴緋瑤不由僵硬遲緩的轉過臉,呆愣的看著蕭煜宗那張清雋叫人看不夠的臉。

    他這是在夸她么?

    真是難以相信,他那張冷漠的薄唇里,竟然能當著旁人的面,說出這般夸贊她的話來。

    “你當她是謙虛,”蕭煜宗哼笑搖頭,“其實不是,不過是有些人太過自卑,總是在否定自己而已。”

    嚴緋瑤頓時覺得氧氣稀薄,呼吸困難……他是在說她嗎?

    她腦子里瞬間劃過許多的場景,最后停在長樂宮,長樂殿中……太皇太后與她說話時,她一再表示自己不配,不敢奢望,只愿遠離皇宮。甚至當著他的面,祈求太皇太后答應她在她醫治了楚王爺的疾病之后,放她離開楚王府,離開京都……

    他當時臉色越來越黑沉難看,原來是在“怒她不爭”嗎?

    “嚴小姐如今身在宮中,伴君如伴虎,謹慎一點也是人之常情。若是處處囂張跋扈,難免遭人忌憚。”韋亦鳴見她臉色難看,連忙出聲緩和氣氛。

    嚴緋瑤這才透出一口氣來,“多謝韋公子體諒。”

    “我是遭過小人算計的,明白其中苦楚。”韋亦鳴給她一個理解的眼神。

    嚴緋瑤沖他笑了笑。

    蕭煜宗立時冷哼一聲,“好似旁人都是在平平順順中長大,未見過這世上人心險惡一般?”

    亭子里的三人立即轉臉看他,不由啞口無言。

    夏侯文婧是在京都,聽著楚王爺的名頭長大的。

    其他兩人,雖不了解京都當年的境況,但也沒少聽說關于楚王爺的事跡。

    嚴緋瑤更是親自給他診脈驅毒,對他過去的遭遇深有體會……若說他的生活是平平順順,那這世上再也沒有不平順的事兒了!

    “對付小人的辦法,不是藏匿自己,而是迎頭痛擊。”蕭煜宗輕哼一聲,“逢佛殺佛,逢祖殺祖,始得解脫。”

    他話音落地,亭子里外一時間寂靜無聲,另外三人都木木愣愣。

    蕭煜宗閉了閉眼,緩緩吸了一口氣,斂去他一身肅殺之氣。

    剛剛那一剎那,這亭子里殺氣遍布,只叫人連呼吸都不敢,惟恐觸怒了他。

    一直到他自己斂去殺氣,微微勾起嘴角之時,三人才透過氣來。以往楚王爺的名聲可怖,狠厲嗜殺還只是聽說。

    嚴緋瑤與他長久接觸下來,只當這話是謠傳,他根本不像傳說中那么可怕……直到剛剛那一刻,她才真的相信了傳說。難怪秀女里那么多人不敢嫁他。

    嚴緋瑤一時有些茫然,究竟是現在淡漠平靜的是他?還是剛剛那個如羅剎的是他?

    “你既答應為本王治病,本王必會護著你。”蕭煜宗淡淡又說了一句,“從你本心選擇。”

    韋亦鳴與夏侯文婧交換了一個只有他們彼此才能懂的視線,又轉臉看著嚴緋瑤。

    “不管你答不答應,我在心里是把你看作親姐妹的,當初你幫我的時候,我就認定了。”夏侯文婧沉聲說道。

    韋亦鳴也鄭重點頭,并起身朝她拱手,“今日玄機閣在江湖朝堂之上,還有些分量,算是我回報你。但日后嚴小姐飛黃騰達,誰靠著誰,誰幫誰還不一定呢。所以今日結義咱們不談功利地位,只談情誼。”

    韋亦鳴說得格外認真。

    叫嚴緋瑤自己都要信了,她將來必輝煌。

    “咳,”嚴緋瑤輕咳一聲,“承蒙看得起,只是如今我犯小人,惟恐帶累了韋公子。不如我們私下約定,你我都謹記在心。楚王爺在此做個見證,日后我若得蒙福氣,必定承認今日結義。”

    韋亦鳴臉色微變,“你若不蒙福高升,我便不認你嗎?你把我韋某當什么人了?”

    嚴緋瑤連忙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必說了,既然嚴小姐不反對,今晚宴席,我便呈明圣上。”韋亦鳴擲地有聲道。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