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家王爺他有病 > 第793章 如何作死

第793章 如何作死

作者:墨涵元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我家王爺他有病最新章節!

    紀文聞言,立時劇烈的咳嗽起來。

    傅胖趕緊給他撫胸拍背的順氣,“你別急,別急嘛,糖糖不許,已經把他攔下來了……”

    “然后呢?”紀文追問,這不是攔下來就沒事兒的事情呀,北燕人在外頭圍著,叫囂著,不跟他們硬碰硬,也總得有后招吧?

    傅胖輕咳,往后……往后他就回來了呀,人家兩個人那么甜蜜般配的,他跟著去眼饞,受折磨嗎?

    “你別急,我這就去打聽,聽樓辰話里的意思,好像是宣城本地的官員已經來了,都在外頭做和事佬呢,說不定就把干維勸走了。”傅胖說。

    “你趕緊去看看,干維豈是那么容易善罷甘休的人?他是北燕太子身邊一員虎將,本身就極有傲氣,如今又確知糖糖就在這院兒里,只怕他不見到糖糖,沒人能勸走他。”紀文瞇眼說道。

    “他見不到糖糖不肯走?我看他是見到了糖糖更不肯走吧?”傅胖氣得從地上蹦了起來。

    “你去看著點兒。”紀文嘀咕,“原來我昨日遇見的就是干維的人……”

    傅胖沒細聽他又嘀咕了什么,也顧不得自己前往是不是會繼續討人嫌,是不是又要看到樓辰與糖糖親密,扎的他心肝兒脾肺腎都疼……他義無反顧的朝前院兒去。

    走到半路,他就聽見前院兒里頭喧嚷熱鬧的聲音,還有丫鬟們上酒上菜的聲響。

    甚至酒菜的香味兒都隨風飄散過來。

    傅胖腳步一頓,瞪大了眼,不會吧?樓辰來這套?他看起來可不像是會用“懷柔之策”的人啊?

    難道是他當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在糖糖面前,他威風八面,硬氣的不行……糖糖一不在,他就露出了卑躬屈膝的樣子?

    傅胖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思很小人!很卑劣!

    但他就是懷揣那么一點點的盼望,盼望自己能看到樓辰的“真面目”,好告訴糖糖知道,他樓辰根本不是像表面那么威風,那么剛硬的!

    是,近十年來,大夏是走了懷柔的路子。

    齊國的國力是越發強盛……

    但他樓辰,不過就是齊國的一個區區六皇子而已,他豈能在霸氣上,蓋過大夏的皇帝蕭睿嗎?

    誰不知道,糖糖自幼最崇拜的就是她爹爹,先皇蕭煜宗。

    偏蕭睿的性情,不怎么像先皇,而且他多約束糖糖,告訴她這不該,那不行……惹得他們關系好的朋友都知道,糖糖一直想回到先皇的身邊。

    剛接觸樓辰的時候,傅胖就覺得,樓辰給他的感覺似乎有些熟悉。

    越接觸越發現,原來樓辰在某些方面,是有些肖似先皇的……

    傅胖暗戳戳的想,樓辰必定是懷著險惡用心,故意模仿先皇……他這么琢磨著,沒走正門正路,而是拐到一旁的林子里,摸索著野路子,憑著方向感爬上了一座假山。

    傅胖找的這地勢不錯,從這兒剛好能看見院子里頭的宴席。

    院子里頭設了十幾桌的酒菜,烏壓壓坐下的果真都是北燕的人馬。

    看起來能排的上號的領兵,頭目,官長……全都被請進來坐席了。

    傅胖在假山上伏低了身子,瞇眼看著院子里頭。

    院子里觥籌交錯,他離得遠,只能看見里面的人吃的開心,笑的開心,卻全然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

    “那不是干維嗎?他果然被樓辰請進來了!”傅胖捶了下身子底下的山石,恨恨說道。

    干維和身邊兩三副將被請到了正廳里頭,正廳里頭坐著好些大夏的官員,算是陪客。

    傅胖瞇眼看了半晌,就算屋子里光線沒有外頭明亮,他也該看見樓辰了?

    可看了半天,并沒有看見樓辰的身影。

    “他這是玩兒什么把戲呢?他把人請出來,自己并不出來?”傅胖嘀咕。

    沒能看見樓辰卑躬屈膝、笑臉迎人,他似乎有點兒失望,同時他也愈發好奇樓辰到底是在玩兒什么把戲。

    傅胖正狐疑之際,忽然聽到院子一角傳來鼎沸人聲。

    他立即轉臉看過去。

    “唉!”傅胖急得直嘆氣,他趴伏的這個位置,剛剛好有株繁茂的桂花樹,把他要看的那方向擋得嚴嚴實實的。

    他只能瞧見院子里的人,一桌兒接一桌的站起來,都向著那方向望著,拍掌歡呼,似乎還有祝賀之聲。

    “那兒究竟是有什么好戲?樓辰玩兒什么花樣?”傅胖急的脖子伸的老長,他只埋怨自己平日里吃的太多了,只把脖子都吃的粗短了,若是能再長上幾寸,也能看的更清楚些了吧?

    他身子探出去的太多,險些一腦袋從假山頭兒上滾下去。

    他嚇了一跳,趕緊退回來趴好,再抬頭之際,干維還有那一行官員,竟全都從屋子里迎了出來,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廊底下。

    傅胖皺著眉頭,盯緊了底下的情形。

    他屏住呼吸之際,回廊那頭,被桂花樹擋住的地方,漸漸走出一行人來。

    走在最前頭的,是長身玉立的樓辰,而落后半步,跟在他身邊的竟然是……

    “媽呀!作死啊!”傅胖低罵一聲,又差點一腦袋栽下山去。

    他咬住自己的下唇,咬的生疼,才生生遏制住想沖下去拼命的沖動——站在樓辰旁邊的不是旁人,正是他的糖糖啊!

    “樓辰你真是作死!你竟然不把糖糖藏起來!非但不藏起,還把她領到干維的面前?你是想如何?想把糖糖獻給干維邀功嗎?”

    傅胖子咬著牙,含混不清的嘟囔著,看他的樣子,似是要去啖樓辰的肉,飲樓辰的血似得。

    干維說了什么,他聽不見,但他清楚明白的瞧見,干維恭恭敬敬的拱手,朝樓辰和他身后的女子躬身行禮。

    樓辰似乎沒叫他起來,直接越過他進了屋子。

    干維和一行官員尷尬的立在廊間。

    官員們為緩和氣氛,說了幾句什么,正要與干維相互做請,也進去屋子時,黃興命人抬著個木板子過來了。

    木板子上趟著個人,蓋著白布。

    傅胖子吸了口氣,憋在胸腔未能吐出。

    緊跟著后頭又抬來兩個木板子,同樣的躺著人,蓋著白布。

    傅胖頓時覺得眼熟……他見過,在角門處的院子里!是他所辨認的那兩具尸首,被野獸啃的看不出原貌那兩人!

    那兩人是紀文的隨從,樓辰把人抬到這兒干什么?

    木板子往地上一放,黃興叫人把上頭的白布一掀——呵,院子里一片吸氣聲。

    空氣霎時間凝結成冰。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