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38章 御前審問

第238章 御前審問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問完,卻引得蕭煜宗很是嚴肅的凝望了她一陣子,“說起來,是你自己的功勞。”

    她的功勞?嚴緋瑤莫名。

    “蘇嬤嬤給我遞了字條,說你有危險。”蕭煜宗緩緩說道。

    嚴緋瑤愣了愣。

    “我叫人去你的院子里尋,看見你給丫鬟留的字條,得知你往這兒來,想來紀玉嬋不是那么容易低頭認錯的人。”蕭煜宗搖了搖頭。

    嚴緋瑤垂頭暗笑,“現在王爺不笑我蠢了吧?您瞧,我前頭救了蘇嬤嬤,后腳蘇嬤嬤就救了我。”

    “你沒聽過一句話?”蕭煜宗提步朝她走來。

    嚴緋瑤抬眸詢問的看他,“什么話?”

    “傻人有傻福。”他抬手輕撫著她的腦門兒。

    女孩子柔軟的發絲拱著他的手心,還真是綿軟,叫人的心都跟著軟了。

    “有些人可以幫,有些人卻不會念著你的情,毒蛇被你醫治了,仍舊會調頭咬你一口。”蕭煜宗輕嘆……這樣傻的女孩子,他當初真不該懷疑她,更不該把她送到皇宮里來。

    保不齊哪天她就被人給算計死了,痛心的還不是他?

    “王爺莫要小看人,我乃是確信自己不怕蛇咬,才會去救他,”嚴緋瑤小聲嘀咕,“要不然剛開始我怎么不說自己您救您呢……”

    蕭煜宗輕哼一聲,冷嘲道,“無知者無畏!你知道她為你準備了什么?”

    嚴緋瑤挑了挑眉,暗自咕噥,“不就是香爐里的迷香,飯菜里的迷藥嗎?不算什么。”

    她的手環一直溫熱,有了星標,并且滿了兩格能量的手環,與昔日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帶著手環的她,雖不敢說是百毒不侵之體,但一般的迷藥還真不能傷到她的,手環的解毒功能,分分鐘就把迷藥化解了。

    “出事了……”

    “快去稟奏圣上!”

    “去告訴夏侯太后……太后在禁足……還是稟奏圣上吧……”

    桃林外頭忽然傳來宮人們慌張的聲音,由遠及近,聽得水榭里的人也有些惶惶。

    “出什么事了?”嚴緋瑤抬頭看著蕭煜宗。

    蕭煜宗哼笑一聲,“去看看。”

    “王爺不著急出宮嗎?”嚴緋瑤順口問道。

    “還沒把你摘干凈,本王出宮,你怎么辦?”他輕嗤一聲,提步朝太和殿走去。

    嚴緋瑤跟在他后頭,心里卻砰砰的有些亂……她也說不清自己究竟是因為“宮里出事了”這樣的喧嚷煩亂,還是因為他那就“你怎么辦”而慌亂。

    她只得一路悶頭走在他后頭,一直到太和殿前,聽聞宮人連聲朝他行禮問安,她才驚覺,自己怎么這么堂而皇之的就跟著他來了?

    她忘了避嫌,他竟也不提醒她一下?

    嚴緋瑤心頭一緊,臉上發燙,迎著御前宮人們打量的視線,她現在想躲也晚了。

    甚至連故意落后幾步,拉開些兩人之間的距離,都顯得過于刻意。

    “怎么那么慢?”蕭煜宗竟然還回過頭來催她!

    嚴緋瑤把頭縮進領子里的心都有了。

    他卻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似乎對她臉上的窘迫不安深覺有趣。

    嚴緋瑤硬著頭皮隨他一起進了太和殿。

    蕭珩正滿面憤怒的立在御案后頭,地上跪著好幾個宮人。

    “皇上。”蕭煜宗拱手打招呼。

    蕭珩抬眼之際,正看見嚴緋瑤跟在楚王的身后,悄悄進了大殿。

    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那明明是他跟前的宮女,處處躲著他也就罷了,如今還堂而皇之的跟在別的男人身后來見他!

    她真是膽子漸長啊!

    “嚴司殿,給朕滾過來!”蕭珩怒視她。

    嚴緋瑤僵立原地,懊惱不已,她就不該來看熱鬧的。

    “你是不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蕭珩冷哼一聲,“問問他們!”

    嚴緋瑤一陣愣怔,說誰?說她?

    她狐疑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幾個宮人,宮人們躲開她的視線,盯著地毯上素淡的花紋。

    “紀尚宮說要請嚴司殿用飯,還特意備了酒。說要感謝嚴司殿為她醫治,加之兩人先前有誤會,正好借此機會,一并解釋清了。”宮人們先后說話,都是這一個意思。

    “可有此事?”蕭珩怒目盯著嚴緋瑤。

    她茫然又無辜的點點頭,“是啊,可是……”

    看著她一臉無措的樣子,蕭珩有些后悔,他是不是對她太兇了?

    明知她是什么性情的人,她能躲過旁人的加害已經不錯了,實屬她運氣好。

    她看起來古靈精怪的,但叫她去加害旁人……她還真沒這個膽子。

    蕭珩清了清嗓子,惟恐這個整日躲著自己的小丫頭更怕了他,不由放緩了語氣神態,“紀尚宮在房中……出了些意外,有人說你們先前在一起用飯,所以要問問你。”

    “嚴司殿沒有用罷飯,就被我喚出來了。”蕭煜宗忽然開口,替她說道,“我忽覺手臂酸沉麻木,手指亦不靈活,問問她可有什么辦法。”

    “是,婢子離開的時候,紀尚宮吃的有些醉了。婢子勸她早些歇息,便匆匆離開了。”嚴緋瑤知道她身體有異,必會昏沉。

    但她在她自己的房間里,還能出了什么事?

    蕭珩剛壓下去的怒氣,卻在蕭煜宗為嚴緋瑤說話的瞬間就被挑了起來。

    他的宮女!他的御前司殿!用得著皇叔在他面前維護?是覺得他連維護一個宮女的能力都沒有嗎?

    蕭珩的胸膛里如躥著一團火,不燒死自己,就得燒死別人,“來人呀,把紀尚宮和那個男人給朕帶上來,朕要親自問問!”

    男人?

    嚴緋瑤瞬間瞪大了眼。

    蕭煜宗看著她的表情,在一旁冷冷的嗤笑一聲。

    嚴緋瑤僵硬的轉過頭去,瞥了他一眼,兩人迅速的交換視線。

    她問,所以這個男人原本是為她準備的嗎?

    他回,現在承認自己是真的蠢了吧?

    嚴緋瑤默默的咽了口唾沫……她是有些天真了。她想到紀玉嬋在飯菜,甚至在香爐里下藥,是為了迷昏她,好叫她在宮人面前丟人現眼,說她“酒后行為不端”。

    所以她以為,她走了,也就沒有什么事兒了。紀玉嬋睡上一覺,迷藥勁兒過了,也就好了。

    她實在沒想到,紀玉嬋的膽子竟大成這樣。竟敢在宮里做這樣齷齪的事情!

    咦,不對呀?宮里除了御前侍衛是男人,就只剩下蕭珩和楚王兩個男人可以暢行無阻了。眼下這兩個男人都在這兒站著呢……

    御前侍衛軍紀很嚴,他們只怕沒這個膽子,什么男人竟膽大如斯?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