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36章 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

第336章 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王國安被人領進屋子,沒抬頭便趕緊行禮,“見過王爺,見過王妃。”

    嚴緋瑤念著自己在御前的時候,王國安沒少照顧她,言語間十分客氣,“王公公快起來,賜坐。”

    蕭煜宗勾了勾嘴角,神色不辨喜怒。

    王國安覷著他的臉色,并不敢坐,卻見他忽而伸手,輕輕的把嚴緋瑤的手攏在掌心。

    王國安心思轉的極快,立時就明白過來,當即不再猶豫,撿了個最末的位置,謹小慎微的坐了下來。

    “王公公前來,所為何事?”蕭煜宗漫不經心的問。

    王國安神態卻是拘謹,“前晌的時候,圣上指派了個傳旨的太監,誰知那太監口齒不清,沒說清楚,竟觸怒了王爺……”

    “你不用跟我這兒繞彎子,他說的清楚,圣旨里也寫的很明白。”蕭煜宗輕哼一聲。

    王國安頂著莫大的壓力。

    雖然蕭煜宗未曾發怒,連聲音都是不疾不徐,他額上卻已經冒出了一層的細汗。

    “那楚王爺的意思是?”

    “本王要求很簡單,查出縱火案的真兇。”蕭煜宗道。

    王國安張了張嘴,趕緊揮手,叫隨他來的宮人退遠些。

    那些宮人原本就站在門外,這會兒更是退的人影都看不見了。

    “這事兒圣上不是沒查。”王國安小聲說著,不斷打量蕭煜宗的臉色,“長樂宮里的小宮女已經招認,當時的宮人都是奉太皇太后之命,叫支走的。火也是太皇太后叫她放的。”

    “她原是不敢,但她一家老小的命,都在太皇太后娘家人手里攥著,她不得不冒死同意。”

    “起火那殿門口,及窗口都淋了火油,圣上已經命人查出,那火油果然是太皇太后命人去領的……”

    王國安兀自說了一陣子,屋子里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蕭煜宗一直不開口,他越發顯得緊張慌亂。

    “太皇太后已經不在了,蕭珩把所有的錯,往一個不在的人身上一推,就萬事大吉了嗎?”蕭煜宗抬眸。

    王國安身子一軟,險些從椅子上滑下去,“不是……圣上命奴才來,就是想問問……王爺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如何,蕭珩會照做嗎?”蕭煜宗笑。

    這話王國安可不敢答應,但蕭珩叫他來處理這事兒,叫他來說和,他又不能不應。

    “圣上是想安慰王爺的,但又要顧及太皇太后的名聲,并不是想把所有的錯事都推到太皇太后的身上……”王國安咽了口唾沫,“王爺若是覺得委屈,有什么想法,奴才必定會代為呈明于圣上。”

    “險些被自己的母親一把火燒死了,如今傷還沒好,就要奔赴江都災區。呵,本王沒什么委屈。”蕭煜宗緩緩說道。

    王國安坐立難安,“對此事,圣上也是……也是感同身受。”

    “本王到并非不愿意去江都郡,蕭珩是我侄兒,我也不想他為難。”蕭煜宗倏爾一笑,“江都郡我可以去。”

    王國安猶如窒息邊緣的人,忽然呼吸到了新鮮空氣。

    他立時坐正了身子,瞪大了眼,“王爺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只是圣上的意思是……”

    他說著,看了一旁的嚴緋瑤一眼。

    嚴緋瑤微微一笑,“我已經答應,會留下來為太皇太后守孝送葬,待大葬之后,再去追趕王爺。”

    王國安點了點頭,心安了不少。

    蕭煜宗面帶嘲諷,“我要太醫院太醫六位,隨我去江都郡。要御藥房的各種常備藥材,另外,還需賑災款十萬兩,隨我一起啟程。”

    王國安猛地瞪眼,“十萬兩……現銀?”

    “圣上叫本王去賑災,無醫,無藥,無錢糧,本王又不是神仙,靠什么賑災?”蕭煜宗笑了笑,“還有壽昌宮里那個,也是縱火案的共犯,圣上不處置她,反而要把她供起來嗎?”

    王國安不敢辯駁,連連點頭,“奴才定回宮稟明。”

    “若是這些條件叫圣上覺得為難,那也沒關系,長樂宮縱火一案,還可以再繼續查一查,查的明明白白之后,本王再去賑災也不遲。”蕭煜宗語氣隨意。

    王國安深吸一口氣,“奴才明白了。”

    “行了,領那傳旨的太監回宮去吧。”蕭煜宗說,“另外,你告訴蕭珩,叔侄之間,派傳旨太監這么一本正經的來宣旨,我不從呢,駁了他的面子。我從了呢,心里又不一定舒服。干脆免了這套,什么事兒不能好好說呢?他若做得對,做叔叔的豈有不支持他的道理?”

    王國安連連點頭躬身,退出了屋子。

    領了那傳旨太監離開的時候,他渾身的里衣幾乎都濕透了。

    那太監更是像撿回了一條命似得,一路上都在喃喃自語的謝天謝地。

    “多時不見這樣的楚王爺了……圣上這是真的把他惹怒了。”王國安皺眉暗自嘀咕道。

    他回到太和宮時,蕭珩正在等他。

    “皇叔怎么說?他肯去嗎?”蕭珩從御座上起身。

    王國安吸了口氣,“王爺肯。”

    “朕就知道,只要叫你去,必定能說服叔叔。”

    王國安聞言,嚇得腿一軟,就地跪下了,“但楚王爺提了幾個條件。”

    蕭珩不悅的皺起眉頭,“什么條件?”

    “御醫六位,御藥房的藥材,以及現銀十萬兩!”

    王國安還沒說完,蕭珩就大怒,抬手扶去御案上的一片東西。

    噼噼啪啪,硯臺筆架等物砸在地上,發出一片脆響。

    “他還真敢要,是要借此機會,把朕的國庫都搬空嗎?”

    “楚王還說,壽昌宮里養著的是縱火案的共犯,必要圣上處決……如若不然,他就等縱火案徹底查清楚之后,再啟程去江都郡。”

    蕭珩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他借此逼朕嗎?縱火的不是他自己的母親?朕會怕與他撕破臉皮?”

    王國安連忙叩首勸道,“圣上息怒,那畢竟是太皇太后呀!”

    “他都無所顧忌了,朕還怕什么?也叫世人看看,楚王是多么惡毒,連他自己的母親都容不下他!他還會是什么好人嗎?”

    蕭珩真是怒極了,一張年輕的臉都有些扭曲。

    王國安立即勸道,“楚王爺不是害怕名聲不好的人。”

    他也本來就沒什么好名聲。

    “楚王妃的名聲卻是極好,更何況,如若不是楚王妃,太皇太后在上次已經……”

    已經是個死人了。乃是楚王妃把她救了回來,如今她卻又放火要與楚王妃同歸于盡……這事兒若是大白于天下,難道旁人會說楚王不好嗎?

    必然是說太皇太后恩將仇報,心腸都黑了呀!

    蕭珩氣到手都在發抖,卻又不得不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去,將壽昌宮里的她……給朕帶過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