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542章 她生前有遺愿

第542章 她生前有遺愿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聞言,猛地打了個激靈。

    蕭煜宗拉她在御花園的亭子里坐下,“怎么,你冷嗎?”

    嚴緋瑤搖搖頭,她才不會冷,只是緊張而已。他該不會是早就知道了吧?

    “什么時候做的這夢?”嚴緋瑤問。

    蕭煜宗笑了笑,“一直都做,從小便做,纏綿至今。”

    “怎么以前你不說……”嚴緋瑤小聲嘀咕。

    蕭煜宗搖了搖頭,“沒什么好說的,即便她真的不是我的母親,但她是大哥的母親,為此,該我盡的本分,我也會盡……”

    “你知道你的毒……”嚴緋瑤小聲試探,以他的心性,他早就知道了吧?

    蕭煜宗點點頭,“嗯。”

    嚴緋瑤吸了口氣……

    他早就知道乃是太皇太后下毒害他,竟然沒有還擊,沒有報復……

    “并不是一早就清楚,且她后來格外疼我,有意向我示好服軟……我是打算原諒她的。”蕭煜宗垂眸,淡笑說道,“可能我還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吧,直到她放了那一場大火,燒了長樂宮,也燒了我所有的幻想。”

    “很渴望母親的疼愛嗎?”嚴緋瑤小心翼翼的,小聲問道。

    蕭煜宗抿著唇,沉默了許久,“以前是,后來不會了。”

    嚴緋瑤咬著下唇,不知該說什么。

    “你去廣安侯府做什么了?”蕭煜宗忽而問道。

    嚴緋瑤心頭一跳,從心里講,她不想瞞他。

    但理智上,她又覺得不該告訴他。

    “其實,你的母親一定很愛很愛你,如果她有機會照顧你的話……”

    迎著他的目光,嚴緋瑤忍不住脫口而出。

    蕭煜宗握著她的手猛然一緊。

    他表面上不動聲色,好似心無波瀾,但這細微的動作,還是揭示了他震蕩的內心啊。

    “她……”

    “那個異族的美姬,太皇太后當初病重,臨死之際所講的,與她同一日生產的美姬……她就是你的生母。”嚴緋瑤一面怪自己沉不住氣,一面又忍不住對他和盤托出。

    她心里矛盾又自責。

    蕭煜宗不說話,他只是默默的點頭。

    “念著大兄的情誼……都過去了。”蕭煜宗閉了閉眼。

    嚴緋瑤微微一愣,大兄……也就是皇長子,奪了他帝王運勢的那位長子?

    “你還記得自己曾經和當時的長子在密室……七天七夜嗎?”嚴緋瑤小聲問道。

    “什么七天七夜?”蕭煜宗一臉茫然。

    嚴緋瑤哈得笑了一聲,不知是心酸還是心疼。

    她不由雙手攥住他的手,看他茫然疑惑。

    她又湊上前捧住他的臉,在他額上深深的吻了下,“都過去了。”

    ……

    慶功宴這一夜,許多大臣在宮中喝的酩酊大醉,最后是被家仆給抬出宮的。

    但蕭煜宗卻無比的清醒,清醒的聽完了自己前半生的故事。

    像聽著一個外人的事兒。

    過往的一幕幕像臺子上的戲曲,劃過眼前,他卻什么都抓不住。

    他忽然覺得現在所住的皇宮,骯臟至極,每一處風景里都藏滿了污垢。

    他甚至立即想搬離這里,一時一刻也住不下去。

    “如今才剛剛登基,大興土木實在不合宜。且等等吧,等入了冬就可以搬去行宮……”嚴緋瑤勸慰他。

    但看他臉色驟然一變,眸底鋪滿陰翳和清冷。

    她立時想到,只怕他在行宮里的記憶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不想了,過去的事情了。我堂堂一個男人,卻叫你來安慰我,說出來都臊得慌。”他捏了捏嚴緋瑤的鼻子,天將亮,他預備去上朝了。

    嚴緋瑤皺著眉頭,有句話在她心里盤桓了一夜,她也沒琢磨好,到底該說不該說。

    “有心事?”蕭煜宗撩了衣擺又坐下,神色里一點兒著急都沒有。

    “你快去上朝,時辰不是快到了嗎?”嚴緋瑤催他。

    蕭煜宗卻仍舊穩穩當當的坐著,“我打天下是為什么?”

    嚴緋瑤微微一愣,“啊?”

    這么復雜深奧的問題,他怎么這么隨隨便便就問出來了啊?

    “唔……為了天下蒼生?”

    “為了不被蕭珩拆散你我啊。”蕭煜宗輕笑,“皇后娘娘是不是傻了?”

    嚴緋瑤臉面一紅,心里如被清風溫柔拂過,“這話可不敢叫人聽見,不然你就成昏君了,我就成誤國的禍水了。”

    蕭煜宗笑著搖頭,“哪有什么誤國的禍水,分明是那皇帝自己的鍋,卻叫一個女人來背,長的好是錯嗎?”

    嚴緋瑤看著眼前這張笑意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好看的臉。

    他天天對著鏡子就能看見自己這張禍國殃民的臉,能叫他覺得好看,還真挺不容易的。

    幸而是他不愛照鏡子……

    “你若有什么心事,只管與我講,如今已經走到這份兒上,若還是不能自由,不能暢所欲言,那這一路北伐,真是白打了天下。”蕭煜宗緩聲說道。

    他音線很好,又特意對她放緩的聲調,叫她從耳朵到心底都是熨帖舒服的。

    “也不算是心事,只是不知該不該提……”

    “提。”

    “呃,是關于你生母……那個異族美姬的事兒。”

    蕭煜宗臉色沉了沉。

    雖說事兒是過去了,但畢竟是真的存在過,人死了是真的,埋了也是真的,在這世上走了一遭,畢竟也是留了痕跡……

    也留了這么大一個他不是?

    “她怎么了?”蕭煜宗終于調整好呼吸,語氣十分平靜的問。

    “她生前有遺愿,想要葬在山石巖壁之間,說是這樣靈魂可以不滅。但太皇太后卻把她給埋了,還擺了陣型在她墳塋周遭,說是什么鎮壓靈魂的陣型,我也不懂……”嚴緋瑤低聲說。

    蕭煜宗點點頭,“我知道了,這會兒我會去辦,你不用操心。”

    嚴緋瑤點點頭。

    她卻眼尖的瞧見,他垂在袖中的手攥得緊緊的……這會兒若是扒開了他的手掌看,手心都要被攥紅了吧?

    嚴緋瑤輕嘆一聲,縱然是已經死去的人,縱然沒有享受過一天真正的母子親情,但血脈相關,到底是不能當做沒發生……

    連她這一個外人,聽了都無法釋然,可況是他。

    蕭煜宗上朝的時候,嚴緋瑤閑來無事,聽聞宮里有藏書閣,藏著民間聽都沒聽說的許多珍貴孤本。

    她專門帶著青黛、蘇姨娘去看。

    “找找看遷墳,安葬的那些書。”嚴緋瑤叮囑道。

    青黛驚的手一抖,書都啪嗒掉在了地上。

    “孤本呀姑奶奶!愛惜著點啊!”藏書閣的太監要心疼死了。

    “怎么看遷墳安葬的書啊?娘娘要給誰安葬?”青黛上前,小聲問道。

    “唔,或許圣上用得著……”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