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705章 心底的悸動

第705章 心底的悸動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蕭明姝問:“我們現在出發去河間郡,大約什么時候能回來?”

    樓辰蹙眉想了想說:“我們要避過北燕人的巡察,找到那兩個賊人,逼問出結果,再啟程回來……最快也得后日了吧。”

    蕭明姝點點頭擺著指頭算了一會兒,她猛地揚起笑臉看著安瑞慈。

    “后日晚上我們回來的時候,你腿上的感覺也就更明顯了。到時候要不要繼續醫治,你也會有答案了,如今這會兒跟要保證,不如到時候聽憑你的感覺再做決定。”蕭明姝笑的自信而張揚。

    安瑞慈被小姑娘的笑容晃花了眼。

    樓辰立時上前一步,擋住他的視線,抬手握了握他的肩說:“為了盡快回來,我們就不逗留了,這就出發,你安心等著吧。”

    話音落地,他就帶著蕭明姝要離開。

    管家看的明明白白,知道樓爺是把這小姑娘看的跟眼珠子一樣,絕對不可能是送給他們家少爺的。

    管家既欣慰,又遺憾……這么滿是靈氣的小姑娘,若是真跟了他們家少爺,說不得他們家少爺的性子也就跟著轉了呢……

    “誒……敢問姑娘,我家少爺這幾日,飲食、生活上可有什么忌諱?”管家追問。

    蕭明姝腳步一頓,歪著頭想了想。

    她雖跟她娘醫治病人的路子完全不一樣,但怎么說,她也是打小看著她娘行醫問藥長大的。

    她也常聽她娘如何叮囑病人忌諱這些那些的。

    蕭明姝皺了皺眉,一時沒說話。

    管家心里七上八下的……還以為要忌諱的東西甚多、甚復雜。

    畢竟他家少爺平日里的“不良習慣”可是多不勝數,倘若一下子戒的太嚴苛,他家少爺捱得住嗎?

    管家擔憂之際,蕭明姝卻終于搜羅出了一條忌諱。

    “莫跟人生氣,萬事想開點兒,別鉆牛角尖。”她說。

    安瑞慈瞪大眼睛看著她,還指望她多囑咐兩句。

    管家也深吸了一口氣,屏氣凝聲的聽著。

    小姑娘卻是已經轉過頭,又邁步朝外走去。

    “沒了?”安瑞慈不可置信。

    管家更是目瞪口呆。

    安瑞慈嘀咕說:“先前那些光開藥,不治病的大夫,叮囑的忌諱那么多……什么不準飲酒,不準動邪念,不準這個不準那個……多得爺都記不住,這小姑娘上來就讓我的腿有知覺了,卻只叮囑這么一條?”

    管家緩過神來的時候,蕭明姝已經跟樓辰手拉手的走出小花廳的門廊了。

    管家眼皮子猛地一跳,“要不小人再追上去問問?”

    安瑞慈一擺手,“問什么問,你是信不過人家小姑娘嗎?別看她年紀小,還是個女孩子……”

    安瑞慈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腿……

    “她可是真有本事的……”

    管家連連點頭,暗暗心說:“我沒有信不過人家,剛剛追著人家要保證的不是少爺您嗎?只要您信得過就成……還有,您最好永遠別知道,這小姑娘究竟是如何治病的……”

    蕭明姝與樓辰離開安府之后,甚至連樓宅都沒有回,樓辰吩咐一聲,他要往河間郡去。

    他們來時乘坐的馬車就徑直往城邑門口去了。

    到了城門口,早有樓氏的馬車等在這里。

    不但有馬車,竟然還有一隊鐵騎隨行開路護衛。

    人雖不多,排場也不算大。

    但敏銳的蕭明姝卻是感覺到這一行人不同尋常的氣勢。

    她小聲問樓辰道:“這些人都是你的死士、精銳吧?”

    樓辰挑眉詫異看她一眼,他有些意外。因為這些人的打扮都是尋常的家仆打扮,唯一亮眼的不過是他們所騎的馬匹。

    這些馬都不是大夏的馬,大夏的南境更不可能有這樣精銳的馬匹。

    這是異邦奔襲能力最強的大宛馬,俗稱“汗血寶馬”。

    樓辰故意問:“你是說這些馬嗎?”

    蕭明姝卻詫異的看他說道:“馬是千里良駒,但人更厲害呀,他們若是放在戰場上,必定是以一當百,以一當千的精銳吧?”

    樓辰分外欣賞的看她,這小姑娘不是瞎蒙得,她是真懂。

    他伸手扶小姑娘上了馬車,在車廂里才點頭說:“是,這是我身邊精銳,以保我們可以更順利的到河間郡。你眼力倒是敏銳,他們衣著普通,也能看出他們本事不俗。”

    蕭明姝隨意說道:“人的本事又不是憑衣著看出來的,他們的氣場很不一樣啊,就和我哥哥身邊那些最精銳的侍衛差不多。我倒是沒想到,民間商賈也有這樣精銳的家丁護衛,看來樓氏在南境的勢力真是不小!”

    她隨口道出的幾句話,倒是叫樓辰心里一陣陣緊張。

    他原以為這小姑娘是心智單純,看什么都是簡簡單單的。

    卻是沒想到,她雖單純,卻也犀利……只怕再這么相處下去,他的底早晚得在她面前露餡了。

    樓辰目光落在蕭明姝臉上……他一定是瘋了,所以才會想:倘若他的底細被她知道,她又會是什么表情?什么反應?

    她會像逃開北燕太子一樣逃開?

    還是會仍舊像現在一樣,單純的留在他身邊?

    樓辰心底有說不出的悸動和隱隱的期盼。

    兩人是下午從南郡離開的,一路有樓家的精銳鐵騎護送開路,一點兒時間都沒有耽誤。

    期間幾次遇到北燕的騎兵,都是未曾盤問,就直接放行。

    樓辰馬車的速度,甚至都未曾減慢過。

    只有中間蕭明姝靠在樓辰肩膀上追著的一個多時辰里,馬車的速度略微減緩。

    這架馬車不是樓辰平日在南郡出行所用的,而是他出門辦事時乘坐的。

    馬車異常的寬大舒適,且有減震的裝置,乘坐其上非常舒服。

    蕭明姝睡著那一陣子,她甚至忘記了自己是在趕路的途中,夢中甚至還嘀咕說:“蘇姑姑,記得做桂花餅,還有鮮花餡兒餅給我……還有我的蟲子……”

    樓辰哭笑不得,她真是“愛蟲如命”,連做夢都不忘記喂她的蟲。

    他們順利過了河間郡的城邑大門,未經任何盤查。

    甚至他們進入城門的時候,早已經過了河間郡鎖閉城門的時辰,但因為樓辰提前派了人一路策馬疾馳,告訴守城大將,他今夜要連夜進城,給他留門。

    所以他順利進城之后,守城大將才叫人鎖閉城門。

    許是鎖閉生門那“吱吱嘎嘎”的聲響,驚醒了蕭明姝。

    她從樓辰懷里直起身子,揉揉眼睛,“咱們到哪里了?明日一早能到河間郡嗎?”

    樓辰微微一笑……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