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42章 你說,怎么討生活?

第342章 你說,怎么討生活?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只見那先前還在高聲呼喝,中氣十足的男人,忽然噴出一口血來。

    他仰面直挺挺向下倒去。

    伙同他一起打劫的人頓時亂了,有孩子“哇哇”的哭叫聲。

    有男人們憤怒的咆哮,“為李大哥報仇!”

    “他們殺人!哪里是大夫!就是那些貪官污吏!”

    “為李大哥報仇!”

    叫喊聲連成一片。

    這些戰斗力看起來不堪一擊的弱民,此時卻被激起了反彈的情緒。

    他們認定了蕭煜宗一行不是什么救助災民的大夫,一定是殺人害命的貪官。

    在京都里,蕭煜宗用來震懾人心的法子,到了這里,卻適得其反。

    他看出沈然等人動手,頗有顧忌,束手束腳。

    那些人也看出他們似乎不想傷了婦人及孩子,就有意叫婦人和孩子沖在前頭。

    不但行程被耽擱下來,場面更是混亂不堪。

    嚴緋瑤跳下馬車,疾走到蕭煜宗身邊。

    她沒理會他陰沉的臉色,卻是蹲身去摸了摸那李某的鼻息。

    “你不會要救他吧?”蕭煜宗沉聲問。

    “王爺想不想趕緊上路?”嚴緋瑤反問。

    蕭煜宗抿嘴沒說話。

    嚴緋瑤摸了摸他的脈。

    蕭煜宗那一腳太重,這人心肺受了重創,多半是沒救了。

    嚴緋瑤碰了碰左手上的手環,憑手環或許還可一試。

    她摸出針來,左手按在那人左胸上,右手扎針在他頭面脖頸,及手腕處。

    蕭煜宗凝眸看著她的動作,并防備的看著周圍的人。

    旁人都想瘋了一樣撲向他們的馬車,太醫的馬車,以及后頭押運的“糧草”。

    只有一個半大的孩子,瞪著眼,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們。

    蕭煜宗盯著那孩子,惟恐他忽然上前。

    那孩子也盯著他,并時不時的看一眼嚴緋瑤,好在一直沒有任何舉動。

    約莫有一炷香的功夫。

    嚴緋瑤拔針,她的左手卻一直沒離開那人的胸口位置。

    待她針盡數取出以后,那人猛咳一聲,像是被噎住的人,忽然緩過氣來。

    嚴緋瑤神色一松,這才把左手離開他胸口。

    “住手!他是大夫!”那小孩子忽然吼起來。

    他人不大,嗓門兒卻不小,這么一喊,如獅吼一般地動山搖。

    正在打斗的眾人,漸漸轉過頭來。

    “他救了我爹!我爹醒了!”那孩子喊叫道。

    地上被稱為李大哥的人,在嚴緋瑤攙扶下,坐了起來。

    他狐疑的看看自己,又看看喊叫的兒子,皺眉道,“你胡說什么?”

    “是他救了阿爹,他是大夫!”那孩子說著沖上前來。

    蕭煜宗立即拉著她向后退了一步。

    “他給阿爹號脈,又扎針才叫阿爹醒過來。”小孩子特別單純,“他是好人!”

    嚴緋瑤一時有些心酸。

    那孩子似乎忘了,他阿爹受傷,就是拜他們所賜。

    “我們不該攔截賑災的車子!”小孩子說道。

    “胡說!若是不攔下他們,咱們就要餓死了!天降災!受災的不止有江都郡!咱們都要餓死了,哪里還顧得上別的郡!”男人推了他兒子一把。

    他不但就說話氣力很足,這么推搡一下,竟把他半大的兒子給推的坐在了地上。

    “李大哥,話不是這樣,咱們既遭了災,就知道災禍的日子不好受……”

    “江都郡的災更大……咱們攔了他們的醫藥,糧食,他們怎么活啊?”

    人群里傳出不一樣的聲音。

    嚴緋瑤看了蕭煜宗一眼,輕輕扯扯他的袖子。

    蕭煜宗明白她的意思,只是不想如此縱容這些所謂的災民。

    攔路搶劫,就給他們糧食?

    那日后別的地方受了災,豈不都效仿他們?

    蕭煜宗冷著臉沒說話。

    “是啊爹爹,咱們是受了災,但咱們還有手有腳,從家里一路到了這兒,江都郡發大水大,好些人被沖的妻離子散的……”

    半大的孩子搖搖頭,要攙扶他起來,低聲勸道,“咱們走吧……”

    男孩子在孩子群里頗有號召力。

    他說走,有一大半的孩子都跟著他要離去。

    婦人們心軟,也打了退堂鼓。

    或是因為同情,或是因為畏懼,倒是有一半的人都收了斧子鐮刀鐵鏟……

    “慢著。”蕭煜宗忽然開口。

    眾人一驚,立定腳步,回頭看他。

    “你們是哪里的百姓?”

    “江都郡上游,宣城一帶。”

    “為何在此落草為寇?”

    “宣城鬧災荒,已經兩年沒有收成,官府卻叫我們交糧食,哪有糧食可交?交不出來就抓走家里的兒女,或賣到外地為奴,或抓到府兵中……實在是逼不得已才離開家鄉……”

    說到傷心之處,這些人不論男女,都抹起了眼淚。

    “這么多人,做什么不好,偏要攔路打劫?”嚴緋瑤開口說道。

    說完,就覺得有幾道目光在看她。

    她側臉一看,數蕭煜宗的目光最直白,帶著輕笑和揶揄。

    嚴緋瑤一陣尷尬,好吧……原主以前也是攔路打劫的。

    “您說的輕松,我們只會種地,不會別的,這里的地都是官府的,即便是自己開荒,那個賦稅你也交不起!”年紀大的,憤憤不平,“交不起地錢,他根本不許你種!你說,怎么討生活?”

    嚴緋瑤被噎了回去。

    連地都種不起,做買賣就更不用說了,這里不是現代社會,就連販夫走卒挑擔貨郎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且還要本錢。

    看著一群人,若有辦法,也不至于背井離鄉。

    “把干糧給他們。”蕭煜宗沖沈然抬了抬下巴。

    沈然聞言立即召集眾人,交出各自帶的干糧。

    有些甚至自己摸出了一些零錢來。

    “聚在一起,占山為王,落草為寇,雖然也是個謀生的路。但做的小了,不夠果腹。做的大了,是與朝廷為敵,必然被剿。”蕭煜宗緩緩說道,“倒不如各自分散,各謀出路。”

    眾人聞言,臉色各異。

    “就是結伴討飯,一路往北去,也是條出路。整日想著不勞而獲,卻不知道是在拿自己的命做賭注?”

    他緩緩開口,聲音不疾不徐,倒有許多人聽進去了,跟著微微點頭。

    “有命打劫,沒命花,不知是在給誰人鋪路?成就何人呢?”蕭煜宗哼笑一聲,“今日是我一行動了慈心,若真下了殺手,你們誰還有命活著?”

    眾人縮了縮脖子,不由想起他那一腳來。

    打斗了這么好一陣子,在地上躺的都是他們自己的人。

    眼看著護著馬車的大漢們雖也挨了打,可他們一個個跟沒事兒人似得。

    他們雖眼拙也知道,這一行人厲害著呢,不過是手下留了情。

    “多謝哥哥!”那半大的孩子沖著嚴緋瑤鞠了一躬,扭臉吆喝道,“快把石頭搬開,把這溝填平!”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