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70章 見面,太天真

第470章 見面,太天真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你瞧,”蕭煜宗緊緊握著她的手,“如今我沒有退縮,蕭珩也節節敗退,看我把這天下,交在你手里。”

    嚴緋瑤心頭一顫……

    太陽落山,天色漸暗。

    沈影沈然都已經按著蕭煜宗的吩咐部署好了夜間約見救人之事。

    事情自然沒信上說的那么簡單。

    約見的地方在淮安城邑外頭的山林之中。

    那山下頭埋伏的朝廷兵馬足有萬余,這還不算在山陰那側埋伏之人。

    朝廷的兵馬,挾持了皇帝的妃子,逼著“叛軍”來救人。

    這話寫到史書上,估計都沒人信。

    “偏生王爺還計劃好了要救人,寫史書上,那史官還不被人給罵死?說這叫什么叛軍?皇帝都不顧惜他的子嗣,叛軍還替他救,玩呢?”沈然趴在樹叢里,朝他哥哥吐槽。

    “這事蕭珩怕也不知道。底下人辦的事兒,他坐得又高又遠,豈能事事都知道。”沈影低聲說道。

    “那他底下的官員膽子還真夠大的,敢拿他如今唯一的子嗣開這種玩笑!”沈然話音未落,哥哥就碰了他一下。

    兩人立時摒氣凝聲,望著對面的山谷。

    有一行人,人數不多,仔細數數不過三五十個,提著燈籠,舉著火把,速度很快的朝約定的地點行去。

    嚴緋瑤走在中間,她前頭是蘇姨娘與青黛。

    原本隨行的人里并沒有蘇姨娘,但臨出發前,嚴緋瑤忽然點了她的名字,叫她一起來。

    蘇姨娘倒是沒猶豫,樂呵呵的就一口答應了。

    如今她與青黛走在最前頭,倒也沒顯得膽怯畏懼。

    “信上說的就是這兒了。”青黛腳步一頓,四下看去。

    這一行人里并沒有蕭煜宗,為首的不過就是嚴緋瑤。

    “出來吧。”嚴緋瑤揚聲喊道。

    周圍靜悄悄的,并無動靜。

    “約了我來,卻又不現身,這不是你的地方嗎?怎么倒畏首畏尾的?哪家山頭的,這么慫啊?”嚴緋瑤揚聲問道。

    不遠處的山石后頭,才傳來一聲冷笑,“楚王妃真不愧是山匪出身,到哪兒都這么橫啊?”

    這聲音耳熟,嚴緋瑤抬眼看過去的時候,余光瞟見青黛下意識的往后一縮。

    對面的人沒有打燈籠,呼呼啦啦也出來了一群人,大致有三十多個。

    嚴緋瑤他們這邊的火把燈籠把對面的人照亮。

    被綁住手,堵住嘴,推著站在最前頭的就是吳錦宜。

    “錦宜,你怎么樣?”嚴緋瑤揚聲問道。

    吳錦宜沖她點點頭,又使勁兒的搖搖頭,看不清她的眼神,只見她兩行淚唰的就下來了。

    她臉上本來就帶著哭臟的淚痕,這么一落淚更顯得狼狽脆弱。

    站在吳錦宜身后的,卻是許久未見過的夏侯安。

    嚴緋瑤的目光對上他的時候,好一陣子,她都想不出該說什么話。

    “嚴小姐的制藥水平,竟如此高絕玄妙。早知你有這般本事,我當初無論如何不會把你送進宮里去,就留在我夏侯家,多好?”夏侯安呵呵笑起來。

    嚴緋瑤一時有些不明白,不是要說“皇嗣”嗎?怎么忽然又提了藥?

    是這夏侯安還惦記著她在江都郡的時候,制作了很多防治瘟疫的成藥?

    “若不是那人起了貪心,惦記你所制的最后一鍋藥,如今也走不到這一步了。”夏侯安的語氣里頗有些惋惜。

    嚴緋瑤這才想起來,當初她與蕭煜宗剛到江都郡的時候,她被人擄走,制了好幾鍋的成藥。

    “夏侯大公子,這會兒忽然惦記起了那成藥?莫不是先前的藥都吃完了,如今力不從心了?”嚴緋瑤搖了搖頭,“太依賴藥物可不行,你畢竟還算年輕。”

    夏侯安立時臉色一沉,“牙尖嘴利!是想找死?”

    他說著推了吳錦宜一把。

    路不平,夜色太黑,吳錦宜踉蹌一下就往地上栽。

    嚴緋瑤忍不住抬腳上前一步。

    夏侯安又把人拽回手里,吳錦宜的臉都煞白了。

    “你還是人嗎?她懷有身孕!”嚴緋瑤尖聲說。

    夏侯安嘿嘿一笑,“她不但懷有身孕,而且她懷的可是我大夏朝的太子,圣上已經擬定旨意,要冊封她為皇后了!”

    “要冊封皇后的人,被你綁著,推來搡去?蕭珩知道嗎?夏朝的官員們知道嗎?”嚴緋瑤問。

    夏侯安笑著搖頭,“你說的不對,綁著當朝皇后的可不是我,害她肚子里的太子流掉的也不是我!”

    孩子流掉?

    嚴緋瑤一愣,皺眉向吳錦宜的肚子上看去。

    吳錦宜緊張不已,渾身顫抖,驚愕害怕的看著夏侯安。

    “你特么就是個變態!”嚴緋瑤在現代也沒罵過人,但對上夏侯安,她實在忍不住了。

    夏侯安卻抬起手,緩緩落在吳錦宜的肚子上。

    吳錦宜兩腿顫的厲害,若不是夏侯安提著她身上的繩子,她這會兒已經趴在地上了。

    “你別碰她!”嚴緋瑤厲聲說。

    “嘖嘖,難怪江都郡、南郡、楚地的百姓都說楚王妃心善,還真是愚善,她是蕭珩的婆娘,肚子里是蕭珩的種,你擔憂個什么勁兒?”

    嚴緋瑤皺著眉頭不置一詞,跟一個變態探討人性……她沒那么閑。

    她暗中察覺著周圍的動靜,蕭煜宗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吧?

    “你約我來,就是想讓我看你怎么折磨一個孕婦的?”嚴緋瑤冷聲問,“有什么目的挑明了吧,大戰在即,都忙得很!”

    夏侯安哈的笑了一聲,“我把她給你,你叫楚王退回楚地!”

    嚴緋瑤笑了一聲,“大公子怕是沒睡醒?還在這兒做美夢呢?”

    “你的分量不行啊?”夏侯安看了吳錦宜一眼,戾氣橫生。

    吳錦宜抖如篩糠,唔唔出聲。

    夏侯安抬手拔了她嘴里塞的布。

    “瑤瑤,對不起……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她哭著說,含混不清。可能嘴都被塞麻了。

    “楚王退不退兵,我說了不算。如果你覺得一個女人的話,就能影響這個大夏的局面,”嚴緋瑤笑了笑,“我只能說,你太天真。”

    夏侯安瞇了瞇眼,重重的哼了一聲,“如果吳錦宜死在這里,那就是楚王故意殺害皇后皇嗣!如今支持楚王的百姓,府軍只怕都要好好想想,他們追隨的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當真是一位仁君?換了他坐上皇位,真的比當今圣上強嗎?百姓的日子會更好過嗎?呵,是你太天真吧?”

    “倘若懷有身孕的皇后,好好的呆在皇宮里,楚王再厲害,也不可能這么早就殺了她。”嚴緋瑤冷笑,“她若死在這里,到底是誰冷漠無情?”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