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62章 一身戎裝,就是心軟

第462章 一身戎裝,就是心軟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韓飛一聽這話就怒了。

    他當自己是誰?說白了,就是替大勢已去的皇帝來求饒求和的!乃是王爺念著舊情給他面子,他還真把自己當貴賓了?

    就算真是貴賓,也不能張口就叫王妃來給人看病呀?把他們楚王妃當什么人了?當個隨叫隨到的郎中嗎?

    “去,請淮安這地的大夫來。”韓飛吩咐道。

    紀元敬大急,“馬車里是個女子,她懷有身孕,且已經見紅,若是別的大夫,怕是不方便。王妃醫術高超,必定能救她!”

    韓飛翻了個白眼,“王妃尊貴,可不是隨隨便便給人看病的大夫,紀小侯爺怕是想差了!”

    韓飛拒絕的毫不客氣,紀元敬一副被噎住的表情。

    他緩了緩自己急促的氣息,好言好語道,“是我沒說清楚,馬車里的是當今圣上的妃子,也是楚王妃的至交好友,請來楚王妃,她必定會救下這兩條性命!”

    韓飛聞言一愣,待反應過來以后,卻是更惱!

    “好一個紀小侯爺!虧得王爺還念著舊情!你卻一心想著坑害王爺及王妃呢!你是何居心?王爺是你如自家兄弟……我呸!”韓飛是楚地大將,但若論侯爵,他是遠遠不及廣安侯府,也屈居紀元敬之下的。

    但他這會兒正在氣頭兒上,哪還顧上的“面子”。

    再者說,已經造反了!還維系什么面子呢!若論情誼,就該洗凈了脖子,任人宰割了。

    “你竟帶著皇帝的妃嬪來這戰亂之地!還叫她的肚子里的孩子出了閃失!幸虧她是沒有下馬車,沒有碰我大軍中的東西,否則這筆賬,是不是已經算在我楚軍頭上了?

    給你請別的大夫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若照你們的做法,就該把你們攆回去!京都什么大夫沒有?你們偏偏要來到淮安生事!你還口口聲聲叫王妃來給她看診!紀元敬啊紀元敬!你好歹毒的心!”

    韓飛指著紀元敬的鼻子破口大罵。

    看他面色漲紅,憤憤不平的樣子,他沒擼袖子就打,已經是很給廣安侯府面子了。

    紀元敬被這么一番喝罵,也是面色難看至極,他呼哧呼哧喘著粗氣,“韓將軍也是一方大將,竟然只著眼在這一點小心思上,心思這么狹隘!人命在你眼里,就是草芥嗎?”

    “紀小侯爺可不敢亂說!我們的命是草芥,馬車里那位,還有她肚子里的命可不是草芥!那是皇嗣呀!嘖嘖,正是因為矜貴,才不能大意,誰不誰的就敢給她母子醫治嗎?”韓飛撇嘴搖頭。

    馬車里的女子終于忍不住,“哎喲哎喲……”痛苦的哼起來。

    “小姐……小姐堅持住,大夫快來了!”

    “瑤瑤,瑤瑤救我……瑤瑤救我……”女子虛弱的聲音,帶著輕顫傳出車廂。

    韓飛表情一僵,“瑤瑤”這稱呼可是王爺對王妃的愛稱……除了王妃的娘家人,還沒聽別人這么喊過。

    馬車里的人真是王妃的至交好友?

    “不對不對……”韓飛搖頭,“若是真心為王妃好的人,就不會這時候來淮安!還挺著肚子來,這不是來逼迫王妃的嗎?”

    他與紀元敬爭吵這一陣子,兵吏終于把淮安本地的大夫給接了過來。

    大夫上前要給馬車里的人診脈。

    “我家小姐身子矜貴……”丫鬟還有些防備。

    韓飛直爽的性格,當即大喊,“這么矜貴的主子,咱們這兒沒有大夫能看的了,趕緊——備快馬送回京都去!免得人在咱們這兒出了事兒,到時候皇帝全怪在咱們頭上,說咱們連婦孺都不放過!那可冤枉死了!”

    “無妨,快……快叫診脈,我好疼……”馬車里的主子,這會兒已經顧不上計較那么許多。

    車門打開,簾子掀開。

    韓飛朝里看了一眼,只見一張蒼白的小臉兒。

    丫鬟蹲坐在一旁,神色緊張,丫鬟的手上甚至還帶著點兒血。

    韓飛心頭一緊,不是裝的?真要出事兒?

    他立即闊步朝一旁走去,迎面看見一身戎裝的青黛。

    “正好是你!”他揮手招青黛過來,在她耳畔低語了幾句。

    青黛面色一緊,立即側臉向馬車上看去。

    “快去告訴王妃知道,如何決斷,聽王妃一句話。”韓飛皺眉,慎重說道,“依我的意思,王妃不要露面,這里我會處理妥當,不管結果如何,總之不會讓王妃沾染這事兒。”

    青黛看了他一眼,“只怕王妃是重情重義之人,她不會袖手旁觀。”

    韓飛氣哼了一聲,“他們打的就是這孬主意!所以我才攔著不叫告訴王妃知道,但如今看那女子情況不好,惟恐她真是王妃的閨中密友……”

    青黛點點頭,“還是叫主子自己決斷吧!”

    韓飛凝眸點頭,青黛閃身而去。

    大夫從馬車里退了出來,憂心忡忡,聲音都微微發顫,“情況不好,孕婦懷胎不足三個月,胎像不穩,正是容易小產的時候,加之婦人平日里憂思過重,身體孱弱,更該在家中好好養胎,實在不應該長途勞累奔波……”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紀元敬急的一把抓住那大夫的衣領,“你只說該怎么治吧?!”

    大夫拍了拍他的手,“公子心急,可以理解,您別沖動。如今這情況,孩子一定是保不住了,能保住大人,養好了身體,才是重要的……還年輕,只要不落下病根兒,日后還有機會……”

    紀元敬咬住牙關,猛地推開那大夫,他站在馬車外頭,攥著兩手,嘴里嘀嘀咕咕,“這是圣上的第一個孩子,第一個孩子……”

    “是誰來了?”

    氣氛緊張凝滯的院子里,忽然傳來一聲清麗的嗓音。

    猶如死寂的空谷,忽然一聲黃鸝的清啼。

    韓飛不由長嘆一聲,“唉……心太軟……”他忍不住搖頭嘆息。

    紀元敬的表情卻是立時一松,緊抿的唇線都放軟了,眼中更是迸射出強烈的騏驥。

    “嚴……”他一張口,差點喊出她還在娘家時候的稱呼,但他很快反應過來,“楚王妃,這里!”

    嚴緋瑤一身騎裝,英姿颯爽,她面色鎮定,闊步上前。

    “是錦宜來了嗎?”她站在馬車前問道。

    馬車里頭立時傳出丫鬟悲鳴哭腔,“是我家小姐,還求王妃救救我家小姐吧,她這會兒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了!”

    嚴緋瑤正欲上車,那大夫卻伸手抓住她的衣角,沖她搖了搖頭……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