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525章 不能淡定了

第525章 不能淡定了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一開始紀元敬似乎有些緊張,他沒留意這話音,但嚴飛燕已經側耳聽的真切。

    他們又走近那房門一些,紀元敬顯然也是聽見了,他重重的咳了一聲。

    屋里頭立時有人打斷那蒼老的聲音,“您身體不好,少操勞吧,這些事情,都交給他們處理吧,您就別操心了!”

    “我怎么能不操心,我看著他們長大的,他們各自什么樣的性情我能不知道嗎?”

    “爹!”

    “爺爺!”紀元敬實在忍無可忍,闊步上前,一面高呼,一面推開了房門。

    屋里頭這會兒并沒有幾個人,而且打眼一看,都是紀家侍疾的夫人們。

    看年紀,應該都是老侯爺的兒媳婦,孫媳婦們。

    老侯爺剛剛那一番話是對這些夫人們講的?

    婦人們哪里懂什么朝堂之事?就算她們懂,也不可能在朝堂之事上說的上話呀?

    蕭煜宗到底是直接登臨帝位,還是監國……幾個婦人的意見又算什么呢?

    嚴緋瑤目光一瞟,立時發現幾個小幾上都放著尚未來得及收起的茶盞。

    有些茶盞沒蓋蓋子,里頭的茶水還向外冒著裊裊的白眼,茶是熱茶,人剛走了沒多久。

    也許就在紀元敬咳嗽提醒以后,推門進去之前……那些先前坐在這里與老侯爺討論的老臣們,悄悄從后門離開了。

    嚴緋瑤垂眸笑了笑,假裝自己什么都沒發現。

    “見過王妃……”

    “給王妃請安。”

    紀家的女人們十分緊張,客客氣氣的朝她行禮,頻頻向紀元敬使眼色。

    “王妃的醫術了得,當年的事情你們不是都知道嗎?太皇太后眼看都要不行了,就是王妃妙手回春給醫治回來的。”紀元敬說著話,嗓音忽而就啞了,他舉目看著床榻上的老者,眼圈兒泛著紅。

    “有勞王妃,您請。”

    紀元敬請她上前。

    那面色看起來異樣潮紅的老者,卻是掀了掀眼皮。

    他伸手拿起床頭矮幾上的一只茶碗……

    嚴緋瑤以為他是要潤潤嗓子,畢竟他們進來以前,他已經說了那么多的話。

    哪知她剛要上前,“嘩啦——”一只茶碗砸在了她的腳底下。

    嚴緋瑤微微一愣。

    紀元敬,以及紀家的女人們紛紛變了臉色。

    “老爺子……您,您慢著點兒,您手不穩,媳婦來伺候您喝水!”一位年長的夫人反應甚是機敏。

    那茶碗若是手滑了,盡多摔在床邊。

    嚴緋瑤這會兒還在十來步開外呢,手滑一下,茶碗能摔得這么遠?

    “您……您別生氣。”紀元敬黑著臉,垂著頭,兩只拳頭垂在身側,攥的緊緊的,“過犯都記在我頭上,等出了門,我去楚王府領罰。”

    紀元敬聲音不大,但足夠嚴緋瑤和她身邊的青黛聽得清清楚楚。

    青黛已經攙扶住嚴緋瑤的胳膊,寒著臉,立時就要扶自家王妃出去。

    王妃神醫的名頭已經越來越響亮,特別是在江都郡治災以后,可謂是舉國皆聞。

    如今能求得王妃一枚藥丸,只怕都要全家供起來……王妃給人治病,還要受這樣的窩囊氣?憑什么呀?

    “念你一片孝心。”嚴緋瑤小聲說著,沖紀元敬點了點頭。

    “我爹沒得早,我是被爺爺親自帶在身邊撫養長大的。妹妹也是,所以……”

    “所以你們對老侯爺的感情,已經超過了祖孫之情,老侯爺對你們兄妹的情誼,也非同一般。”嚴緋瑤接過他的話音,“我明白,我沒生氣。”

    紀元敬詫異的看她一眼,怔了怔,他連忙躬身行大禮,臉面愧疚又虔誠。

    這邊有來有往的行禮,紀家其他女眷又不是瞎子,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她們再看向嚴緋瑤時的表情也多了許多恭敬肅穆。

    那年長的夫人終于安撫好了紀老侯爺,轉過身來對嚴緋瑤福了福,“有勞王妃,您請。”

    嚴緋瑤緩緩上前。

    紀老侯爺仰面躺著,雙目緊閉。

    他并非像一般的病患一般臉面青白,頹唐沒有生氣。

    他是兩頰潮紅,嘴唇也紅的像血,臉上每一個皺紋里頭似乎都藏著激動與急切。

    他只有印堂的顏色灰青一片。

    嚴緋瑤心里明白,這就是傳說中的“回光返照”了,那種天色蒼白的未必死。但老侯爺這種情況,卻是離死不遠了。

    “你救不了我了,丫頭。”

    嚴緋瑤以為紀老侯爺不想看見她,也不會跟她說話。

    沒想到她正要挽起袖子,落指在他脈門上,他卻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她。

    嚴緋瑤笑了笑,“不試一試怎么知道呢?您還有許多宏圖偉愿沒有實現吧?怎么舍得撒手人寰呢?”

    “由不得人吶。”他嘆息一聲,搖了搖頭。

    別的不敢確定,嚴緋瑤此時最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她在外頭聽到那些反對蕭煜宗登帝的聲音,都是出自這位老侯爺之口。

    “是,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人。但能平平安安的多活一日,就該心懷感恩。”嚴緋瑤語氣平淡。

    “我活了一輩子,方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老侯爺忽然抓住她的手腕。

    他的手已經因老邁而顯得枯干,松弛的肉皮,像是快要剝落的樹皮。

    但他的力氣卻大的驚人,竟把嚴緋瑤的手腕抓得生疼。

    嚴緋瑤手腕敏捷的一轉,從枯干的樹枝里頭,脫手出來,“這話就不對了,沒有看過人生的大風大浪,哪里知道什么叫平平淡淡?老侯爺正是因為從大風大浪里走出來,才有這般的感悟。但所謂感悟,就是叫人去親自經歷,親自體驗的。若想叫旁人明白您這話的意思,那就只能叫他自己去體驗一番。”

    “你……你這丫頭!怎的不識好歹呢?”老侯爺急的想坐起來。

    紀家的女眷們嚇了一跳,紛紛吸了口氣。

    老侯爺這……怕是根本就不想治病吧?

    嚴緋瑤沒理會眾人的反應,也不在意老侯爺年邁的口中到底說了什么話。

    她只是趁著他情緒激動的時候,摸了摸他的脈,又得空看了看自己手環上的星星。

    如今是三顆長亮的星星。

    她還從來沒有在手環能量如此充沛的情況下給人治過病呢。

    但有上次醫治太皇太后的經驗,她對自己、對手環都很有信心。

    “您年邁,見多識廣,過得橋,比我們走過的路都多。”嚴緋瑤笑了笑,“但垂死之際,卻忽然給了您新生,這樣的經歷,不知您是否有過?”

    紀老侯爺聞言一震,瞪眼看著她。

    “我曾醫治太皇太后的事情,想必您也聽說過吧?是不是誆您,您一試便知。”嚴緋瑤笑瞇瞇的,似乎對先前的是毫無芥蒂。

    紀老侯爺卻不能淡定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