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547章 不服站起來比比?

第547章 不服站起來比比?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嚴緋瑤眉頭猛地一跳,她仔仔細細的回憶了一邊妃陵里頭的事情經過。

    蕭煜宗遷墳的事兒,原本也就沒打算藏著掖著,所以事情本就不是秘密辦的,傳揚出去有什么奇怪?

    “妃陵的事情怎么了?”

    “有人拿那些畫像做筏子,說圣上不是太宗皇帝的親生兒子!”蘇姨娘小聲說著,小心翼翼的看著嚴緋瑤。

    嚴緋瑤忽然就想起了當初的夏侯安。

    當初夏侯安誤闖入臨江鎮的老宅里,他也見到了這些畫像。他為人歹毒,他在意的從來都不是真相,而是怎么做對他有利,只要對他有利的,就是“真相”。

    所以,他當時威脅說,要把那些畫像公之于眾,然后宣揚說蕭煜宗不是皇嗣……

    沒想到,夏侯安已經死了,他這話卻一語中的,成了真。

    “這話是什么時候傳出去的?”嚴緋瑤皺眉穿衣,她不過睡了一覺而已。昨夜里從妃陵回來的那些人,都不用睡覺,不累的嗎?

    竟然還有時間去嚼舌根?說閑話?

    “也就這半日的時間。”蘇晴一面為她更衣,一面擔憂道,“如今新朝剛剛建立,臣子當中,還有許多蕭珩的舊部,即便圣上要在朝中換血,也不是一日兩日能辦成的事兒。但流言蜚語從來都是傳揚最快的!更何況是這么一個雷暴似得消息。”

    嚴緋瑤按了按太陽穴,只覺里頭的腦仁兒一跳一跳的。

    “原以為蕭珩敗了,登基大典舉行了,一切都能回歸正軌……”

    嚴緋瑤吁了口氣,“如今才知道,這才哪兒到哪兒啊,一切不過剛剛開始。原來最嚴峻的挑戰,都在你以為自己已經成功的時候,才到來的。”

    “圣上在前朝,必定頂著莫大的壓力。”蘇晴面色擔憂。

    嚴緋瑤瞇了瞇眼,“你不覺得奇怪嗎?”

    蘇晴歪了歪頭,“哪里奇怪?”

    “那些畫像既然是在棺槨里,為什么我們在臨江鎮的時候就會看到?還有,那是驪姬的棺槨,可棺槨里為什么沒有她的尸首?連腐朽的尸臭味都沒有?”

    蘇晴點點頭,“婢子也覺得奇怪……”

    “還有,昨夜里那些工人,宮婢都被嚇壞了,我看司天監的人也沒見過這種情形,一個個嚇得臉色蒼白。如今才過去多久?他們竟然能傳出這樣的流言來?不怕死了嗎?不怕昨夜的事情了嗎?”嚴緋瑤搖搖頭,覺得不可思議。

    “娘娘的意思是……這是艷姬搞的鬼?”蘇晴小聲問著,四下看去。

    紀玉嬋自縊了。

    艷姬又得了自由,她仿佛能無處不在似的,叫人防不勝防。

    “我明白了,蕭珩怕是沒死呢。”嚴緋瑤瞇眼說道。

    蘇晴不由打了個激靈,“娘娘說什么?”

    “倘若畫卷、傳言,都是艷姬搞的鬼……也必然是她搞得,否則誰能把畫卷從臨江鎮,挪到二十多年前的墳塋當中?這畫卷她早不拿出來,晚不拿出來,偏偏等在蕭煜宗登基以后拿出來,還故意宣揚,說蕭煜宗不是太宗皇帝的兒子……她在給誰鋪路呢?”

    嚴緋瑤瞇著眼睛,望著窗外。

    深秋了,葉子開始變黃飄落。

    蘇晴皺眉,遲疑道,“倘若圣上不是太宗皇帝的兒子,那繼承皇位便是名不正言不順,能夠繼承的還是蕭珩……但百姓都以為蕭珩死了呀!”

    “百姓都以為蕭珩死了,但咱們都知道,那安葬的乃是蕭珩的舊物。且下令安葬的人是蕭煜宗。”嚴緋瑤話音頓了頓,“如果這時候,蕭珩自己跳出來,說他根本沒死,豈不是在蕭煜宗登基的這事兒上,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蘇晴有些慌神兒,給嚴緋瑤插簪子的時候,險些扎到了嚴緋瑤的頭皮。

    嚴緋瑤抬手握住她的手,這才幫她穩穩的把簪子插在她的發髻中。

    “艷姬究竟想做什么呀?”蘇晴攥著拳頭。

    嚴緋瑤緩緩開口,“她的目的說的很明確,就是要復辟鮮族,既然我們不肯幫她,她自然要找一個肯幫她,與她同心協力的人。”

    “蕭珩?”蘇晴問道,“蕭珩能幫她什么?”

    “倘若她幫蕭珩奪回了皇位呢?這里不是紫氣最盛的地方,皇位不是天下最有權勢的位置嗎?”嚴緋瑤盡可能冷靜的分析道。

    這邊,她們還在為蕭煜宗的處境擔憂,極力的分析,想要幫他避免這些麻煩。

    哪知道蕭煜宗也聽聞了這些傳言,他的做法卻是雷厲風行,更是避也不避的一頭撞上去——他竟公開把畫像掛出來了!

    “圣上設立了紫英堂!”青黛氣喘吁吁的從前朝回來,功夫不俗的她跑的口干舌燥。

    蘇晴趕緊給她到了杯水,叫她潤潤嗓子,“慢慢說,紫英堂怎么了?”

    “紫英堂允許百官進去參觀拜祭,里頭掛著從太祖皇帝,太宗皇帝,先皇,以及蕭珩的畫像。”青黛吁了口氣,“但掛的最多的,還是從墳塋里挖出來的那些畫像,畫像底下解釋不多,只說是圣上生母的父親,是鮮族的巫祝大人。別的就沒了。”

    嚴緋瑤詫異的與蘇晴對視一眼。

    別的介紹,他們也不知道呀!

    “圣上這舉動……未免太、太大膽了吧?”蘇晴忍不住心驚膽戰。

    這事兒捂還來不及,圣上竟然自己公布出來,還堂而皇之的掛出來叫人拜祭?

    他這是……有恃無恐啊?

    嚴緋瑤也不由拍了拍胸口,“我以為自己經歷了大風大浪,連鬼都不怕了,沒想到,他到底是比我站得高看得遠。他是什么都不怕了……”

    身在帝位,他卻不懼流言蜚語,不懼大臣們是否質疑他的身世。

    傳言不是說他是別人的兒子嗎?

    好他就把那與他極其相似的男人的畫像都掛出來,愛怎么說就怎么說。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好,他就坐在這高位上,等人別人來傾覆他。

    嚴緋瑤一時搖頭,一時有點頭,“以前說,天塌下來有個兒高的頂著,我還不信。如今才知道,他果真是比我個兒高啊!”

    正巧這話叫從前朝回來的蕭煜宗給聽了個正著。

    “朕比你個兒高,這還用質疑嗎?”蕭煜宗輕笑,“不服站起來比比?”

    “服,臣妾心服口服!”嚴緋瑤起身行禮。

    蕭煜宗闊步上前,伸手扶住她,“別來這虛禮,若真心服,就不要為前朝的事情操心。如今有件大事兒要你操心。”

    嚴緋瑤聞言一愣,“什么大事?比你的身世還大?”

    蕭煜宗嚴肅點頭,“大得多。”

    嚴緋瑤端正了身子,正襟危坐,“什么事?”

    蕭煜宗卻揮揮手,把殿里的人都趕了出去,他卻坐在她身邊,伸手把她摟進懷里,低頭在她臉頰上親吻,“帝王后嗣,你說是不是大事?”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