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31章 催眠,我是艷姬……

第431章 催眠,我是艷姬……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蘇姨娘看著嚴緋瑤不說話。

    嚴緋瑤繞開她就往外走。

    “公主何必去別處找呢?”蘇姨娘說。

    嚴緋瑤腳步一頓,“你什么意思?”

    “公主哪里都不必去,就可以找到王爺。”蘇姨娘平緩說道。

    嚴緋瑤心頭立時急跳。

    倘若昨晚上她沒有夢到青黛,沒有看到青黛遇險,又在她口中印證一切……她此時一定覺得蘇姨娘瘋了。

    “你怕不是腦子不正常吧?”元初在一旁皺眉道。

    蘇姨娘笑了笑,“婢子是否正常,公主心里必然有數。”

    “我不明白。”嚴緋瑤看她一眼,“別好像你很了解我似得。”

    “您可以的,這是艷姬的能力,也必然是公主您的能力。”蘇姨娘說。

    嚴緋瑤皺起眉頭,她心里有些慌,卻并不想輕信這個女人。

    “異想天開。”嚴緋瑤回了她一句,闊步出了房門。

    她去書房轉了一圈,又去前廳,都沒見到蕭煜宗的身影。就連沈影沈然也都不在府上。

    她心下越發不安,疾步到楚王府前院那片空地去。

    蕭煜宗甄選出來的“特種兵”一直就在王府前院兒特訓,不分晝夜。

    可此時此刻,王府前院兒里卻是安安靜靜,各處燈籠高懸,火把明亮,但一個人也沒有。

    五十個特種兵,他全都帶走了。

    “王妃,時候不早了,您怎么在這兒呢?”管家在前院尋到她。

    “王爺呢?”嚴緋瑤問。

    管家嗯了一聲,卻是不答。

    “青黛呢?”她又問。

    管家頭埋的更低。

    “青黛他們跟著王爺一同離開府上了?”嚴緋瑤哼笑一聲,“王爺說過,我乃是這府上的女主人,但凡他知道的事情,就不用瞞著我。”

    管家一時為難,支支吾吾頭上冒汗,“是……不在府上。”

    “悄悄出城了?”嚴緋瑤追問。

    管家為難了一陣子,索性破罐子破摔,“是,出城了。”

    “為了朝廷的糧草?”

    “是……”

    嚴緋瑤點點頭。

    管家忐忑的看她,“王爺不叫告訴您,是怕您擔心……”

    “他不告訴我,我就不擔心了?”嚴緋瑤搖了搖頭,撇撇嘴,闊步往里走。

    管家驚訝的看她。

    “管家半夜不睡覺,守在這里,是怕我不止是擔心,還會沖動的出去找王爺吧?”嚴緋瑤一面走,一面問。

    管家訕訕一笑,“沒,沒有,就是睡不著……”

    “他們都出了城,我就算著急,能去哪兒找他?又不是三歲的孩子,著急歸著急,卻也不是一刻也離不了吧?”嚴緋瑤輕哼一聲,不知是在朝誰發泄不滿。

    管家跟著送到臨近內院,見王妃果然沒有吵,沒有鬧,長松了一口氣,抹抹額上的汗……

    “都怨沈影和沈然,非說叫我看住王妃,王妃哪里像他們說的那般急性子……”

    管家卻是不知,嚴緋瑤不急乃是因為她有別的想法。

    她回到臥房的時候,蘇姨娘果然還沒有離開。

    “你說我能看見,要怎么做?”嚴緋瑤看著她。

    蘇姨娘笑了笑,眼中光芒熠熠,“只要公主肯嘗試,事情倒并不復雜。”

    嚴緋瑤輕哼一聲,她雖需要蘇姨娘,卻并不十分信任她。

    “說說看。”

    “公主與艷姬之間乃至有維系的,只要能沉下心來,在里面尋找這份維系,必能找到。”

    “里面?”嚴緋瑤皺眉,“什么里面?”

    “您的里面,靈魂意識里面。”蘇姨娘解釋。

    嚴緋瑤凝眸看她,“你怕不是個神棍吧?”

    蘇姨娘哭笑不得,“您自己就有神奇的醫治能力,您反倒懷疑婢子是神棍?”

    嚴緋瑤朝她翻了個白眼,她醫治那靠的是手環的力量,這不是神棍,這是高科技!

    至于她一個現代人,為什么會帶著手環穿越而來……以她的知識水平,還不足以解釋。

    “算了算了……你就說,我該怎么做,第一步干什么?”

    “閉目,靜心,沉思……”

    “艷姬是你的母親,你是鮮族的公主,是王與巫祝的女兒……”

    “停!”嚴緋瑤猛地掀開眼皮,“你這是要催眠我?”

    蘇姨娘抿了抿嘴,“您若是自己能進入到靈魂意識層面,就無需婢子引導了。”

    嚴緋瑤皺了皺眉,被一個自己并不信任的女人給催眠……想想就不靠譜。

    其實她可以不必這么著急,只要耐心等待。

    等到有蕭煜宗的消息傳來……差不多天亮就該有消息了吧?

    但人往往就是這樣,越是自己關心的人,就越會急不可待……即便知道,她縱然看見,卻也沒辦法幫他,但看見他,知道他平安,她就可以安心,而不是焦急的坐在這里,無所事事呀?

    “倘若您可以等,并不急于知道王爺如今安危……沒必要冒著風險相信婢子。”蘇姨娘坦誠說。

    嚴緋瑤深深看她一眼。

    蘇姨娘笑了笑,“知道您不相信婢子,日久見人心,婢子不著急。”

    她是不急,嚴緋瑤輕哼,自己著急呀!

    “試試。”她說。

    元初站在一旁,聽的似懂非懂,卻也知道,自家小姐這是要冒險了。

    “小姐……”她有點兒慌。

    “還請元初姑娘到門口守著,不要叫人驚動王妃。”蘇姨娘面色威嚴。

    “小姐!”元初越發擔憂。

    “聽她的,去吧。”嚴緋瑤沖她一笑,點點頭。

    元初咬緊下唇,卻是急的沒法兒,小姐的倔脾氣上來,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對了……元初眼睛一亮,她拉不回來,但她可以去搬救兵啊!

    元初看了蘇姨娘一眼,跺跺腳出了屋子。

    “公主閉目,靜心,思念您的母親艷姬,她是您的生母,您從她的母腹胎中出來……她保護您十個月……”

    嚴緋瑤聽著蘇姨娘輕緩的聲音變的越來越空靈。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也越來越輕,地心引力似乎對她沒用了,她輕的要飄起來了。

    蘇姨娘空靈的聲音漸漸聽不見,卻有一道曼妙的歌聲傳入她的耳中。

    唱歌的是個女子,聲音悠揚婉轉。

    歌聲從她背后傳來,她聽不懂這歌兒,像是別國的語言。

    但歌的曲調兒卻有些熟悉,婉轉的女聲,也似曾相識。

    “瑤瑤,到這兒來。”有個聲音喚她。

    語氣像是尤氏,可又有點怪……尤氏的聲音沒有這么清麗。

    “你是誰?”嚴緋瑤聽到自己的聲音。

    但她什么也看不見,四周黑漆漆的,她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同樣也看不見別的。

    “我是艷姬……”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