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685章 她是他的傻孩子

第685章 她是他的傻孩子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我不敢下車啊……”蕭明姝透過車窗簾子,做賊一般往外瞄。

    樓辰點了下頭,“你若不嫌棄,就把尺寸寫給下人,叫他們去買成衣,而后去客棧里換了,我們直接出城?”

    蕭明姝連連點頭,“乞丐服都穿了,還嫌棄什么?你太客氣了!”

    蕭明姝報上自己的尺寸。

    樓辰在一旁聽的心頭直跳……她胸圍有兩尺半嗎?看不出呢……

    她腰圍還不足兩尺?唔,看起來是不盈一握,纖細柔軟。

    樓辰臉上不動聲色,心頭卻紛紛擾擾,腦海里閃過無數畫面……

    “你臉怎么紅了?”蕭明姝扭過臉看他。

    “咳……”樓辰重重的咳了一聲。

    “該不會是昨天的毒沒有排干凈吧?”蕭明姝伸手又要摸他的額頭。

    樓辰卻伸手握住她的手。

    女孩子的手真軟,綿若無骨,手心一點點繭子都沒有,真是養尊處優的女孩子……這樣的女孩子,竟然不嬌氣,一個人跑出來,不哭不鬧的,還要闖天下?

    樓辰覺得好笑,握著女孩子的手卻沒有松開。

    蕭明姝抽了幾下,沒抽動,她狐疑看著樓辰。

    “傷口還疼不疼了?”樓辰掀開她的袖子,看著她的手腕。

    她手腕上的紗布還是他給纏的,纏的平整,還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早不疼了。”女子笑嘻嘻的說。

    “真的?”樓辰不知怎的,心底竟生出些惡趣味——他想捏一下,輕輕的捏她手腕一下。

    他竟惡劣的想看看她微微驚痛時,會是什么表情……

    女孩子純澈的眼神,叫他猛然驚覺,他的想法真是變態!

    他吐了口氣放開女孩子的手,車廂里的空氣,對他來說太緊張了。

    他不是沒有跟女孩子單獨相處過。

    但這樣狹小又密閉的空間,只有他們兩個人,這封閉的空間外頭,就是喧嚷的街道,來來往往的人群……

    樓辰手心里微微冒汗。

    蕭明姝像是一無所覺,也沒有什么不自在。

    她從懷里摸出一只小小的描花瓶子,瓶子口都磕掉了一塊兒,一看就是她撿來的瓶子。

    她倒抱著跟寶貝似得,時不時的還捏碎了點心,扔進瓶子里。

    若非已經確定她的身世,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她跟“當朝公主”聯系在一起。

    “你跟那幾個小叫花子說,你要去找你爹娘?”樓辰低聲問道,“是糊弄他們的托詞么?”

    蕭明姝一愣,抬頭看他,“不是啊,我就是要找我爹娘。”

    樓辰微微凝眸,蕭帝不是亡故了嗎?還有他的神醫皇后,不是隨他駕鶴西去了?難道他們沒死?

    “你爹娘在哪里?”樓辰眸色沉沉,緩聲問。

    “不知道啊,”蕭明姝笑著搖頭晃腦,“若是知道,就是投奔,不是尋找了。沒人知道他們在哪兒,或許我能找到呢。”

    “倘若找不到呢?”樓辰微微皺眉。

    蕭明姝笑的不以為意,“找不到就罷了,對我也沒有什么損失,反正我是逃婚出來的。”

    說到這兒,她猛地愣了一下。

    她猛地抬頭看了眼樓辰,似乎這才反應過來,她原先說自己是世家宗親過繼到皇室,假冒公主的庶女。

    如今又說自己出來找爹娘……好像這謊沒給圓上?

    但她很快就不再糾結了,撒沒撒謊,圓沒圓上,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瓶子里是什么?”樓辰也跳過了先前的話題,順口問道。

    “要看看嗎?”蕭明姝不等他回答,就倒過瓶子來,“呼——”

    她朝瓶子里吹了口氣。

    樓辰只覺的有什么黑色的東西一閃,他有點兒后悔自己問這問題。

    但為時已晚。

    細細的瓶口里爬出一只渾身長滿腳的蟲子,那蟲很長,黑漆漆的,渾身的腳爬動著,叫人的汗毛倒豎,雞皮疙瘩起了滿身。

    “蜈蚣!蜈蚣!蜈蚣!”樓辰要瘋了!

    那只好多腳的蟲子竟然爬上了他的小葉紫檀木茶幾,還要爬向他的茶盞,是不是要爬進他的杯子里?

    若不是旁邊那個看起來綿軟的女孩子,正笑嘻嘻的看著他——他現在立馬從車窗戶跳出去!

    這蟲也太恐怖了吧?

    “不是蜈蚣,這叫蚰蜒,蜈蚣的腿沒有這么長,且顏色比這個更黑。”蕭明姝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才不管它究竟叫什么!

    “回來吧,樓哥哥不喜歡你。”蕭明姝說著把瓶子放在蟲子的前頭。

    樓辰渾身緊繃繃的說,“它會那么聽你的話,再爬回去……”

    話沒說完,蟲子就當真,老老實實的爬回了瓶子里。

    它那一對對腳經過瓶口的時候,樓辰覺得他整個脊柱都是一麻……這么好看的小姑娘,她怎么有這種癖好?

    “蟲子很聽話的。”蕭明姝說。

    “嗯……”樓辰僵硬的嗯了一聲,只怕它們只聽她的話吧?他可從來沒見過這么聽話的蟲子。

    “世人都說蚰蜒有毒,但它是可以入藥的,所以毒和藥是同根同源。”蕭明姝一張皎白的小臉兒,認真又虔誠。

    樓辰想起剛才那么多腳爬過茶幾的樣子,渾身還皮麻著。

    他沒接腔,甚至不敢伸手去端杯子,不想碰他的茶幾。

    “你也覺得很惡心嗎?”蕭明姝忽然看著他問道。

    雖然她臉上還帶著笑,但樓辰覺得,不一樣了……她的語氣和先前并不一樣。

    她似乎隱忍著什么,試探著什么……

    他轉過臉,認真看她,“不,我只是有點怕,并不是覺得惡心。以前沒有見人玩兒過蟲子,以后見多了就不會怕了。”

    蕭明姝立時咧嘴笑起來,笑容如綻開的嬌花,“江湖果然比京都好!京都的小姑娘都說好惡心,她們怕卻不說怕,非要說蟲子惡心。這是偏見你知道嗎?她們生病的時候吃的藥、藥丸里,都有炮制過的蟲子,吃到肚子里,她們怎不說惡心呢?”

    樓辰伸出手來,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嘴角揚起幾分寵溺的笑。

    “你自己喜歡就好,不用在意旁人怎么說,也不必期待她們的理解支持。人不是為那個活著的。”

    蕭明姝歡喜的看著他,一雙明澈的眸子閃閃發亮。

    “你不覺得我很壞嗎?是個……壞女孩?”她坐近了些。

    樓辰收斂笑意,認真說道,“不覺得。正如你先前說的,我們每個人也許都做過不好的事,但并不能因此就說我們是壞人。看人,乃是從心看的。”

    蕭明姝笑容開懷,伸手拍了拍樓辰的肩,“樓哥哥,你人不錯,我喜歡你。”

    樓辰心頭一跳……這傻孩子,真單純啊。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