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385章 自動關機

第385章 自動關機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弘睿被按倒在地,臉貼著地面,被擠壓的都變了形。

    他灼灼的目光卻只是看著嚴緋瑤,一語不發。

    “說啊,你對她做了什么?”蕭煜宗問道。

    嚴弘睿咬著牙,并不吭聲。

    沈然抓著他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一拳打向他的下頜骨。

    沈然這一拳很重,嚴弘睿又不躲,實打實的受了,咔噠一聲響,也不知是沈然的手骨碎了,還是嚴弘睿的下頜骨掉了……

    嚴緋瑤沖蕭煜宗眨了眨眼睛,她現在還能靈活動作的,可能只剩下眼睛了。

    蕭煜宗抱著她,闊步走向嚴弘睿,“你竟當真害她?”

    嚴弘睿含著一口血,狠狠看他,并不說話。

    “我琢磨,你不會的。”蕭煜宗緩緩說道,“但你竟忍心看著她受苦?你這樣的人也配做人哥哥嗎?她必要恨死你了。”

    他說完,抱著嚴緋瑤,轉身就走,“回楚地,請楚地名醫來。”

    蕭煜宗走得很快,沈影提步跟上,沈然叫人綁了嚴弘睿,推著他往前走。

    “肩井穴,腎俞,氣海。”嚴弘睿忽然沖前頭喊道,“我只是封住她的穴位了,這是鮮族的一種特有封穴之法。”

    蕭煜宗腳步微微一頓,好看的眉頭輕輕蹙起。

    鮮族?封穴?

    他在一旁的石頭上坐下來,將嚴緋瑤扶在他懷中。

    “你不會鮮族的手法,即便告訴你穴位,你也未必能解開封穴。”嚴弘睿急聲說道。

    蕭煜宗卻并不理會,他專注的看著眼前女孩子的脊背,似乎在蓄勢待發。

    “你解開我,讓我來!我保證不跑,我能解開她的封穴!”嚴弘睿喊道。

    蕭煜宗就在此時出手,猛地在她脊背的穴位上點戳。

    他手指力度渾厚。

    嚴緋瑤在他懷里猛地震了一下。

    樹林子里靜悄悄的,蕭煜宗身邊,嚴弘睿身后都站了許多人,可這會兒眾人卻等著眼睛,鴉雀無聲。

    唯有枝頭的鳥,還在不知死活的叫著。

    “瑤瑤?”嚴弘睿先開了口。

    嚴緋瑤抬手揉揉脖子,剛剛耷拉著脖子那么久,耷拉的她脖子都疼了。

    “你好了嗎?”蕭煜宗也沉聲問道。

    嚴緋瑤沖他笑了笑,張嘴,“……”

    只見嘴動,沒有聲音。

    一時間,林中更靜。

    蕭煜宗臉色微變,他立時起身,伸手握成鷹爪,三五步的距離,他卻是眨眼之間,掐在嚴弘睿的脖子上。

    “我說了,讓我來,你不信……自負!”嚴弘睿咧嘴而笑,“承認自己不行了吧?”

    嚴緋瑤見他又動手,有些慌,只是她說不出話,也不好貿然上前,叫他心生誤會。

    蕭煜宗盯著嚴弘睿的臉看了片刻,“是你故意隱瞞不說。”

    嚴弘睿翻了個白眼輕嗤,“自己手法不行就是不行,何必再找別的借口?”

    “倘若是因為我手法不行,她不能說話,你必定驚慌。”蕭煜宗搖了搖頭,“可現在你卻冷靜,還有心思嘲弄我,看我笑話,可見這結果你是知道的。”

    嚴弘睿表情一怔。

    蕭煜宗卻已經松了手,闊步離開他。

    “先回楚地,不要急,必有辦法。”蕭煜宗握住她的手。

    嚴緋瑤乖巧的點點頭,回頭看了眼嚴弘睿,她眉頭微凝。

    嚴弘睿察覺到目光,抬起頭來,灼熱的視線正和她對上。

    她卻立時回過頭來,專注眼前的路。

    嚴緋瑤隨著蕭煜宗下了山,只見楚地的將軍率兵前來,備了馬車就在山腳下恭候著。

    “臣韓飛見過楚王,見過楚王妃!”將軍翻身下馬,拱手相迎。

    嚴緋瑤想象了許多種她跟著蕭煜宗來到楚地,被人恭稱為楚王妃的情形。

    也許她乘坐著奢華的轎輦,一路揮手跟人打招呼……亦或者她在楚王府,高高在上的尊位上,表現的平易近人……

    她卻是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是狼狽的從山上下來,一身的衣服破破爛爛露著棉絮,像是一個小叫花子。

    “起來吧。”

    “臣來遲,望王爺責罰。”韓飛拱手說。

    蕭煜宗輕哼,“回去自己領三十軍棍。”

    “是!”韓飛應了一聲,似乎松了口氣似的。

    嚴緋瑤卻頗有些發窘。

    韓飛伸手做請,“給王爺王妃準備了車架,王妃請上車。”

    他態度客氣友好,嚴緋瑤卻連正臉兒都不好意思看。

    可況她現在又沒辦法說話,她只好點點頭,快速鉆進了車廂里。

    蕭煜宗也跟著進來。

    嚴緋瑤立即抓過他的手,在他手上寫字,“你楚地的兵馬來了?這是你的人?”

    她修長細軟的手指,劃拉在他的掌心上很癢。

    癢的他直發笑。

    嚴緋瑤狠狠瞪他一眼,往他手心里捶了一拳。

    他這才收住笑聲,緩緩點頭,“是我的人馬,不用擔心了。”

    嚴緋瑤默然點頭。

    車廂里的人卻是不知,剛剛楚王那一陣的笑聲,直叫馬車外頭的人目瞪口呆。

    韓飛跟著楚王爺也不是一日兩日了,楚王嚴肅,沉冷,不愛笑。似乎打小就是這樣。

    此次楚王離開楚地,去往京都的時候,還是沉著一張臉走的。

    怎么這次回來,他卻會笑了?竟然還笑出聲了?

    韓飛頻頻回頭,看向一直跟在楚王身邊的沈影沈然,“怎么回事?”

    韓飛不敢大聲問,只好比口型。

    沈影沈然搖搖頭,不明白他問什么。

    “怎么會笑了?”韓飛瞪著眼,一臉驚奇。

    沈影先笑起來,沈然直接兜馬來到他身邊,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我們小王妃可厲害著呢,不但能讓王爺笑,還能讓王爺做很多以前看來匪夷所思的事情。”

    韓飛滿目驚呆。

    “就比如親自碾藥,你見王爺做過嗎?比如將藥泥搓成藥丸,你見此等小事,王爺何時親自動手?”

    韓飛連連搖頭。

    沈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見過呀!”

    韓飛立即上下看他,一副不信的表情,“你是人是鬼?沒被王爺一劍斬了?”

    沈然輕嗤一聲,“小王妃的厲害之處,你日后可以慢慢領教。”

    韓飛向沈影看去,見穩重的沈影,竟然也緩緩點頭。

    他立時大吃一驚,再向馬車投去的目光里,則帶著一種肅然起敬的味道。

    馬車里的蕭煜宗皺眉握住嚴緋瑤的手腕。

    “你會醫術,會扎針,還有這個寶貝……你竟不能讓自己說話嗎?”

    蕭煜宗碰了碰她那只烏沉沉的手環。

    旁人碰到她的手環,不是被燙,就有可能被電擊。

    以往蕭煜宗靠近之時,手環會自動提醒,發熱。

    可這會兒,手環在她腕子上冰冰冷冷,毫無反應。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