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274章 不及她萬分之一

第274章 不及她萬分之一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看爹爹愁眉苦臉的樣子,實在有些哭笑不得。

    “爹爹放心,女兒是不信算命的所說之言的……”

    “不但你自己厄運臨頭,甚至連你最親近的家人也會被這厄運波及!這些你也都不在意嗎?”

    嚴興源忽然抬眼,目光幽深的盯著她。

    嚴緋瑤面色一僵,若只是她自己,怎么樣都無所謂,大不了就是一死。

    可說她的厄運還會牽連家人,這就難免叫人心里不舒服了。

    屋子里靜了片刻,門外有小廝不安的催促。

    “老爺,夫人和大公子怕是要招架不住呀,楚王爺親自來下聘,老爺不去……不合適吧?”

    小廝急的聲音發顫。

    “稟告楚王知道,說我正在為爹爹扎針醫治,不多時就好。”嚴緋瑤說。

    小廝蹬蹬蹬的跑走了,屋里的父女倆大眼瞪小眼。

    嚴緋瑤微微一笑,“爹爹與阿娘都是真心關懷我的,為不叫那厄運臨到我,甚至不惜撇棄京都的地位身份,舍棄如今生活的安逸,而要帶我逃婚流亡。”

    嚴興源皺著眉,微微點頭。

    “逃婚這一路上會遇到什么,誰都不知道。也許有楚王的追殺,也許有劫匪攔路打劫,也許有不幸的天災。這些困難,想必爹爹也都已經預想過了。”

    “是啊……”嚴興源微微閉目,長嘆一聲。

    “連這些已經可以預知的困難,爹爹都不怕,為何要畏懼一個算命先生所說,還未可知的厄運和困難呢?”

    嚴緋瑤笑瞇瞇的,表情堅定平和。

    嚴興源詫異的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愣怔疑惑。

    “假設兩條路都危險重重,困難重重。爹爹愿不愿意陪女兒走上其中一條布滿困難艱辛的路?”

    “自然是你走哪里,爹娘就陪你走哪里了!哪有舍棄你一個人的道理!”

    嚴興源說出這句話之后,整個人的氣勢就有些變了。

    他原本沉凝壓抑的目光似乎一下子煥發出榮光,先前鉆了牛角尖的事,如今也柳暗花明了。

    “一個人想問題,難免陷入自己預設的絕境,既然都已經到絕境了,那還有什么可怕的,有什么不能舍棄的呢?”

    嚴緋瑤語氣輕快爽朗。

    嚴興源點點頭,甕聲道,“你長大了。”

    嚴緋瑤笑了笑挽住他的手,“女兒永遠是爹爹面前長不大的小閨女,永遠離不開爹爹的愛護。”

    她說話間眼眶一熱,兩行熱淚差點奪眶而出。

    倘若她在現代的父母沒有離婚,她的父親沒有自殺……她是不是就不會被同學們嘲笑,不用忍辱負重的求學?

    她是不是也有機會這樣依偎在父親的身邊,朝他撒嬌,被他呵護?

    “你既主意已定,已經選擇了這條路……爹娘就陪你走下去!”

    嚴興源的語氣沉甸甸的,他似乎預見了旁人未曾看見的層層磨難。

    嚴緋瑤彎身為爹爹穿鞋,又扶了爹爹從床上起來。

    嚴興源的性子如倔脾氣的牛,他不想叫女兒嫁楚王的時候,敢做出逃婚的準備來。

    如今已經打定主意不再逃避——他臉上的頹唐也就一掃而光,先前的病態,一下子褪去。

    他披衣闊步而行,渾身竟有一種大義凜然的氣勢。

    嚴緋瑤看的感動又有些莫名……她只是嫁人而已,看爹爹的意思,倒好像她要帶著全家人“赴死”一樣。

    難道真是因為一個算命先生的話,就叫爹爹如此篤信不疑嗎?

    嚴緋瑤一時想不明白,她的腳步卻已經追隨著爹爹來到了外院廳堂。

    蕭煜宗正高坐在尊位之上,嚴父邁步進花廳之時,他沒坐著等嚴父向他行禮,反而在第一時間竟起身相迎。

    嚴家人皆是一愣,嚴景川更是驚訝的張嘴上前,“王爺不必……”

    “見過岳丈大人。”蕭煜宗拱手說道。

    他的舉動,出乎嚴家人的預料。

    嚴緋瑤怔怔的看著他,若說只是為了娶她回去治病……他這做的也有些過了吧?

    她只是他可以利用的人而已,大家心知肚明,做到面子上過得去就可以了,他還需要對她爹如此恭敬有禮嗎?

    “楚王快快起來,臣當不得,當不得!”嚴興源也嚇了一跳。

    “這是在家里,不論朝中職位,要按親戚關系來算。您是長輩,晚輩理當見禮問安。”蕭煜宗說著,還讓出了主位,主動站在了次坐前頭。

    花廳里霎時鴉雀無聲,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嚴興源。

    此時在花廳里的不只有楚王和嚴家人,還有禮部的兩位官員。

    他們看著楚王爺的態度如此鄭重其事,不由自主的再看向嚴興源、看向嚴緋瑤時的表情,就發生了變化。

    原本不以為然,這會兒也都添了鄭重和恭敬。

    “伯爺請上座,這是禮單,您看看還有什么缺的不足的,如今就可補上。”

    禮部的官員敬上楚王下聘的禮單。

    工工整整的小楷,寫的整齊又漂亮。字跡不大,禮單卻是很長很長。

    嚴父皺眉看了一眼那禮單,不由吸了口氣,“這……這聘禮也太重了,不會越矩嗎?”

    蕭煜宗微微一笑。

    他沒說話,禮部的官員卻主動解釋了。

    “楚王爺當年救駕,穩定宮中情況,剿滅叛亂,誅殺亂臣賊子,功勞至高至大,所以這般的聘禮不算越矩。”

    嚴父舒了一口氣,并未在看那禮單,便隨手放在了一旁的小幾上。

    “沒有什么所缺的了,這聘禮我嚴家一樣也不會留下,到時候都算作瑤瑤的嫁妝,與我為她準備的嫁妝一并陪送給她。”

    嚴父話音落地,嚴家人還未有什么表情,那兩個禮部的官員卻是倒抽了一口冷氣,彼此對視一眼。

    “您可以留下這聘禮,這乃是楚王爺的心意。您養育女兒不易,女兒長大了,不能再侍奉父母親長跟前,嫁去了楚王府,楚王爺感謝嚴家教養出如此秀外慧中的女兒,所以備此厚禮。”

    “我養女兒,乃是出于我一家人對她的疼愛。她長大的過程中,已經陪伴我們多年,給我們全家都帶來的無盡的快樂,我們是骨肉相連血脈至親,養她不是為了拿她來換取什么的。無論是錢財美物,還是高官厚祿,都不及我女兒的萬分之一。”

    嚴父毫不猶豫的正色說道。

    他話音落地,嚴緋瑤實在禁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