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82章 不打不吵等天亮

第382章 不打不吵等天亮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蕭煜宗帶著嚴緋瑤疾步入了山林。

    山林密密匝匝,高大的樹冠擋住了月光,林中陰翳,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嚴緋瑤只能拽緊了他的衣裳,全然不辨東西。

    蕭煜宗卻抱著她,腳步很快。

    “你能看清路?”走了一陣子,嚴緋瑤忍不住問道。

    因為她總是路過樹邊,她的頭發,或者鞋底碰到了樹干,她才曉得那里有樹。

    可蕭煜宗抱著她走的甚快,卻一直沒有撞在樹上,這不禁叫她詫異。

    “夜路走多了,也就習慣了。”蕭煜宗低聲說。

    “你一定不缺維生素……”嚴緋瑤小聲嘀咕。

    “什么?”蕭煜宗沒聽懂。

    嚴緋瑤卻動了動鼻子,“他們追過來了。”

    “那不能。”蕭煜宗搖頭,“窮寇莫追,這密林是他們不熟悉的,他們追進來完全沒有優勢,反而會落入被動,他們不會追進來。”

    嚴緋瑤皺著眉頭,使勁兒的吸了口氣。

    山林的空氣里有枯枝敗葉的味道,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林木氣息。

    但有一股味道,乃是剛剛被夏侯安一行攔截在路之時,她從敵方身上所嗅出的味道。

    她的嗅覺,當不會錯的。

    “就在前頭,他擋在王爺行進的路上了。”嚴緋瑤低聲提醒。

    蕭煜宗皺著眉頭,深覺不可能。

    即便是夏侯安追來,也只能是在他后頭,又怎么可能擋去他前頭?

    “站住!”密林深處,黑漆漆的,是人還是樹影都看不清楚。

    但從那陰翳之地卻傳來一聲話音。

    蕭煜宗步伐一頓,狐疑向前望去。

    有枯枝敗葉被腳重重踩上去的聲音。

    一個人的身影,漸漸從陰翳之處走出。

    枝葉間的縫隙里,略有些月光落下來。

    他腳步堪堪停在那月光前頭,“瑤瑤,不怕,是我。”

    說話的是嚴弘睿,身形是他,聲音也是他。

    但嚴緋瑤就是覺得這人,陌生極了。

    “你不是二哥,你是誰?”嚴緋瑤拽著蕭煜宗的衣裳,從他懷里跳下來,依著他的胳膊站著。

    “我……我還是我。”嚴弘睿有些為難。

    “那你為什么改名字,昆修?有什么含義嗎?”嚴緋瑤沉聲問。

    雖然身邊的兩個男人都沒有動手,但嚴緋瑤察覺的出,兩個人都是蓄勢待發,像是兩頭兇猛的獵豹。

    但她只愿這兩個男人永遠不會動手。

    “我本就叫昆修,不是改名……嚴弘睿,才是改來的名字。”嚴弘睿吸了口氣,“這事兒我回頭再慢慢與你說,你先跟我走,離開這里!”

    “我不管你是昆修,還是嚴弘睿,你要帶走我妻,問過我的意思了嗎?”蕭煜宗開口之時,已經積蓄了渾厚的力道在他手掌之上。

    話音落地,他便抬掌拍向嚴弘睿。

    嚴緋瑤阻攔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其實也看不清楚,只能聽著,兩人在密匝的山林之間,掌風赫赫的打了起來。

    真不知道如此漆黑的環境之下,兩人究竟是如何找到對方的?

    嚴緋瑤聽著兩人動手越來越劇烈,聲音越來越急促,她不禁擔心。

    二哥一定是經歷了什么事情,才會變成如今這樣。

    “你們不要打了!”嚴緋瑤低聲說道,她兩手攏在嘴邊,生怕自己聲音太大,再招來了夏侯安的人。

    “你們繼續打下去,是想我們被夏侯安抓走嗎?”

    “都什么時候了?什么事不能等天亮再說嗎?”

    嚴緋瑤一連喊了幾聲,兩人仍舊不住手。

    她皺眉氣悶,索性甩手就走。

    林子里太暗,她看不清路,沒走兩步,被枯枝絆倒,先噗通摔了一跤。

    跌破了膝蓋,她嘶了一聲,爬起來拍拍腿,仍舊朝前走。

    走了沒幾步,她肩膀撞在了樹上,揉著肩膀向后退時,又踩到了碎石子,腳下一滑,她下意識的要驚呼,抬手捂住嘴。

    人卻是結結實實的摔了一跤,噗通一聲響。

    打斗的兩人也不知是誰將誰逼開,縱身往她身邊來。

    一只大手拽著她的胳膊,將她扶起,護在懷里。

    “放開她!”另一個聲音也緊隨而至。

    嚴緋瑤呆在這個溫暖的懷抱里,沒有掙扎,反而委屈道,“我手摔破了,膝蓋可能也破了,若是留疤,你要負責。”

    扶她之人哭笑不得,“你要我怎么負責?”

    “概不退貨!”她說。

    蕭煜宗聞言低低的笑起來,伸手把她抱得更緊,“絕不退貨。”

    “瑤瑤!”嚴弘睿的聲音透著咬牙切齒與焦灼。

    “二哥……你若還承認是我二哥,咱們能不能停手?”嚴緋瑤低聲問道,“還是你一定要幫著夏侯安,希望他抓走我,希望他殺了我的夫君,叫我做寡婦?”

    蕭煜宗聞言,異常不滿,憑夏侯安想殺他?還不至于叫他得手吧。

    但嚴緋瑤接下來一句話,立時就叫他高興起來。

    “我絕不獨活!必隨他而去!”

    嚴緋瑤說的斬釘截鐵,女孩子堅定的聲音在靜謐漆黑的山林里,仿佛振聾發聵。

    嚴弘睿好一陣子沉默不語,半晌,他長嘆一聲,“瑤瑤,我可以答應你暫不動手,但……”

    但是什么,他沒說。

    余下的話音,似乎叫他口中苦澀,嗓子也干啞。

    他背過身去,不想看那緊緊依偎在一起的兩個人。

    “我們往哪兒走?”嚴弘睿問。

    “我們?”蕭煜宗十分不滿。

    嚴緋瑤輕輕扯了扯他的袖子,“先不吵,不打,等天亮,成么?”

    蕭煜宗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夏侯安不會追到這片林子里,往南走一里多地有一個山洞。”

    嚴弘睿提步朝他說的方向走。

    “你不認得路,跟后面去。”蕭煜宗朝他說道。

    嚴弘睿輕哼一聲,“夜里指不定有什么猛獸兇物,你護好瑤瑤。”

    蕭煜宗眉頭一皺,瑤瑤這名字,從他口中喊出來,他覺得尤為別扭。

    “瑤瑤也是你叫的?”蕭煜宗冷聲道。

    嚴弘睿腳步一頓,回頭看著兩人。

    看不清他神色,甚至連動作也看不清,嚴緋瑤只覺兩人怕是又要打起來。

    卻聽嚴弘睿緩緩說,“是不該叫她瑤瑤……”

    說完他就提步朝前走去。

    嚴緋瑤腿疼,膝蓋疼,走了幾步就慢了下來。

    蕭煜宗看她一眼,灼熱的呼吸撲在她耳畔。

    她以為他要說什么悄悄話,哪知他彎身將她橫抱起來。

    他抱著她,多了一個人的重量,他們反而比先前走的速度快了許多。

    不多時,終于找到蕭煜宗說的那個山洞,只是要在這山洞里過夜,卻又有了新的問題……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