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760章 兩碼事兒

第760章 兩碼事兒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樓辰深深看了安瑞慈一眼,他眼底有慚愧一晃而過。

    他一個好好的人,竟然需要安瑞慈開導鼓勵……真是汗顏。

    他從一旁侍衛身上拔出佩劍,在灑掃的干凈,又十分寧靜的院子里舞劍,劍光颯颯,英姿勃發。

    安瑞慈見狀咧嘴微笑,話音卻不免調侃,“樓爺真是沒有同情心,我在這兒廢著,你到跑到我面前來舞劍炫耀!”

    樓辰唰的,長劍從他身邊一掃而過,“你哪里廢了,我看人群里最努力,最上進的就是你。今日能多走幾步了?”

    安瑞慈咧嘴笑,“一口氣能走五步了!你能想象嗎?我從一個連坐都不能自己坐,需要被綁在椅子上的人,現在能自己站起來,還能邁上五步!”

    話音落地,安瑞慈就摁著輪椅,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樓辰收劍,凝神看著他。

    他走得不算穩當,每邁一步,旁邊的人都想沖上去扶住他,惟恐他栽個大跟頭。

    安瑞慈卻是咧嘴在笑,笑容比陽光更耀眼,“看見了沒有?一,二,三……六!”

    他數到六的時候,膝蓋一軟,雙腿承受不住上身的重量,人往地上栽去。

    一旁服侍的人箭一般沖上前,將他扶住。

    “五步半,有進步!”安瑞慈鼓勵自己,并獎勵自己一個花型的糯米糕。

    樓辰瞇眼看著他,若有所悟。

    安瑞慈如果害怕失敗,害怕摔倒,那他就不能站起來邁出第一步。

    正因為他已經到了絕處,再差不過如此,他拋開了顧慮,只看目標,向著目標奮勇努力。

    哪怕最后,他真的還是不能……回顧他努力過的每一天,走過的踉踉蹌蹌的每一步,大約也不會有遺憾了。

    樓辰覺得自己不厚道,好好的人,竟然用別人的傷痛來勉勵自己。

    心虛的他,特意留下來陪安瑞慈用了飯,下晌又陪他復健了一兩個時辰。

    蕭明姝帶著她的朋友去爬山了,原想著能回來看安瑞慈復健,可后來,她發現太高估了自己“這幾天”的體力,以及傅胖的耐力……以至于后來下山,她是被永柳給背下來的。

    她回到樓府的時候天都擦黑了。

    樓辰過了晚膳才從外頭回來,許是習慣了在用飯的時候“伺候人”,樓辰竟有些怕一個人在府上用飯。

    他琢磨著蕭明姝沒去安瑞慈府上,肯定也不能回來的那么早,必然不會在府上用飯。他特意錯過了晚膳的點兒才回。

    他剛一下馬車,有眼色的下人就上前道:“寧姑娘已經回來了,在正院兒里等著。”

    樓辰告訴自己,冷靜冷靜……還是忍不住心頭一熱。

    他闊步往正院兒去,進門前腳步略頓,清了清嗓子。

    邁進屋里以后,他頓時腳步一輕……

    那女孩子,竟然窩在椅子上睡著了。

    樓辰悄悄的上前,垂眸看著女孩子安靜的睡顏。

    在叫醒她,和直接抱她去睡之間,他猶豫了一瞬,立即抱起他。

    邁步之際,他卻心頭一頓,腳步拐了個彎兒——他原本是想把她抱回她所住的客房院落的。

    但鬼使神差的,他竟抱著女孩子,往他的內室小心翼翼的走去。

    不過幾十步的路程,他卻心跳加速,手心冒汗,仿佛做賊心虛。

    他的床寬大,檀木的床榻散發著原木清香,被褥鋪的綿軟。

    他小心翼翼的將人放了上去,屏住呼吸在一旁看著。

    女孩子閉著眼,眼珠子動了動,不知是在做夢,還是快要醒來。

    他到底是心虛,往后退的時候竟絆了一旁的幔帳,發出一聲動靜。

    床上的女孩子立時睜開眼,眼神迷蒙的看著他。

    樓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更感覺到一個異樣的沖動在慫恿他——他想親她,在她朦朧迷茫的小眼神中,抱著她,親吻她……

    “樓哥哥,”女孩子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我等你回來,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沒關系。”樓辰理智回籠,告訴自己不能沖動,“你睡吧,睡飽了再說。”

    “明日我先同你去看安瑞慈,把這幾天要注意的告訴他,其實也沒什么……無非還是那些。”女孩子打了個哈欠,“然后等我回來再去看他。”

    樓辰眼皮猛地一跳,“你是要去哪里嗎?”

    蕭明姝點點頭,“我去晏城玩兒兩天。”

    樓辰下意識就說:“晏城有什么好玩兒的?”

    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小縣城,確實沒什么好玩兒的。

    但樓辰說這話,絕不是因為晏城,而是因為要陪她一起去晏城的人。

    蕭明姝笑了笑,“因為紀文哥哥要去晏城探訪一位故人,我順便去探探那里會不會有我爹娘的消息。”

    樓辰勉強忍住內心的不悅,臉上的表情有點僵。

    蕭明姝解釋道:“我也沒有報很大的希望,有消息那是意外之喜,沒有消息,我就當玩兒了。”

    樓辰心中愈發不甘心。

    有些話就在嘴邊兒上,卻因為太害怕失去,而不敢說出口。

    “我……”樓辰飛快的措辭。

    蕭明姝打了個哈欠,往四周看了一眼,后知后覺的驚訝道:“這是樓哥哥的床帳吧,真是失禮了,我回去,明日再說吧。”

    她立即套上鞋子,鞋子穿反了也不在意,起身就往外跑去。

    樓辰身體的反應,比腦子還快。

    嘴巴不肯說出來的話,手卻直接拽住了——他把蕭明姝拉回到自己面前。

    蕭明姝遲疑的看著他,“樓哥哥還有事嗎?”

    “可以不去嗎?或者我……我陪你去?”樓辰看著女孩子的眼,說的異常認真。

    蕭明姝有點兒茫然,但她眼底更多的不是探究,而是隨性,“不用那么麻煩啦,樓哥哥是在擔心我的安危嗎?你放心,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先前差點被賣,那是我沒有經驗……再者說,有紀文哥哥一起呢,他功夫可好了。傅胖也帶了不少人手,我們會小心的。”

    樓辰口中泛苦,卻只得到女孩子一個讓他安心的笑。

    女孩子又打了一個哈欠,她今日爬山看來是累的不輕。

    樓辰說不出別的話,有心要送她回去,可這里是樓家宅院內……他松開手,看女孩子快步跑走。

    他忽然沒了力氣,在安瑞慈的宅院里鼓起的滿腔熱血,這會兒也都降溫冷卻。

    “或者應該放棄?”樓辰問自己,“畢竟想要娶一個人,和想要站起來,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