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06章 出宮?宿醉!

第206章 出宮?宿醉!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看著那一袋子的藥材心情大好,兩眼放光的她如同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原本覺得美味鮮香誘人,可這會兒她全然沒了吃東西的心思,只想趕緊把藥材分揀出來,看看手環還能不能有那神奇的反應。

    她心底的興奮壓抑不住,忙端了兩盤子蝦炙和蟹黃給青黛,叫她自己吃,或是分給旁的宮女都行。

    嚴緋瑤卻是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如癡如醉的對著她鋪了滿桌子的藥材。

    當她開始分揀之時,手環果然又溫熱起來。

    看來這手環不只是為研究新藥,測試藥性而研發,只要是有關藥材、治病、解毒等等相關之事,它都有興趣參與。

    嚴緋瑤弄不清楚究竟是這手環在研發之時,就有如此強悍的功能有待實踐。還是在她穿越的過程中,這手環也通過扭曲的時空,而突發異能。

    那些都不是她如今關注的重點,她如今的全部心思都在藥材之上。

    她發覺自己專注之時,分揀的速度越來越快,愈發敏銳的不止有嗅覺,甚至眼力,手指觸摸感知的能力,也都在提升。

    她原本一點二的眼,現在也有一點五了吧?在提升不知會不會變成“千里眼”?

    嚴緋瑤休息之時,暗自想著,自娛自樂的傻笑不已。

    她除了低頭低得脖子有些酸,頸椎略感不適以外,精神竟一點也不覺得疲憊。精力反而愈發旺盛。

    待她終于撿完了大半袋子的藥材,打著哈欠伸懶腰之時,扭臉兒一看窗戶,“咦?已經晚上了嗎?”

    她揉揉眼,四下環顧,青黛不知何時進來在她屋里點了好幾盞燈。

    她太過專注自己的事情,竟然完全沒發現。

    且燈光不如白天的天光明亮,她也沒察覺光線的變化,“這也許就是人常說的‘忘我境界’,上學時候如果能達到這種境界,現在我也是教授了吧?”

    嚴緋瑤呵呵干笑兩聲,脫了衣裳躺在床上。雖不覺的累,覺還是要睡的。

    哪知她翻來翻去,嗅著滿屋子馨香的藥香,怎么也睡不著。

    “爺爺說的對,身體不想睡的時候,躺著也是浪費!”她掀開被子披衣起來,挑亮了燈,又到處許多藥在桌案上,繼續分揀起來。

    漫漫長夜,對某些專注投入的人來說,不過白駒過隙。

    咚咚的晨鼓從皇城墻頭上傳來,燈燭終于照亮了別人,燃盡了自己噗的一下子滅了,嚴緋瑤渾然不覺她竟生生熬了一夜。

    “天快亮了嗎?”她抬手揉揉脖子,又在風池風府穴上掐按了幾下。

    一面活動脖子,一面看著自己分揀出的藥材,頓時成就感滿滿。

    她抬手一看手環,險些笑出聲,“兩格!”

    第一顆星星已經蓄滿了兩格,再來一格,首顆星就滿了,不知這手環會不會再出現第二顆星星?那是不是就表示再次升級了呢?

    “若是有機會試試現在手環的功效就好了!”嚴緋瑤一面收拾藥材,一面興奮的躍躍欲試。

    她盤算著什么時候能有機會私下里見見楚王爺,心里正嘀咕,卻聽外頭傳來青黛的聲音。

    青黛從外頭進來,滿臉的興奮,“婢子幫小姐收拾行李吧?”

    嚴緋瑤護著自己的藥材,寶貝的跟什么似得,“收拾行李做什么?”

    “小姐還不知道嗎?”青黛歪了歪頭,“昨日宴飲到了很晚,玄機閣閣主嫡子……哦,就是小姐您的義兄,他向圣上懇求,叫圣上放您出宮。”

    青黛嘿嘿一笑,沖她擠了擠眼睛。

    “小姐終于要得自由了!”

    嚴緋瑤臉上也帶出笑來,她壓低聲音道,“你還不知道吧?倘若出宮,你就能與夏侯小姐見面了!”

    青黛驚叫一聲,向后跳了一步,抬手捂著嘴,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

    嚴緋瑤沖她打了個響指,“秘密哦!”

    青黛既驚喜又緊張,連連點頭,捂著自己嘴,想問又不敢多問。

    主仆各自沉浸在歡喜之中,等著圣上準許她們離宮的旨意傳來時,就聽到王國安的聲音在院子外頭響起。

    “嚴司殿起了么?”王國安聲音聽起來沉甸甸的,并沒有責備之意。

    嚴緋瑤驚了一下,才想起今早并不輪她當值。

    不過這時辰了,主子都起了,她焉能沒起?

    嚴緋瑤換了衣服到院中,正要笑臉相迎福身行禮,卻被王國安急聲叫住,“嚴司殿不必多禮,快隨咱家一起過去。”

    青黛有些著急的看了看嚴緋瑤,目光隱隱擔憂,看這架勢也不像是要放她出宮的意思呀?

    嚴緋瑤沒有多問,提步跟上王國安。

    王國安平日里穩重,走路也是不急不慢的,今日步伐卻特別快,嚴緋瑤小跑才能堪堪追上他。

    “什么事叫公公這樣著急?”嚴緋瑤氣喘問道。

    王國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圣上今日罷了早朝。”

    嚴緋瑤聞言一愣,罷了早朝……帝王罷了早朝不上,應當說是常有的事情,明朝不是有個皇帝三十多年從來沒上過朝嘛。

    但罷了早朝這事兒在蕭珩身上簡直不可思議,他勤勉克己,說他一個月不召見后妃倒是有可能,說他一日不朝,那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王國安只說了這么一句便不肯多言。

    嚴緋瑤心思打了個轉,立時謹慎又小心的問道,“莫不是昨夜里圣上喝多了酒,今日宿醉未醒?”

    宿醉未醒,那也該是請太醫,不該來找她呀?

    她雖然會醫術,但旁的人對她可沒有那么大的信心呢。

    王國安抿嘴不說話,只是腳步快的像飛。

    嚴緋瑤跟著他到太和殿的時候,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了。

    她抬眼一看,果不其然,太和殿外頭的宮廊上當真站著好幾位御醫。

    御醫們竊竊私語,表情緊繃,氣氛很是壓抑。

    “隨我進殿。”王國安朝她吩咐。

    嚴緋瑤只得跟進了殿中。

    殿里門窗緊閉,只有兩盞長明燈亮著,光線十分昏暗。

    寬大的龍榻上還垂著簾帳,床榻底下跪著一個小小的身影,肩膀一抖一抖的,似乎在哭,卻又不敢哭出聲音來。

    嚴緋瑤莫名其妙,全然摸不著頭腦。

    王國安低聲說,“昨夜圣上召了她侍寢,夜里還好好的,今早該起身上朝時,咱家來服侍,圣上就病了,頭疼腦熱起不來床……”

    嚴緋瑤頓時明白過來,也許圣上真的是宿醉所以起不來床,也許是昨夜縱欲過度,今日有些虛……

    但不管是哪種原因,昨夜侍寢的這位宮嬪可就倒了大霉了,只能說她是時運不濟……

    宮嬪遲緩抬起頭來,滿臉淚痕的看她,“緋瑤,救救我……”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