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493章 他還想做皇帝?!呸!

第493章 他還想做皇帝?!呸!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與蘇姨娘帶著香囊,前往老宅。

    臨江鎮的官員自然不肯叫兩個女子單獨進去老宅。先前叫楚王妃在府衙里遇險,他們已經萬分愧疚了,如今又叫王妃去冒險,他們擋在門外哭求,說什么都不肯。

    “這老宅我來過,且說起來,與我還有些淵源,與我祖上更是關系匪淺。所以你們不能進,我卻是一定要進去的,莫說夏侯安誤闖進去,他便是沒進去,這老宅我還是要來。”嚴緋瑤說道。

    臨江鎮的官員為難得很,他們左右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近前道,“按說下官作為一地之長,看顧百姓,不應該帶頭說這種話……但這宅子里不干凈,鬧鬼!”

    嚴緋瑤點點頭,“還是個女鬼吧?”

    臨江鎮的官員立時瞪眼看她,“王妃怎么知道?哦,那些奇聞雜談上,多說是女鬼。不是不是,這里不是傳言,乃是真的鬧鬼呀!”

    嚴緋瑤點點頭,“我不看奇聞雜談,我認識這女鬼。”

    臨江鎮的官員們立時瞪大眼睛,驚惶看她。

    他們不是覺得楚王妃瘋了,怕就是覺得這楚王妃在吹牛。

    “我家王妃心意已決,今日這老宅,她必要進去不可。老宅里是什么情形,王妃比你們更清楚。倘若王妃在里頭受了什么損傷,那是我家王妃自己的事兒,楚王爺追究不到你們身上。”蘇姨娘上前一步說道,“你們只要在外頭把守好了,一人一鬼都不要讓他逃了!”

    “還有鬼會逃出來呀?那下官是不是要去請一些術士方士守在外頭?”官員立刻問道。

    嚴緋瑤抬手輕拍了下蘇姨娘,“別嚇唬他們。”

    蘇姨娘咧嘴靦腆笑了笑。

    “你們只管守好了,倘若夏侯安慌不擇路的逃出來,你們就地將他拿下!”嚴緋瑤凝眸琢磨片刻,“其余的嘛……都交給我這婢女了,抓鬼,她是能手。”

    蘇姨娘瞪大眼,深深看了嚴緋瑤一眼,真是自家親王妃呀!這胳膊肘拐的!

    官員拗不過嚴緋瑤,只好放她與蘇姨娘進了宅子。

    外頭是晴天白日,溫煦的風吹的人身上只覺燥熱。

    但進了這宅子以后,唰——整個人從里到外都寒透了。

    天上高懸的還是白花花的太陽,但偏偏在這宅院里頭,叫人感覺不到熱度。

    “他怎么敢闖進這地方來的?”蘇姨娘打了個寒顫,不由嘀咕。

    嚴緋瑤卻沒理會她,她左右觀察,看路上有沒有人闖入的痕跡。

    夏侯安功夫不俗,他即便經過這多年沒有人煙的宅院,也并未留下太明顯的痕跡。但他卻留下了一股子很腥的味道。

    像是血腥味兒,又像是魚腥味兒。

    “這邊。”嚴緋瑤順著她鼻子帶領的方向,腳步飛快。

    蘇姨娘在后頭,幾乎要追不上她。

    “王妃的輕功什么時候這么厲害了?”她喃喃自語。

    嚴緋瑤哪里會什么輕功,但她速度之快,與輕功也無異了。

    “就在里頭!”嚴緋瑤猛地停下腳步。

    她與蘇姨娘對視一眼,彼此皆在對方眼里看到了不妙的意味。

    這房間不是別處,正是那一晚,有古怪的燈火引她們來的那房間。

    “夏侯安藏在這屋子里?”蘇姨娘側耳聽了聽,搖頭,“沒有動靜呀?”

    嚴緋瑤動了動鼻子,仔細去嗅,“不會錯的,就在這里。”

    蘇姨娘點點頭,她拿起脖子上掛的香囊,深深嗅了一口,抬腳“咣當”踹開那門。

    陽光從門口傾瀉進屋子里,但那么明媚的光,卻僅僅能照亮門口一方之地,再往里頭看,竟是烏沉沉,影影綽綽看不分明。

    蘇姨娘壯著膽子,抬腳要進去。

    嚴緋瑤看她一眼,不經意瞧見她額上冒出的冷汗,看到她僵硬的表情,微微凝滯的呼吸……

    “你害怕?”嚴緋瑤問。

    蘇姨娘也詫異看她一眼,“王妃不怕嗎?婢女感覺到這里有股低沉沉的氣壓,能無形的壓住婢子的氣勢,就像兩軍開戰前的那種氣勢,對方已經將我壓住,未戰——我似乎已經輸了。”

    嚴緋瑤挑了挑眉梢,“沒有,我沒感覺。或許是因為我沒有內力,所以感覺不到吧?你走我后頭,別逞強。”

    蘇姨娘太緊張了,叫她打頭陣,只怕真的是未戰就先輸了。

    嚴緋瑤自己卻是毫無感覺,不但沒有被壓制的感覺,相反,她心底竟有種無可名狀的興奮。

    她邁步進了屋子,“咣當——”暗中傳來一聲輕響。

    “誰在那里?”嚴緋瑤側臉問道。

    明明是大白天,屋子里卻暗的像沒點燈的晚上。

    “吱呀——砰!”無風,門卻被迅速的推上了,就像有一雙看不見的手,猛地在嚴緋瑤的背后將門關上。

    “王妃!王妃!”蘇姨娘驚慌失措,她被關在了門外!

    她大力的拍著門,“砰砰砰——”門板被拍的山響,連梁木上的塵土,似乎都被拍門聲震落下來。

    但任憑她又撞又踹,那門都結結實實的關著,不能打開。

    “不必驚慌,我很好,你守在門外,無論是人是鬼,都不要放出去!”嚴緋瑤沖門外吩咐道。

    蘇姨娘這才吁口氣,應了一聲。

    “呵,”黑暗中傳來一聲輕笑,卻是男人的聲音,“楚王妃的膽子還真大,是人是鬼,好像你都不怕似得?”

    嚴緋瑤凝神看去,門窗緊閉,這屋子像是到了最黑沉的夜里。

    在那黑沉沉的地方,一個熟悉的身影,漸漸顯現。

    “夏侯安,你怎么敢躲進這地方?該害怕的人,不是我,是你。”嚴緋瑤緩緩說道,語氣從容不迫。

    她之所以這么有底氣,是因為她在這黑暗之中,已經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和氣息。

    這力量是來自艷姬的,上次她和蘇姨娘進入密室,她的手環汲取到力量時,她就感受到了同樣的能量場。

    她知道艷姬是想利用她,同樣的,艷姬不會在達到自己目的以前傷害她。

    但對于別的闖入者,艷姬恐怕就沒有那么“仁慈”了吧?

    “哈哈哈,我是不該躲進這地方,我闖了進來,楚王的秘密就藏不住了,你與楚王將身敗名裂!他還想當皇帝?呸!他連王爺的名頭也要保不住了!”夏侯安聲音帶著瘋狂的得意。

    但他的話卻叫嚴緋瑤聽得莫名。

    這是艷姬的地方,與蕭煜宗有什么關系?

    “這墻上的畫像,那畫中的男人是誰?嗯?”夏侯安笑著問道,“與楚王爺又七八成,不不,八九成的相似!那畫上的男人才是他的親爹吧?他根本不是先皇的兒子!他根本連王位都不配得!他還想做皇帝?!呸!”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