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31章 你怕不是聾了?

第231章 你怕不是聾了?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蕭珩揮揮手,“你要躲著朕,就去吧。免得在朕面前,到叫你渾身不自在。”

    他說完,便低頭繼續看折子。

    過了一陣子,殿里一直安安靜靜的,既沒有告退的聲音,也沒有腳步聲離去。

    蕭珩不由眼中一喜,嘴角也微微往上翹,他禁不住抬頭一看……御案旁空空蕩蕩,哪還有安靜佇立的身影。

    蕭珩面色一僵,厲聲問,“嚴司殿呢?”

    王國安從殿外探進頭來,小聲回道,“被太皇太后的人請去了,她說……說圣上您允了的。”

    蕭珩面皮緊繃,臉頰上的肌肉微微顫抖。

    他是允了嗎?他明明是叫她自己選擇!她倒好,一聲不吭就溜了!

    虧他還以為她有點兒良心!

    他憤憤的低頭看著御書房的地毯,都怪這地毯太厚,厚的連腳步聲都不聞,叫他空歡喜一場。

    “把御書房的地毯都換了!”蕭珩吩咐。

    王國安與小太監面面相覷,正說著嚴司殿的事兒,怎么忽然扯到了地毯上?再說這地毯是前幾日才換上的新的,怎么又要換了?

    “師父……”

    “別問,這地毯顏色太鮮艷,待會兒叫內務局換了肅靜偏冷色的地毯來。”王國安低聲吩咐。

    嚴緋瑤尚且不知她把地毯都給連累了,她跟著長樂宮的蘇嬤嬤往太皇太后的宮里去。

    “宴席主要設在御花園里,但到時候必有許多命婦先來長樂宮給太皇太后請安。”蘇嬤嬤一路上不斷與她說著。

    嚴緋瑤還以為,叫她看著宴席上的布置,不過是個由頭。乃是太皇太后另有吩咐與她說,可蘇嬤嬤竟一臉認真細說宴席,一句不提旁的事兒。

    嚴緋瑤不好多問,蘇嬤嬤說什么,她都細細聆聽,點頭答應。

    臨近長樂宮的時候,忽然瞧見一個眼熟的宮女迎面走來,腳步飛快的與她們擦身而過。

    嚴緋瑤不由回頭看那宮女的背影,細想是在哪里見過她。

    “這是掖庭局的宮女,掖庭局管的嚴,竟這般匆匆忙忙,連相互見禮都忘了。”蘇嬤嬤看她一直回頭,不由解釋道。

    嚴緋瑤聞言挑了挑眉,“掖庭局的宮女?”

    “來送冬季太皇太后新作的幾套衣裳的。”蘇嬤嬤又添了一句。

    嚴緋瑤原本不曾懷疑,但蘇嬤嬤的兩句解釋,卻叫她心里疑竇叢生。

    她已經想起來,那宮女分明是夏侯太后宮中的。她去過永寧宮數次,見過那宮女幾面,不說她過目不忘,卻也對主子身邊的宮女頗有印象。

    能侍奉殿中,在主子身邊走動的,都是主子寵信之人。

    夏侯太后的親信,為何會在她被軟禁之時,來了長樂宮?且蘇嬤嬤為何要撒謊呢?

    嚴緋瑤暗暗在心中防備,正欲隨蘇嬤嬤入了長樂宮,卻不防備走在她身邊的蘇嬤嬤腳下一滑,噗通跌坐在地上。

    “嬤嬤你怎么了?”

    她摔的突然,嚴緋瑤沒有防備,自然也來不及拉著。

    嚴緋瑤欲要扶她起身,蘇嬤嬤卻整張臉都皺在了一起,“哎呦,哎呦,好疼……疼!”

    蘇嬤嬤的臉都白了,痛苦的聲音抖的厲害。

    “嬤嬤哪里疼?是摔著胯骨了嗎?”嚴緋瑤不敢硬攙扶她,伸出一根手指來,輕戳提示問道。

    蘇嬤嬤卻搖搖頭,“不是那里,是腳踝,腳踝好疼!”

    嚴緋瑤小心翼翼的挽起她的褲管,赫然發現她的腳踝已經腫了,“嬤嬤別亂動。”

    她伸手碰了碰蘇嬤嬤腫著的腳踝處,嬤嬤立時咬住牙,牙關咯咯作響。

    “嬤嬤忍一忍,您的腳踝扭傷了,我還不知里頭的關節是否脫位,看您疼的這么厲害,拉傷是一定的了。”嚴緋瑤當即就要喊長樂宮里的宮人來把蘇嬤嬤抬進去。

    蘇嬤嬤卻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先給我扎上針,能叫我不疼也好啊,老奴年紀大了,受不住這個疼……”

    蘇嬤嬤面無血色,額上涔涔滲著細汗。

    嚴緋瑤點頭,未曾猶豫便拿出她隨身攜帶的金針,她沒在意蘇嬤嬤自始至終雖疼得咬牙,卻始終瞪大眼睛,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連她從哪里拿出針,捻針的動作她都看的仔細。

    嚴緋瑤正欲下針,身后不遠卻忽有人叫她的名字。

    嚴緋瑤回眸去看,蘇嬤嬤卻是表情一僵。

    蕭煜宗不緊不慢的從僻靜的宮道上走來,神情倨傲,臨近了微微垂眸瞟了一眼,“你在這里做什么?”

    嚴緋瑤手里還捏著針,“請王爺安,太皇太后命蘇嬤嬤召婢子過來,不想臨近長樂宮,蘇嬤嬤卻忽然崴傷了腳踝,婢子正要為蘇嬤嬤止疼。”

    說話間,她手里的針就要扎下去。

    蕭煜宗卻冷著臉吩咐,“不許扎。”

    嚴緋瑤一怔,蘇嬤嬤也吸了口氣。

    嚴緋瑤皺眉,“婢子雖不是大夫,但會醫術者,都當以救死扶傷為天職。”

    “救死扶傷是救無辜受害之人,不是救自害己身,甚至害人害己之人。”蕭煜宗冷眼輕嗤,“她自己故意崴傷,用得著你好心?”

    嚴緋瑤微微一愣,狐疑的看向蘇嬤嬤。

    蘇嬤嬤張嘴就想說不是,可接觸到楚王爺冷冰冰,一切了然的視線,她嗓子眼兒里不由的發緊,一個字也吐不出。

    “嬤嬤為何要這么想不開?”嚴緋瑤小聲道,“您自己也知道,年紀已經大了,身子骨可不比年輕時候恢復的那么快呀。”

    “還請……”蘇嬤嬤不敢去看楚王爺的臉色,她埋著頭,悶聲悶氣的對嚴緋瑤低語,“請為老奴叫了長樂宮的宮人來吧。”

    她話音未落,卻忽覺小腿一麻,緊接著踝骨處撕裂般的疼痛立時就減輕了許多。

    她錯愕抬眼,見嚴緋瑤正專注的捏著針,一針針往她腳踝處扎去。

    疼痛減輕的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蘇嬤嬤驚愕又遲疑的看著她,卻見她竟絲毫不嫌棄,也沒有怨怪之意的伸手要為她脫去鞋襪。

    蘇嬤嬤立時一慌,“不要、不要!”她怯怯的看了看兩三步之外的楚王爺。

    蘇嬤嬤是擔心,嚴緋瑤違背了楚王爺的意思,楚王爺不會動嚴緋瑤,卻會把她這一把老骨頭就地處決了!

    畢竟嚴緋瑤留著還有用,她一個老嬤嬤,宮里豈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嗎?

    嚴緋瑤卻是會錯了意,還以為她是因有男子在場,羞于露出腳來。

    “還請王爺避一避吧。”嚴緋瑤笑瞇瞇的誠懇說道。

    蕭煜宗眼眸一暗,瞇眼盯緊嚴緋瑤,“你怕不是聾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