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36章 言和

第236章 言和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紀玉嬋連忙吸了吸鼻子。

    男子適時遞上一張凈白的帕子,“擦一擦。”

    紀玉嬋有些尷尬,接過帕子,胡亂在臉上一抹,“多謝大人。”

    帕子上有淡淡的清香,嗅來不是名貴的熏香,卻是樸實無華的皂角香氣。

    “姑娘怎么了?可需要什么幫助嗎?”男子輕咳一聲,“哦,我是夏侯家的次子夏侯烈。”

    紀玉嬋心頭一跳,夏侯家的人……

    “多謝夏侯大人,婢子……婢子嚴氏緋瑤。”

    ……

    嚴緋瑤從長樂宮里回去,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把那沾了貓毛的扔在臟衣服簍里。

    她正欲再往長樂宮去,卻有長樂宮的太監過來與她說,太皇太后得知她救治紀玉嬋辛苦,叫她后半日歇歇,不必往宴席及御花園會場去了,今兒個下午著宮人們布置安排,明日一早她去看看哪里不合宜,再叫他們糾正就是了。

    嚴緋瑤樂得省心省力,再三謝過太皇太后,就安靜坐在自己的小屋里擺弄她那些寶貝似的藥材。

    只是這些都已經是她分揀過的藥材了,再擺弄起來,倒是沒有給手環“蓄電”的效果了。

    她輕輕敲了敲手環,手環亮起那顆已經蓄了兩格的星,明亮的星星標記,叫嚴緋瑤心頭一陣溫暖。

    這似乎是她和現代社會的唯一牽扯了。

    倘若沒有這只手環,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迷失……比如說,以為現代、穿越什么的,都是她的一場夢?而以為她自己本來就是那個女山匪嚴緋瑤?

    想到這里,她不由嗤嗤的笑起來,暗道自己想象力豐富。

    門外卻傳來輕輕的腳步聲,繼而她的房門被“叩叩”敲響。

    嚴緋瑤趕緊垂下衣袖,擋住手環,這才起身,“誰呀?”

    “婢子是掖庭局的宮女,奉紀尚宮的命來請嚴司殿。”門外的小宮女細聲說道。

    吱呀一聲門響。

    嚴緋瑤看著門外的小宮女,小宮女許是新買進宮的,看著不過十一二歲的年紀,從頭到腳都透著緊張。

    嚴緋瑤笑了笑,“紀尚宮請我?”

    小宮女被她笑的臉面一紅,慌張低下頭去,甕聲甕氣道,“紀尚宮說,今日您救了她的命,先前有許多誤會過節,是她鉆了牛角尖了。想借著今日的機會,向嚴司殿賠禮道歉。”

    “嗯?”嚴緋瑤詫異,“這話怎么聽都不像她能說出來的。”

    小宮女嚇了一跳,臉面由紅轉白,“婢子……婢子不敢撒謊,不敢傳瞎話,真、真是紀尚宮吩咐……紀尚宮還吩咐小廚房里坐了一桌子膳食,給小廚房里塞了好些銀錢呢……”

    小宮女嘴唇一哆嗦,把知道的,聽說的,全都說了。

    “大宮女們說,紀尚宮塞的那銀子,比我們一年的分利都多得多……嚴司殿明鑒,婢子絕不敢撒謊。”

    看小宮女慌亂的模樣,嚴緋瑤哭笑不得,又于心不忍。

    “我不是的說你撒謊,只是沒想到她會請我而已。”

    “紀尚宮說,她是有誠意的,她也不想與您爭來爭去,只愿今日之后,都能和睦相處。”小宮女穩了穩心神,吸了口氣說道。

    嚴緋瑤點點頭,“多謝你,我知道了,她說了什么時候沒有?”

    小宮女見御前的人,也不是那么嚴厲不好說話,當即便松了口氣,報了時間,福身告退。

    嚴緋瑤卻喚住她,隨手打賞了她一些銅錢。

    小宮女喜笑顏開,彎彎的眼睛都笑的看不見了。

    嚴緋瑤看著小姑娘高興的樣子,倒比自己得了錢財還高興。

    是那個小宮女說話間的語氣,叫她隱約感覺到,女孩子在家里的生活應當不太好,不是窮困潦倒,也絕對不可能豐衣足食。

    小姑娘與她們這些世家官員里,獻上入宮的女兒不一樣。

    她們都是被賣身進來的,進了宮要先學嚴苛的規矩,從最苦最累的活兒做起。

    有些可能在宮里熬了一輩子,連見主子面的機會都沒有。但是一旦出了什么差錯,她們就是最先被推出來頂死的人。

    就像其他宮人皆知道,紀玉嬋與她不和,誰也不想來傳這個話。

    偏叫一個不明事理,懵懵懂懂的小丫頭來,不就是推她出來頂鍋的嘛。

    嚴緋瑤搖搖頭,回去繼續靜坐擺弄她的藥材。

    到了紀玉嬋約她的時間,青黛還未回來,她便留了字條在桌上,獨自往掖庭局去了。

    紀玉嬋不愧是出身廣安侯府,看她住的地方,或許比宮里某些不得寵的宮嬪還要舒坦。

    她獨自住了一個不小的院子,左右兩間耳房,回廊兩旁有樹有景,院子中間還有一池活泉,正房后頭還有一座不小的假山。

    院子里清幽安靜,廊下掛著鳥籠子,里頭有各種鳥,啾啾叫個不停。

    這會兒已近黃昏,院子里卻沒什么宮人,潺潺的水聲,更顯幽靜。

    “紀尚宮?”嚴緋瑤站在院中,朝上房輕喚道。

    吱呀一聲門響。

    紀玉嬋衣著正式的站在門前,她繃著臉,表情有些僵硬。

    嚴緋瑤卻笑了笑,“知道你備了宴席,我就來了。”

    紀玉嬋抿著嘴,僵硬的點點頭,“請進。”

    嚴緋瑤提步上前,她并非毫無防備。既知道紀玉嬋是什么性情,也知道她出身廣安侯府,功夫不俗。

    且在西郊的馬場上早有領教,她并不敢大意,兩只手的袖管里,都藏了隨時能夠取出的金針。

    且出門之前,她還專門練過了,保證手速又快又準,一擊之地,哪怕對方力大無窮,也能一針下去,叫她失去抵抗之力!

    嚴緋瑤臉上在笑,全身卻都在防備。

    但一直到兩人在食案兩側,面對面坐下,紀玉嬋也沒有任何不恰當的舉動。

    “你上次就救了我,這次我原以為你一定不會出手了,沒想到……你竟然能不計前嫌。”紀玉嬋的聲音有些發干沙啞。

    嚴緋瑤笑了笑,“既然遇上了,哪有見死不救的道理?再說,當時只有我們兩個人在場,我若不救你,回頭旁人再添油加醋的說,是我害了你,我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紀玉嬋這才笑了笑,抬手給嚴緋瑤倒了杯酒,“酒不烈,陳年的花雕,飯菜也都是鳳凰山那邊的口味,但愿你喜歡。”

    “喜歡,且紀尚宮這份心意,婢子心領了。”嚴緋瑤跪坐著朝她福了福。

    紀玉嬋輕咳,“吃菜吃菜……”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