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10章 所以你,準備好了?

第210章 所以你,準備好了?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夏侯太后頓時一慌,“鏟除異己”幾個字,驚得她一口氣險些沒上來。

    “哀家最關心的自然是圣上的龍體安危!圣上的命就是哀家的命!”她抬手指著蕭煜宗的鼻子,“這些庸醫分明治不了病,你卻仍舊要用他們,哀家看,是你、你想耽誤圣上的病情!”

    太醫們跪趴在地,臉色蒼白,卻是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

    神仙吵架,凡人受罪。

    夏侯太后與楚王爺吵贏吵輸,對他們來說可能就是十幾條性命啊!

    原本不是什么棘手的大病,太醫們反而越發拿不定主意,這會兒卻也更加不敢放棄。

    楚王若是放棄,不過是換人來醫治圣上罷了,他們若是放棄,可能放棄的就是活下去的機會呀!若夏侯太后一怒之下,再按給他們一個耽誤圣上治病,危害龍體健康的罪名……

    太醫們一個接一個的打著寒顫,“從脈象上看,用藥沒有錯……發熱也是身體自己的一個自愈的反應。”

    “關鍵是圣上沒醒,還囈語不斷,豈不叫太后覺得病情加重嗎?”

    “藥既沒有錯,是該醒過來才對……先前用藥過于保守,圣上畢竟是二十多歲的青壯年,這藥量太小了。”

    “嗬,胡太醫竟還要加大藥量不成?”一旁的太醫紛紛變色。

    嚴緋瑤聽的著急,她垂頭退進內殿,在王國安的允許之下,她悄悄靠近龍榻,偷偷摸上蕭珩的脈門。

    “怎樣?”王國安急切問道。

    “太醫們的斷癥是不錯的,但圣上的情況有些復雜,”嚴緋瑤低聲說著。

    她話未說完,外殿卻有個女人的聲音,忽然拔高——

    “哀家看來,就是楚王你要害死我皇兒!你要害死蕭珩!王爺的身份地位已經沒法兒滿足你的胃口!你要謀權篡位!”

    外殿內殿霎時靜的驚人。

    連呼吸聲都聽聞不見了……

    嚴緋瑤與王國安也瞪大了眼睛,彼此對望著,心里一時慌亂。

    這話無疑是在摸老虎的屁股啊!

    蕭煜宗若是沒有這等心思,他豈容的下旁人誣陷他?必要怒極!他冷面閻羅,惡毒王爺的諢號豈是說著玩兒的嗎?說不定又是一場宮變啊!

    他若真有這心思……當年的太子擋不住,如今的夏侯太后又豈能擋得住嗎?

    霎時的安靜之下,夏侯太后也從沖動之中醒過神來。

    她不禁有些后怕……身子都顫起來。

    “圣上,圣上您說什么?”嚴緋瑤在一片寂靜之中,忽然急聲問道。

    她這打破死寂的一嗓子,頓時叫外殿的氣氛一震。

    王國安驚恐的瞪眼看她,壓低了聲音問,“圣上哪里說話了?你不要命了嗎?”

    嚴緋瑤卻并不理他,傾身趴在蕭珩嘴邊,一副凝神聽他說話的樣子。

    “圣上要單獨與楚王爺說幾句話,其他人不得打擾!”嚴緋瑤一本正經的看著外殿涌入的人。

    “你胡說!哀家不信!”夏侯太后瞪眼怒喝,腳步卻是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頓。

    蕭煜宗邁步上前,冷冷吩咐,“除了御前伺候的,其他人出去。”

    “你想做什么?!”夏侯太后攥著拳頭,怒目看他。

    蕭煜宗有幾分不屑,更多的是冷嘲,“本王若想做什么,你真攔得住?”

    夏侯太后一震,似是想起她剛剛沖動說出的話,臉面一片慘白。

    蕭煜宗俯身就近蕭珩。

    夏侯太后還要往前,腳步卻沉甸甸的踉蹌了一下。

    她身邊的宮女連忙攙扶她,拽著她的袖子小聲勸道,“太后娘娘,先出去吧,等圣上好一些會見娘娘的……”

    夏侯太后心虛氣短,終于是被宮女給扶了出去。

    蕭煜宗上前凝眸看了看蕭珩,眼底一暗,轉眼深深看向嚴緋瑤,“你騙我?”

    嚴緋瑤膝蓋一軟,朝他跪了下來,這純粹是被他一身強壓悍氣給壓彎了腿,“不是有意欺騙楚王爺,只是怕楚王爺在這時候大發雷霆。畢竟先前乃是王爺說,如今最要緊的是圣上的安危,不是處罰。”

    蕭煜宗盯著她看了片刻,“你怕我動怒,殺了夏侯家那個愚蠢婦人?”

    夏侯太后到了他口中,竟然成了愚蠢婦人……此時狂傲不羈的才是真實的他吧?

    那個謙遜沉穩,甚至有幾分儒雅之態的楚王爺,見面滿口客氣的“太后”尊稱,多半是在顧及著蕭珩的臉面,不想他做兒子的尷尬吧?

    如今蕭珩昏迷著,夏侯太后又一再挑釁他的耐性,他終于不想再給這個面子了。

    “太后只是婦人,她不過是后宮之首,但圣上的安危,楚王爺的決定,卻是關乎整個朝堂,整個大夏的百姓民生。”嚴緋瑤頷首說道,“圣上的身體已經夠叫楚王爺擔憂了,小女只是不想別的事情再在這個時候叫王爺分心。”

    蕭煜宗盯著她看了片刻,“她說本王是為了謀權篡位,這說法也不是她一家之言。你倒說,我為蕭珩的身體擔憂?”

    嚴緋瑤猛地抬起頭來,“王爺要奪權,豈不早就奪了嗎?何需等到今日啊?”

    昔日朝中大臣都支持他,推拒他問鼎大寶之時,他不肯稱王稱帝。昔日蕭珩還乳臭未干,膽氣不足,萬事仰賴他的時候,他不獨攬大權。反而有心培養他,一點點將權利交托在他手上。

    如今蕭珩已經長大,越來越體會到權利地位的好處,把朝中的老臣漸漸替換掉,注入新鮮的,忠于他蕭珩的血液……

    蕭煜宗這會兒才想起來要奪權?他得是有多遲鈍?

    蕭煜宗仰著臉呵呵的笑起來,“本王幫過的人不信我,本王扶持的人不信我,倒是你……”

    他一開始最是懷疑,擄掠她去,甚至想殺了她……她竟然最相信他?

    “圣上原本不是大病,只是太醫們用藥太過謹慎保守。”嚴緋瑤說道,“但圣上病的急,所以醫治之法也要又準又狠,小女有把握,一套針法之后,圣上即刻可以退熱好轉。求王爺讓婢子試試?”

    蕭煜宗凝眸看她,“如此以來,你的醫術就徹底暴露了。那些先前防備你的人,日后更會嫉恨你,欲要除你而后快。”

    嚴緋瑤抿了抿嘴,忽而抬頭朝他笑,“是我一開始想錯了,我以為只要低調做人,就能安穩度日。但其實,乘著鳳凰王鳥的轎子入宮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上天沒有照我的意思安排。”

    “所以你,準備好了?”蕭煜宗沉聲問道。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