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715章 走馬琉璃燈

第715章 走馬琉璃燈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哥哥若不為我做主,我這就回去找姨母!”樓欣欣在院門口哭著說。

    管家趕緊進來稟報,說表小姐受了欺負。

    樓辰狐疑得很,“在樓家院子里,她還能給人欺負了?別是沒事兒找事兒吧?”

    “看著不像,眼都哭腫了,嗓子也哭啞了。是半夏陪著來的,先前還找了府醫過去。”管家說道。

    提及半夏的名字,樓辰猛地抬起頭來。

    他說怎么不見半夏陪著那小姑娘過來,原來跑去樓欣欣那兒了。

    樓辰仍舊沒叫樓欣欣進來,他起身出了院子。

    樓欣欣倚在半夏的身上,哭得一抽一抽的。

    樓辰皺了皺眉,“怎么回事?”

    樓欣欣伸出左手,“那妖女,她……她放蛇咬我,表哥,你要為我做主啊!”

    樓辰眼神猛然一暗。

    半夏不由吸了口冷氣,暗道危險。

    樓辰呵的冷笑一聲,“你說誰是妖女?”

    “就是住在南邊兒客房院子里那女子!她竟然把蛇放在袖子里,誰知道她身上還放了什么毒蟲?表哥,你怎么會讓這樣的女孩子到府上來做客啊?”樓欣欣紅著眼睛問。

    樓辰閉了閉眼。

    連一旁的管家都暗道,不好,少主這是生氣了。

    “半夏,你沒事情可做嗎?我派你干什么?”樓辰問。

    半夏立即推開樓欣欣,飛快的福身,“婢子告退。”

    她溜得飛快。

    樓欣欣都沒來得及喊住她,“誒,半夏怎么走了,她還得給我作證呢!”

    “做什么證?你不需要人作證,管事兒都管到我頭上來了,這院里沒人能給你作證。”樓辰語調平平,不辯喜怒。

    常在他身邊的人才能明白,他這會兒乃是厭煩極了。

    “管家,把樓家的小姐送回去,告訴他們家家長,日后看好自己的女兒,別叫隨便跑出來,好歹是個大家閨秀,面子里子都丟了,跌份兒不跌份?”

    樓辰話音落地,樓欣欣連哭都忘了。

    她錯愕看著樓辰,“表哥你說什么啊?”

    樓辰轉身就走。

    樓欣欣要追,管家伸手攔住,“樓小姐,請。”

    先前還叫表小姐呢,這會兒已經改口成樓小姐了。

    樓欣欣一愣,“你……表哥你回來啊!”

    “這會兒是送走,再等會可能就是‘打走’了,別鬧得彼此臉上都不好看,到時候還得勞煩令尊親自過來道歉。”管家低聲提醒道。

    樓欣欣這才收聲,更摒住了呼吸,“那女孩子究竟是什么人啊?表哥竟然能為她做到這份兒上?他們認識多久了?”

    管家嘆口氣搖了搖頭,轉臉向一旁的丫鬟說:“回去以后,告訴你們家主子,樓家小姐的規矩是得好好教教了,少主的事情,也是能打聽的?還管到少主頭上了。若是不看親緣,今日這事兒會這么了了?”

    樓欣欣不忿的瞪著眼,丫鬟卻拉著她的袖子沖她連連搖頭,勸她別再多說。

    管家親自盯著樓欣欣上了馬車,又令人把她送出南郡的城門,才回來向樓辰復命。

    他正要說,樓欣欣已經被送走了。

    樓辰卻提著一盞走馬琉璃燈,緩聲問:“這個怎么樣,她會喜歡吧?”

    管家愣了愣,一時沒反應過來,少主這是要給誰送禮呢?

    這走馬琉璃燈,是遠交海外得來的貴重禮物,一點起來,因為熱氣,琉璃燈會自己旋轉,琉璃燈上繪有彩畫,緩緩的旋轉,煞是好看,照出來的顏色也是五彩斑斕的。

    只是這琉璃不結實,不敢摔,猛地一磕碰就碎了,所以這燈更顯矜貴。

    “我瞧著她應該喜歡,就當是給她的賠禮吧,她若不喜歡,再尋別的禮。”樓辰把走馬琉璃燈放在一方漂亮的黃檀木盒子里,拿著向外走。

    管家一拍腦門兒,這才反應過來:“少主這是要給那小姑娘送禮?”

    “不然呢?”樓辰好笑的問。

    管家眼睛轉了圈兒,“老奴剛剛去打聽了,早晨的時候,那小姑娘確實放蛇咬了表小姐。”

    樓辰腳步一頓,回過頭來看著管家,“所以呢?是她跑去樓欣欣的院子,放蛇咬人了嗎?”

    管家趕緊搖頭,“是在寧小姐所住的院子里,表小姐尋過去,要跟她搶人,搶半夏來著。”

    樓辰哼笑一聲,“搶半夏是假,她什么心思我不知道嗎?以后少叫她到我面前來,回去告訴我母親,提點著點兒她娘家人。”

    “是。”管家應了一聲,自己心里也有了譜,孰輕孰重,以后得掂量清楚。

    蕭明姝這會兒已經捉了一大瓶子的蟲子,花花綠綠的,她自己覺得煞是好看。

    至于旁人看她的眼光,以及好些人的退避三舍,她全然不放在心上。

    爹爹說過,她又不是為別人活得,別人怎么看、別人喜歡她還是討厭她,關她什么事?

    她做的事情,不傷天害理,不損人利己,她問心無愧,也就成了。

    樓辰尋到她的時候,她正盯著瓶子里的蟲子,嘴里嘀咕著那蟲子的毒性,有什么天敵克星……

    “晨起表妹失禮,惹你生氣,我替她向你賠禮。”樓辰把黃檀木的禮盒拿到她面前。

    蕭明姝一愣,搖頭說:“她是她,你是你,她惹了我,我也報復了她,兩不相欠,怎么你又送禮?”

    樓辰笑說:“你是我的貴客,誰在這兒惹你,都是我失禮,照顧不周。”

    “你還說叫我不要客氣,我覺得,樓哥哥現在就太客氣了。”蕭明姝敲了敲她的瓶子,一雙漂亮的眼睛緊緊看著瓶子里的蟲子,瓶里的蟲子,也看著她。

    “打開看看,你若喜歡就收下,不喜歡另說。”樓辰鐵了心要送禮。

    蕭明姝不拘小節,他這么執意,她便接過來,唰的打開蓋子。

    “呀!走馬琉璃燈!”蕭明姝驚呼一聲。

    她歡歡喜喜的把燈從盒子里提出來,在陽光下揚起臉兒,仔細的觀察了一番。

    “喜歡嗎?”樓辰問。

    蕭明姝連連點頭,“喜歡喜歡……”

    當初,宮里也有這么一盞燈,造型還沒有這個別致呢,上頭的畫也不如這個精妙,顏色不如這盞艷麗。

    但那會兒只有那么一盞燈,所以她稀罕的不行。

    可哥哥卻說要把那盞燈送給紀馡姐姐。

    蕭明姝有點兒舍不得,她也想要啊……

    哥哥卻看著她的眼睛說,“糖糖最乖,最知道哥哥的心,你不會跟紀馡搶的對不對?紀馡喜歡這些漂亮的東西,我家糖糖才不跟一般的女孩子一樣,你最喜歡那些厲害的,有毒的蟲子,對不對?”

    她覺得那一刻的哥哥,像極了阿娘故事里騙公主的老妖婆……

    且她從那以后就討厭人家說她乖。

    她本想打碎了那盞琉璃燈……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