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02章 給我看一眼?

第302章 給我看一眼?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不怎么懂布料繡線這類的東西,但她看那只掛袋,與她撿到的荷包顏色很是一致。

    料子也像是同一種。

    她不由凝眸盯著那掛袋看,她撿來的荷包,也不過只比掛袋小了一些些罷了。

    蕭煜宗忽然敲了敲她面前的白玉盤。

    “當”的一聲,聲音不大卻很清脆。

    嚴家本來不講究食不言,但因為有楚王爺在這里,眾人緊張之下,也不敢出聲。

    這敲盤子的聲響,就格外的惹人注意。

    嚴緋瑤回頭看向她的盤子時,嚴家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看。

    原來蕭煜宗往她盤子里放了一塊白汁釀魚,連大的魚刺都給剔出來了,她卻沒注意,還在盯著他身邊的侍衛一個勁兒的看。

    嚴緋瑤有些臉紅,“多謝王爺。”

    她小聲說著,迅速夾起魚吃了。

    嚴父卻倏而瞪大了眼睛,尤氏也在一旁緊張。

    關于楚王爺各種各樣的傳言,他們聽的多……盡管嚴緋瑤幾次解釋,他們此時還有些驚疑不定。

    蕭煜宗夾魚用的是公筷,他們一家還是屏住了呼吸。

    見嚴緋瑤臉色如常的吃了魚,又吃了別的菜。

    她在自己家里不習慣叫丫鬟給她布菜。

    蕭煜宗習慣不同,他打小是坐享其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慣了的。

    沈影幾次想上前布菜,都叫他揮手擋了。

    嚴緋瑤便主動拿起公筷,殷勤的替他布菜。

    她一面要伺候他,一面要喂飽自己,一時不注意,竟用了自己用的筷子,夾了蝦子放在他盤中。

    繼而就夾了蝦子給自己,扒著米飯往嘴里送。

    那筷子上也不知沾沒沾她的口水。

    嚴緋瑤自己沒留意,嚴父卻是盯著她的動作,一幕幕的看得仔細。

    嚴父臉色當即就緊張起來。

    他遠遠望著蕭煜宗盤子里的蝦,不由摒氣。

    這只不是用公筷夾的蝦,他能吃的下去嗎?

    他提心吊膽的時候,蕭煜宗卻是臉色如常的吃了蝦,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嚴父驚疑不定的吐了口氣,埋頭扒飯,米飯吃了大半碗,卻是忘了夾菜。

    一頓飯眾人心思各異,但總算平平順順的吃完了。

    倒是比很久很久以前,楚王爺第一次在嚴父留飯時那頓,吃的平順的多。

    那會兒嚴雪薇還未出嫁,鬧得一出出丟人的鬧劇。

    如今轉眼之間,楚王在這里留飯卻成了再自然不過的事兒。

    他也毫不挑剔,甚至還夸贊了一句,“嚴家廚子不錯。”

    驚得嚴父險些一沖動,把自家的廚子,另外給嚴緋瑤再陪送過去。

    嚴緋瑤在娘家一直待到了傍晚時候。

    她不走,蕭煜宗似乎就要一直陪她到底似得。

    她終究不好意思,就起身與爹娘告辭。

    離去時,沈影握著挎刀走在前頭,如同護駕。

    嚴緋瑤跟在蕭煜宗身邊,更落后半步。

    但她的眼睛卻一直是盯在沈影身上的,她看著他腰間的墨綠色掛袋,心思轉了一圈又一圈。

    按說應該不是沈影……

    沈影沒必要偷聽她和家里人說話呀?

    就算真的是他偷聽了,以他的功夫,不該那么容易被爹爹發覺,還大意的掉了荷包在門口。

    嚴緋瑤正想的投入,不防備撞在了一條胳膊上。

    那條胳膊橫在她面前,凈白的手掌平攤著,似乎是要牽她的手。

    但她沒留意,就那么撞了上去。

    她臉色有些訕訕,抬頭沖蕭煜宗笑了笑。

    蕭煜宗個兒高,此時回頭看她,面孔逆光,她看不清他的神色。

    她干巴巴一笑,“這是在我家,不、不用了吧?”

    沒見他表情,只覺周遭猛地一冷。

    嚴緋瑤有些后悔,不就是牽個手嘛……就當是為了讓父母放心不成嗎?她矯情個什么勁兒?

    待她伸手想去拉他時,他卻已經收回手,負手闊步向前走去。

    他腿長步子大,闊步而行,沒一會兒就把她遠遠的丟在了后頭。

    嚴緋瑤穿著裙子,也不好快跑去追,她索性慢了幾步,與后頭相送的父母并行在一起。

    父母將她送到馬車外頭,交代她要恭順溫柔。

    一整日都很有耐心的蕭煜宗,此時卻有些不耐煩,“走不走?”

    嚴緋瑤趕緊爬上馬車,與父母揮別。

    她坐在馬車里,小心翼翼的去看蕭煜宗的神色。

    他閉著眼,車廂里光線很暗,看不清他臉上神色,但他不高興了,是顯而易見的。

    嚴緋瑤仔細的回憶著他情緒的變化。

    想了半天,她只琢磨出要離開時,在回廊里,他要牽她的手,她拒絕了……

    嚴緋瑤在心里哀嚎,“他難道是小公舉嗎?不就是不跟他牽手,至于擺一張臭臉嗎?”

    她先前在宮里頭看他母親的臉色還不夠,如今應付了老的,還要來應付他?

    嚴緋瑤的想法在她腦子里高聲咆哮,卻是一個字不敢宣之于口。

    她這邊的念頭還沒過去,外頭便聽聞有人策馬追上他們的馬車,在外稟報。

    “啟稟王爺,太皇太后又病了……”

    嚴緋瑤還未來得及吐槽。

    蕭煜宗就哼了一聲,“宮里太醫死絕了?”

    “說是受了驚嚇,”外頭人說,“圣上已經派了太醫過去看,也開了藥了。”

    蕭煜宗嗯了一聲,“知道了。”

    嚴緋瑤回過頭一想,不由噗嗤一笑。

    蕭煜宗立時掀開眼皮看她,“幸災樂禍啊?”

    她趕緊憋住笑,免得顯得自己太不厚道。

    “想笑就笑吧,別憋壞了。”蕭煜宗哼道。

    嚴緋瑤眨了眨眼睛,“您說,是不是圣上從房梁上下來的時候,把太皇太后給嚇著了?”

    聞言,車廂里暗沉沉的角落,也傳出一聲輕笑來。

    沉重壓抑的氣氛,總算是被這一聲輕笑給吹散了許多。

    “許是吧,也算一報還一報。”蕭煜宗不是愚孝之人。

    他不但不愚孝,甚至有點過于狠厲了,哪怕是對他的親生母親。

    但想到太皇太后為了蕭珩的皇位,為了宮中的安定太平,為了防備他有野心……寧可放棄他得醫治的機會,甚至扼殺了這樣的機會。

    嚴緋瑤也對宮里那個老太太同情不起來,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

    馬車到了楚王府停下,嚴緋瑤下車時,沈影恰好摸了他腰間的掛袋一把。

    嚴緋瑤順勢說道,“沈宿衛腰間掛袋好別致,能給我看一眼嗎?”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