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穿越毒妃狠角色 > 第475章 兄妹聯手

第475章 兄妹聯手

作者:團團崽崽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穿越毒妃狠角色最新章節!

    突兀間,蘇遙就站在原地,她側頭看著滿臉堆笑的牧樂。蘇遙面無表情的說道,“那牧樂世子還是找錯了對象。倘若王爺同意云舒公主嫁進楚王府,那么本妃作為楚王妃自然是會好好善待。”

    牧樂點點頭,“本世子知道這個理,就是想要提前和楚王妃說一說。”

    那語氣充滿了勢在必得。

    這種感覺,讓蘇遙極其的不舒服。

    她不再回應,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沒多久,蘇遙和牧樂就已經站在了涼亭的后面。蘇遙放眼望去,在周圍的燈光照射在水中倒影出來的光照亮了整個涼亭。而在涼亭之中的確是站著兩個人。

    才是看片刻,女人就突然間撲進了男人的懷中。而男人起初的不愿,最后也是深深的抱緊了女人。

    “抱在一起了!”牧樂很是意外的說道。

    蘇遙深深的看了幾眼,她越看越覺得奇怪,因為那個身影實在是不像是段白宴的。

    “楚王妃,你在想什么?”牧樂的語氣充滿了幸災樂禍,甚至還帶著幾分看好戲的笑意。

    蘇遙冷笑一聲,看著牧樂說,“牧樂世子似乎心情很不錯?”

    牧樂歪著頭,依舊是笑著,“是嗎?”

    蘇遙厭惡的說,“牧樂世子,本妃不知道你們穆宇部落男女情愛是怎么表達,但是在萬恭國,女子如此主動私會那可是要浸豬籠的。”

    聞言,牧樂蹙起眉頭,很是好奇的問,“浸豬籠?”

    蘇遙勾嘴一笑,詭異的說,“就是將人捆綁起來塞進裝豬的籠子里,然后丟進湖中,直到沉到水底淹死。”

    那瞬間,牧樂瞳孔緊縮,臉上的笑意是蕩然無存,“為何本世子從未聽過萬恭國有這樣的懲罰?”

    “牧樂世子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很,因為這是民間的作風。但凡女子被浸豬籠,就會被冠上不貞的罵名。”蘇遙居高臨下道,“牧樂世子,本妃現在是提醒你,盡管云舒公主多么喜歡王爺,但還是不要這樣做才好。”

    語罷,蘇遙就已經準備轉身離開的意思,“而且呢,王爺是什么樣的,本妃清楚的很,那涼亭中的男人可是消瘦了些。”

    眼瞧著蘇遙面色淡定的離開,牧樂頓時哈哈笑了起來,他拍手叫好,“楚王妃當真是慧眼識珠,聰明絕頂啊。”

    話落間,牧樂就已經閃到了蘇遙的面前。

    蘇遙不能展現自己會武功的事實,她故作驚嚇了下,便是后退了幾步。

    “怎么辦?本世子似乎對楚王妃越來越興趣了。”牧樂已經伸手想要去摸蘇遙的臉。

    “放肆!”蘇遙怒目一瞪,拍開了牧樂的手。

    “楚王妃那么緊張做什么,本世子只是發現了楚王妃頭發上有片葉子而已。”牧樂完全是沒脾氣的樣子,他再抬手的速度便是快了些。

    蘇遙想要避開的時候,只見牧樂手中當真是出現了片葉子。

    而就是在這個瞬間,旁邊傳來了怒斥聲,“你們在做什么!”

    蘇遙和牧樂聞聲望去,就看見段白宴和云舒站在一起,身旁還跟著一堆的人,他們集體站在了不遠處,正望著他們二人。

    蘇遙見狀,登時蹙眉,她知道自己掉了陷阱。再去看涼亭那邊,卻發現那邊已經是空無一人。

    “王妃!”阿七不知何時從假山后跑了過來,神色凝重。

    阿七站在蘇遙的身邊,沖著段白宴行禮。

    段白宴臉色也是有些難看,他盯著阿七問道,“為何沒有在王妃的身邊?”

    “屬下在等王妃的時候發現有個可疑之人,便是追了去。”阿七如實回答。

    “可疑之人?這太子府戒備森嚴,倘若真的有可疑之人,難不成太子府的士兵發現不了嗎?”云舒冷冷的反駁道。

    段白宴余光看了云舒一眼,很是不悅。

    “云舒,你在做什么?”牧樂眼一沉,好似在發怒。

    “兄長,云舒還未問你呢,方才你在對楚王妃做什么?”云舒生氣的問。

    “本世子只是恰好與楚王妃碰見說了幾句話而已。”牧樂冷酷的說。

    “既然是說話,為何你還要動手動腳?”云舒說話越發的大咧。

    蘇遙不語,望著他們兄妹的對話,她將方才的事情重新在腦子里掠了一遍,才知道這分明就是他們兄妹刻意安排的。

    “遙兒,到本王的身邊來。”段白宴不辨喜怒的說道。

    蘇遙面無表情,無聲的走到了段白宴的身邊。

    而在段白宴身后站著的司徒鈺兒和劉子欣看見方才那一幕的時候,也是紛紛震驚不已。她們奇怪的同時也覺得很是蹊蹺,但內心卻是希望這是真的。但一見段白宴的反應,她們就知道事情不會那么草率的了結。

    既然如此,她們也是很默契的不開口說話。

    若是云舒公主執意如此,只會得到段白宴的厭惡,那么云舒公主進楚王府的機會就會越小。

    這時,云舒便是對著段白宴說道,“楚王爺,若不是本公主拉你來這邊走走,楚王爺你又怎么會看見你的楚王妃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呢。”

    那邊的牧樂絲毫不將自己當做局中人,揚著嘴角,靜靜的看著。

    “原來是云舒公主拉著王爺來這里找到本妃的?”已經站在段白宴身邊的蘇遙冷著臉,面向云舒,冷酷的問。

    “是。”

    “云舒公主知道本妃一定在這里和你的兄長在一起?”

    “不是,本公主也不知道你為何與兄長在一起。”

    “好了云舒,本世子與楚王妃根本就沒有什么,你休得在這里胡言亂語,免得讓楚王爺和楚王妃之間產生什么誤會。”牧樂莫名說道。

    “這有什么!又不是本公主一個人看見的!”云舒不依不饒道,“兄長,是不是楚王妃主動找的你?”

    “云舒公主,注意你的言辭。”段白宴臉色陰戾,“諒你是萬恭國的貴賓。”

    原本得意的云舒聽到段白宴這話的時候,那臉色頓時有些發白。

    這回是蘇遙得意的笑了,“云舒公主,你也未必太大驚小怪了,正如你的兄長所說,我們只是恰好碰見而已。我們會在這里,無非也是聽到牧樂世子的人說云舒公主在涼亭里呢。”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