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55章 十兩銀子六顆

第355章 十兩銀子六顆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蕭煜宗并不心疼藥,再多的藥不過是錢財買來的。

    他是生氣,生氣那藥乃是嚴緋瑤精心配制,費心費力的熬煉出的。

    她為了制藥,寧可不眠不休,寧可自己呆在那隔離的院子,守著那些患病的人,冒著被傳染的風險,潛心研究數日……

    她盡心盡力想了一切的辦法,才有如今制藥的法子。

    竟有那不勞而獲的人,偷盜她的辛勞成果。

    “沒關系的。”嚴緋瑤卻語氣輕快,“是藥三分毒,這藥是治病的,又不是好吃好玩兒。那拿藥的人拿去也不能做別的,只能拿去治病。既然不違背治病的初衷,少了就少了吧。”

    蕭煜宗輕哼一聲,“手伸的夠長,剩下的盒子上編了號,看好了。一次也就罷了,既然她不想計較,別浪費時間去找了。”

    沈然立即拱手應是,“會不會是昨夜里磨藥搓藥的人……”

    “本王誰都不懷疑,只是別再伸手。”蕭煜宗聲音淡漠。

    沈然卻覺出他這話的威嚴,“是!”

    沈然沒有聲張,只是默默的將藥盒子上都編了號,留了記號。

    一行人收拾整頓好,再次上路。

    往南又走了幾日,終于到了宣城境內。

    “宣城,就是那些流民的老家了?”嚴緋瑤問道。

    蕭煜宗從書冊中抬起頭來,“沈然,吩咐前頭帶路的,車馬不進官驛直接入城。”

    嚴緋瑤狐疑看他,“咱們這么多人,不去官驛,到城里住在府衙里嗎?”

    蕭煜宗搖搖頭,“旁觀者清,既然那些流民不堪重負,背井離鄉,逃離宣城。我們進城去看看,這宣城的官員究竟是什么德性。”

    嚴緋瑤哦了一聲,微微點頭,臉上不禁有些興奮,“這是要微服私訪了。”

    蕭煜宗哼笑。

    一行人到了客棧,包下了宣城縣城里最大的客棧,才安置下他們隨行所有人。

    蕭煜宗帶著嚴緋瑤與幾個侍衛,穿著便裝在街上溜達。

    街面上人不多,討飯的倒是不少。

    在城門口的墻根處,甚至城門外的荒地上,臥倒著一些人,看起來病懨懨的。

    不知他們究竟是餓得還是病了。

    蕭煜宗一行越走,眉頭皺的越緊。

    自打災情爆發之后,朝廷就已經下令,要各州縣開倉賑濟災民。

    可他們走了大半個城,也沒瞧見一個粥棚。

    倒是有一處藥鋪,門庭若市,聚集了好些人,門外頭排了好長的隊,熙熙攘攘,掙鬧不斷。

    “我出十兩!”

    “我出十五兩!給我給我!”

    嚴緋瑤掂起腳前,卻也看不清藥鋪里頭是什么情形。

    只聽見這爭鬧的聲音。

    “搶什么呢?這么貴?”她狐疑問道。

    一旁倒有揣著手看熱鬧的,“搶保命的藥唄,搶到了藥,就是搶到了活命的機會。”

    “什么保命的藥?”嚴緋瑤好奇。

    “據說是特別靈的藥,在前頭幾個郡縣里已經治好了好些人的瘟病!這瘟病已經死了好些人了,諾,”說話的男人努努嘴,“以前宣城可不是這個樣子,宣城富庶,是周邊最繁華的郡了!如今都衰敗成什么樣了?都是瘟疫鬧的!”

    “有了能治瘟疫的藥,不就行了?”蕭煜宗緩聲說。

    那人輕嗤一聲,“那有什么用?藥賣的比金子都貴,有幾個人能買得起的?不過是叫那些有錢人活下來罷了,沒錢的,還是等死!”

    那人說完,搖搖頭,嘆息走遠。

    蕭煜宗與嚴緋瑤對視一眼,“什么藥,跟你的藥一樣靈?”

    嚴緋瑤也很好奇,她乃是借助了手環的力量,方才制出特效藥。

    倘若有人不用手環,也能制出效果驚人的藥,那必是真正的神醫了。

    她翹首以盼,想看看神醫的真面目,就算看不見神醫,能看見神醫的藥也成呀。

    只是前頭人太多……

    “多謝!”一聲歡呼,有人捧著買到的藥擠出人群。

    他把藥揣入懷中,一副捧著寶貝的樣子。

    嚴緋瑤沒瞧見他的“寶貝”,卻是鼻子一動,“蜜丸,我嗅到了煉蜜的味道。”

    蕭煜宗眉頭一挑,“與你所制的藥一樣?”

    他們丟了三盒藥,宣城立即出現高價的“特效藥”,其中有什么關系……不言自明。

    蕭煜宗提步要往那藥鋪里去。

    嚴緋瑤卻拽住他的胳膊,沖他搖搖頭,“我是嗅到了蜜丸的味道,但這并不是我發明出的制藥之法。”

    她也是從古人先祖那里學來的智慧呢。

    “不是你獨創?”蕭煜宗問。

    嚴緋瑤搖頭。

    蕭煜宗哼笑一聲,“那就更簡單了。走,今日我不找他的麻煩,等他自己來找我。”

    他們轉了大半個宣城,選定了三處地方,兩個城門口,以及城中的一片空地,設了三個粥棚。

    城中的那個粥棚近旁還有個小棚子,是專門贈藥的。

    正是嚴緋瑤與蕭煜宗親手所制的特效藥。

    但這藥不是誰來都給,需得帶病人來,經嚴緋瑤看過,確定了是何種病情,才給予贈藥。

    一開始,眾人都是沖著施粥而來的。

    “那里有粟米粥,還有白米粥!不說能立筷不倒,卻也能真的叫人吃飽!”

    “不像是衙門前兩天的施粥,真是做做樣子,那水比井水也混不了多少,米粒兒都能數的清!”

    百姓們口口相傳,不過大半日的功夫,幾乎整個宣城的人都聚到蕭煜宗所設的粥棚這邊來了。

    百姓們自己帶著碗來,侍衛們看碗,不看臉,有些人吃了一碗不抱,仍舊排隊,要再盛一碗。

    扒拉飯的時候,便有人注意到那贈藥的藥棚子。

    看到嚴緋瑤贈出的藥,有些有見識的人大吃一驚,“誒,這跟濟仁堂的藥一樣呀!”

    說話之人擠到前頭,看嚴緋瑤打開藥盒子,拿出六枚藥丸,用干凈的宣紙包好了,遞給面前的病號,“下一個。”

    “你不要錢的嗎?”那人大呼小叫。

    藥棚內外,甚至粥棚的人都往這邊看過來。

    蕭煜宗上前幾步,目光片刻不離開嚴緋瑤,窮鄉僻壤生刁民,他怕這些百姓心生貪戀再沖撞了她。

    他隨時做好保護的準備。

    嚴緋瑤笑了笑,“行醫治病,乃是為救人,這些人已經窮的連飯都吃不起,我若收錢,他們便看不起病,吃不上藥了。”

    “不是……你這藥與濟仁堂的一模一樣,濟仁堂的比你的還要小一點呢!”那人瞪大眼,語氣甚急,“那里的藥十兩銀子六顆!”

    人群里立時發出一片驚呼之聲。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