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52章 許諾三個條件

第252章 許諾三個條件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看他如此為難的樣子,到底是于心不忍,她微微一笑,跳下馬車。

    嚴景川皺眉看她,“你不用怕,哥哥在這兒呢。”

    嚴景川或許也多少知道她與紀玉嬋不合之事,看著紀元敬的目光里盡是防備。

    紀玉嬋沖哥哥笑了笑,“嗯,以紀小侯爺的人品,必定不會為難我的。”

    紀元敬臉面一怔,想起當初還在宮里的時候,他替自家妹妹出頭,可不就是跑去為難人家一個小姑娘了么?他有些不好意思,臉上也訕訕的。

    嚴緋瑤與他前后走到一旁僻靜之處。

    “我已經查明,是玉嬋做了糊涂事,連累了嚴小姐。幸而您反應機敏,沒有叫她釀成大錯。”紀元敬皺了皺眉,“她如今的結果也是自己作的,怨不得旁人。”

    “小侯爺能查明,婢子也可以心安了。我自始至終都不想與紀小姐為敵,想來日后也不會再有針鋒相對的時候了,只愿彼此都能在各自的生活中樂安天命。”嚴緋瑤說的真摯。

    紀元敬卻是看著她微微一愣。

    兩個女孩子都是差不多的年紀,怎么為人處事的風格卻相差這么多呢?

    他不由有些羨慕嚴景川,竟然有一個讓人如此省心,又欣慰的妹子。

    “玉嬋若能像你這般……”紀元敬不由搖頭苦笑。

    嚴緋瑤也垂眸輕笑,“我也羨慕紀小姐的環境,倘若我打小有紀小姐這樣優渥的條件,必定事事都拔尖兒要強,不甘在人之下。”

    她竟然在寬慰他嗎?紀元敬不由一怔。

    “這件事到底是我紀家沒管教好孩子,是我們理虧,雖然嚴小姐未受其害,那不過是我們彼此的僥幸,但我家的責任卻無可推諉。”紀元敬竟忽然朝她拱手。

    嚴緋瑤躲閃不及,生生受了他的禮。

    說起來,這是她第二次受紀元敬的禮了。

    第一次是在嚴家,他來接楚王爺的時候。那會兒還不知道楚王爺的身份,只知道他一句吩咐,就叫紀元敬行了稽首大禮。

    “這次,紀某乃是代表紀家向嚴小姐賠禮道歉。”紀元敬語氣沉沉的說道。

    “小侯爺太客氣了,事情已經過去了。”嚴緋瑤搖搖頭。

    她原本就沒把這件事兒放在心上,雖然紀玉嬋的計謀陰狠毒辣。但對她來說卻是毫無作用,她進門之時就能拆穿了,也是她不想當面揭穿,免得兩人面子上不好看,這才沒說,沒想到一時的隱忍不說,倒是叫她自食惡果。

    “你大度才說事情過去了,但我紀家卻不能沒有認錯的態度。”紀元敬臉色認真,“我愿拿出三千兩現銀,錦布十匹,另外還有些紀家收藏的藥材,一并送給嚴小姐,算是賠禮。”

    “小侯爺真是太客氣了,不必如此。”嚴緋瑤擺手道。

    “君子一諾千金,我愿以三個條件為許,是我個人向嚴小姐表達歉意。”紀元敬一開始沒打算許諾她三件事。

    但她剛剛跳下馬車時,說的那句話,叫他心頭頗為窘迫。

    他覺得自己總得做點兒什么才能找回這面子來,不能叫一個小女子小瞧了去。

    許諾她三件事,是他臨時起意,但說出來以后他對自己這主意真是滿意極了。

    嚴緋瑤有些愣怔和意外,“您實在不必如此。”

    “說出的話哪有收回的道理?嚴小姐是要讓紀某現在就做那失信的小人嗎?”紀元敬似笑非笑的說道。

    嚴緋瑤只得搖頭。

    “這就對了,日后嚴小姐有什么難處,有什么用得著我紀某的地方,只管開口就是。”紀元敬朗笑,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

    嚴緋瑤朝他福身道謝。

    不遠處的嚴景川看這邊已經說了好一陣子,左右看了一眼,隨著人流出宮的人越來越多。

    他板著臉走上前來,“不要耽誤小侯爺太長時間,小侯爺可是大忙人。”

    嚴緋瑤福身告辭,快步朝自家哥哥走去。

    嚴景川護著妹子上了馬車,立即揚鞭,親自趕車往嚴府行去。

    馬車上的嚴父枕著尤氏的腿,醉眼朦朧的與尤氏低聲說著話。

    嚴緋瑤低頭一笑。

    尤氏立即去推嚴父的頭,“起來,孩子還在一邊坐著呢!”

    嚴父喝的多,頭重腳輕,這么躺著很舒服,哪里肯起來。

    尤氏推了幾下,推不動,臉都羞紅了。剛接了嚴緋瑤出宮時,她臉上的淚,這會兒也都干了,只剩一片小女人的嬌羞。

    “阿爹阿娘感情真好,女兒看著你們感情如此堅貞,女兒也更安心呢。”嚴緋瑤笑著說。

    至少不像她在現代的父母那樣,彼此嫌棄,最終感情破裂,將她遺棄在爺爺奶奶身邊,從小受盡鄰居的白眼,同學的嘲弄。

    她喜歡看到尤氏與嚴父彼此信任,相互倚靠的樣子。

    “是啊,你是能安心,不安心的是我們,”嚴父醉醺醺的說道,“一個小姑娘家的,獨自建府,自立門戶。知道的是圣上給你的恩寵,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與家里有什么不睦呢!”

    嚴興源的聲音帶著酒醉的唔噥。

    尤氏沒有聽清,忙垂頭問道,“老爺說什么?什么建府?誰要自立門戶?”

    嚴緋瑤卻是聽得心底一驚……在宴席上,爹爹笑容爽朗,她以為爹爹根本沒把這件事往心里放。

    人說,酒后吐真言,其實爹爹是在意的嗎?爹爹并不希望她太過獨立,獨當一面嗎?

    “阿爹,圣上忽有此意,女兒先前也不知道會有此恩典。”嚴緋瑤忙急聲解釋。

    嚴興源卻擺了擺手,“爹爹不怪你,自打來了京都,萬事不隨己意,何止是你身不由己,是爹爹帶累了你呀!”

    “爹爹千萬不要這么說,如今已經是越過越好了,女兒也出了宮,日后能侍奉雙親,女兒心里不知多高興呢。”嚴緋瑤急聲說道。

    尤氏怔怔的看著她,后知后覺的問道,“你要獨自建府了嗎?這是哪門子的恩賜呀?你是個女孩子呀!”

    尤氏瞪大了眼,比嚴興源在宮里初聞此消息時震驚得多。

    嚴緋瑤不知該如何安撫母親,只得訕訕一笑,“總比隨便指了人家,叫女兒蒙頭嫁過去的好吧?日后就不是旁人挑我,乃是我挑旁人了。”

    她本是玩笑話,為了哄尤氏開心的。

    馬車卻在這時候猛然一停,嚴興源探進腦袋,“你說什么?你還想挑誰?”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