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516章 她沖我拋媚眼兒

第516章 她沖我拋媚眼兒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偷……”沈影拍了下自己的嘴,瞬間漲紅了臉,“卑職沒偷東西!”

    “里頭說,里頭說!”

    嚴弘睿和沈然倒是有默契,兩人異口同聲,且一起上前,各自拉著自家哥哥往屋里推。

    “散了散了!誰家的熱鬧你們都看!閑的沒事兒干了是不是?”蘇姨娘厲聲驅逐看熱鬧的人。

    鬧哄哄的眾人被驅散。

    兩個沖動的男人也被拉進了屋子里。

    門剛關上,嚴景川就猛地一拍桌子,抬手指著沈影的鼻子,“你還說沒偷?!你偷人!”

    嚴緋瑤腿一軟,險些坐下,偷人?偷誰了?

    嚴景川轉過臉來看著嚴緋瑤,“我本來已經給你找好嫂子了!這小子可好!把你嫂子偷走了!你可得給哥哥做主,不然我打一輩子光棍。”

    嚴緋瑤一口氣噎在嗓子眼兒,不上不下,噎得她直瞪眼。

    這倆人說的是……元初?

    “去,把元初叫過來。”嚴緋瑤往上座穩穩一坐。

    倆個動手打架的男人卻是慌了,一個搖頭一個擺手。

    “別別別……別叫她來!”

    嚴景川和沈影都緊張了。

    嚴緋瑤輕哼一聲,正要開口責問他們。

    那只旁邊卻有人陰陽怪氣的哼了一聲,“我倒是羨慕哥哥……”

    屋里的人,瞬間都向說話那人看過去。

    嚴弘睿紅著眼睛,咧著嘴,笑容慘淡,“哥哥起碼還能痛痛快快的打這一架,不用藏著掖著自己的喜歡,不能說出口。惜福吧。”

    說完,他連看也不看嚴緋瑤一眼,捏了捏拳頭就出門去了。

    屋子里一時尷尬至極。

    嚴緋瑤心里愈發憋氣,這……這是甩臉子給誰看呢?

    嚴弘睿還委屈上了?他說自己叫昆修的時候是沒跟蕭煜宗動手還是怎的?

    他若是嫌打的不過癮,改日再打一架呀?

    鋼鐵直男的思路真是叫人崩潰……

    “咳咳,”嚴緋瑤清了清嗓子,“先說你們倆吧。”

    嚴緋瑤先前緊張,以為是艷姬搞的鬼,瞧見兩人后,她的擔心就已經沒了。

    這會兒她坐著,看兩個男人面紅耳赤的站著,既好氣又好笑。

    感情這種事,還真是不分年代,不分時空……

    “嚴大公子何必把話說的那么難聽?這話叫自己人聽見也就罷了,若是叫外人聽見,聽你說元初姑娘偷人……她還活不活了?”沈影紅著眼睛,雙拳緊握。

    嚴景川一時理虧,皺眉輕哼一聲,“我沒說她……”

    沈影也重重的哼了一聲,表情諷刺。

    “我懶得跟你廢話,”嚴景川轉過臉來看著嚴緋瑤,“她是你的丫鬟,打小跟著你,無父無母的,你說把她嫁給誰就嫁給誰!你看著辦吧!”

    他抱著膀子往一旁坐下,翹著二郎腿,好似嚴緋瑤不給他解決,他就賴著不走了。

    嚴緋瑤翻他一眼,“我欠你的呀?就算我欠你,也不能拿元初抵債呀?你們不當面叫元初來,那只好我回頭私下問問她。”

    “問什么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是她的主子,自然是你說了算!”嚴景川怒道,“你還要問誰?”

    嚴緋瑤聞言,猛地一拍桌子,“在我這兒耍橫呢?你當這里是鳳凰山?爹還在呢,就是在鳳凰山,你說了也不算,你請爹來提親!”

    嚴景川囂張的氣焰這才略微收斂。

    “這不是你們說的么,當初我要娶雪薇的時候,爹娘就不同意,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寧可打死我,都不叫我娶……”

    嚴景川哀怨的看了眼嚴緋瑤。

    她這才想起來,當初大哥挨那一頓鞭子,還是她叫嚴弘睿動手打的呢……

    “那是哥哥的眼光不好,她當初坑走了我的嫁妝,我跟你算了嗎?”

    “你后來的嫁妝震驚了整個京都皇城!你還委屈上了?連紀家四小姐都沒你的嫁妝多……”嚴景川梗著脖子跟她吵。

    嚴緋瑤既生氣又無奈,爹娘都是通情達理的人,怎么就給她生了個這么不省心的哥哥?

    哦,不對,她是撿來的。

    “行了,我回頭問問元初的意思,哥哥呀,強扭的瓜不甜。她若不喜歡你,你跟我這兒吼有什么用?娶回家就喜歡你了嗎?沒瞧見夏侯烈娶了紀四小姐,卻被攆到咱們這兒來了嗎?”嚴緋瑤哼笑一聲。

    夏侯烈有次喝醉了酒,在篝火旁說了他被紀玉嬋罵出門的事兒。

    這話大家都不在明面兒上說,但私下里已經傳開了,連嚴緋瑤都聽說了。

    “元初才不是紀家小姐那樣的人。”嚴景川嘟囔道。

    “哦,合著哥哥是欺負元初老實溫柔呢?”

    “我怎么是欺負她呢?我疼她還來不及!”

    沈影在一旁磨牙嚯嚯,攥著拳頭,繃著渾身的肌肉,才忍住沒上前打人。

    嚴緋瑤一陣的頭疼,“行了,不管她是什么樣的人,總之,她是人,她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情,你們兩個當眾動手打架,就是根本沒顧忌她的感受,沒想過這事兒若傳揚開,她一個女孩子,日后還怎么做人!人言可畏,人家背地里會怎么戳她的脊梁骨,你們想過嗎?”

    沈影臉色訕訕一陣青紅,“王妃,卑職知錯了,求王妃責罰。”

    “給你記著,待北上局勢穩定之后,一定責罰。”嚴緋瑤沒客氣,當即答應。

    沈影看了嚴景川一眼,倒是沒逗留,拱手躬身,退了出去。

    沈然見狀也趕緊拱手打了個千,忙不迭的追著他哥哥跑了。

    蘇姨娘退到門外。

    屋子里只剩兄妹兩人。

    嚴緋瑤嘆息一聲,“哥哥喝什么茶?”

    嚴景川看了她一眼,又看一眼,“對不起,我給你惹麻煩了……本來這時候應該齊心協力往北上使勁兒呢,我還給你拖后腿,鬧這樣的笑話……”

    嚴緋瑤輕輕的哼了一聲,“哥哥知道就好。”

    她正欲說,知錯就改……

    “但我是真心喜歡元初,從京都往楚地去的一路上,我都暗示她好長時間了,不過是沒挑明……誰知就攻打淮安城的這幾天里,沈影就開始出入她的房間了!那可是女孩子的房間!他一個老爺們兒!”嚴景川說著,眼睛都紅了,活像一只斗牛。

    嚴緋瑤一陣陣的頭疼,她怎么沒看出元初對她家這哥哥有一星半點兒的意思呢?

    “元初喜歡哥哥嗎?”

    “她怎么不喜歡?不喜歡,來的路上,她沖我拋媚眼兒?”

    嗯???

    嚴緋瑤眉頭一挑,她沒看出來,元初還會腳踩兩只船?

    “她是如何跟哥哥拋媚眼兒的?”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