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盛寵無雙:傾凰世子妃 > 第418章 光天化日好刺激

第418章 光天化日好刺激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盛寵無雙:傾凰世子妃最新章節!

    第418章 光天化日好刺激

    “我從未見過像你這般卑鄙無恥的人!一邊愛著她,一邊又千方百計算計,還打算用她做交易,換取你的皇位嗎?”

    趙思齊被她揭穿,臉上一陣發白,但很快就恢復如常。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他有些激動,大聲控訴道,“是她先利用我,背叛我,我怎么能容許這樣的女人存在!”

    夏梨落冷冷地看著她,譏誚道:“你們私自將她關在宮里,有問過她的意見嗎?她只是想辦法逃出去而已,大周才是她的家!現在你來指責她,是怪她拋棄你吧!”

    趙思齊臉色越發難看了,他埋藏在心底的那種畸形的愛戀徹底暴露在她面前,讓他無法忍受。

    “夏梨落,本王原本不想殺你,是你逼我!”

    話音剛落他已率先動手。

    男人永遠有辦法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更強。他們很少會記得,眼前的弱女子其實修為不弱。

    趙思齊已經惱羞成怒,全無理智。但他的修為和技能也因為憤怒而徹底被激發,達到了巔峰狀態。

    只可惜,他碰上夏梨落,一個已經將曦月神功煉到最高階的人。

    比起一個月前兩人落難共同抵御殺手時期,夏梨落的修為明顯又上了一大臺階。

    趙思齊應對吃力,心里暗暗吃驚。他沒想到她會進步這么神速,好像天生就是修行的料。

    他修的土系功法,按理是水系的克星。然而夏梨落的曦月神功雖以水系為主,卻是全屬性的,根本不受他的制約。

    但他的功法驚天動地,倒是將船只毀了個徹底。

    不過,即便他沒有摧毀,景玹帶著人也會將他們的船毀了。

    就在趙思齊怒起,與夏梨落戰作一團時,船底突然塌陷,床架連同床上的人瞬間掉落。他看見了,卻無力挽救,眼睜睜看著楊青璇再次被救走。

    夏梨落也不戀戰,知道他收下奇人多,兵也多,還有許多像陰兵那種怪物,所以一掌將他擊中,得手后立刻撤了,順手又摧毀了他幾艘船。

    阿離從外面進來,驚慌地接住被擊飛的趙思齊,驚恐問道:“王爺,你怎么樣了?”

    “追,追!”趙思齊指著夏梨落消失的方向,胸口涌上一股氣血,忍不住噴了出來。

    阿離私心并不愿追回那個人,遲疑了一下,才吩咐手下人去追。

    然而,他們的船只多少都被損壞,只有幾艘可用,實在不宜分出兵馬追人。況且,人少了,追上去有何用?

    趙思齊冷靜下來,也知不可再勉強,嘆了口氣,不甘心地下令回程。

    夏梨落重新救回母親,又幫助偌莫清理了島上那些雜碎,這才重新乘船離開。

    上船后,景玹要回了那塊石頭,然后就把自己關進艙里。

    夏梨落知道他馬上就要面臨月圓之夜的考驗,猜想他是寄希望于那塊石頭;蛟S,用神石的力量可以助他抵抗住體內熱毒呢?

    她幾次去送飯,都看他在運功,企圖吸收靈石的上古神力。

    想到司徒明心說的話,夏梨落也有些擔心,將飯菜擱在桌上,轉頭看他。

    他盤腿坐在床上,面前的靈石懸浮在半空,散發著五彩光芒。他的周身也被籠罩上淡淡的紅色光芒,有些詭異。

    突然,他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渾身在顫抖著,雙眼驀地睜開,眼底通紅,像有一簇火焰燃燒著。

    夏梨落心里一驚,急忙上前問道:“子珺,你怎么了?”

    景玹像隱忍著什么,渾身顫抖得厲害,而靈石的光芒越來越亮,如一束光直射他的雙眼,讓他眼中的神色愈發詭異起來。

    “子珺?”

    他忽然伸手一探,強大的吸力將她拉到近前。夏梨落不防,被他抓到跟前,嚇了一跳。

    四目相對,他眼中有魔怔的跡象,仿佛不認得她了,那種要吃人的樣子看起來極為恐怖。

    “子珺,你到底怎么了?”夏梨落驚恐,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脈象紊亂,有一股極強的氣息在體內亂竄,像要找出口噴薄出來。

    景玹目露兇光,理智卻讓他知道,眼前的人不能傷害。

    “一定是這塊石頭讓你走火入魔了!”她伸手去抓那塊石頭,卻被他一掌打開。

    “你不能再練了!”夏梨落和他較上勁了,兩人爭奪著那塊石頭。

    景玹有一瞬清明,紅著眼說:“我一定要突破,我不想每個月都依靠你,喝你的血!”

    夏梨落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為什么……喝我的血?”

    腦中閃過幾個片段,前幾次,他發作時,喜歡趴在她頸肩咬她。

    天吶,他那時是在吸血嗎?為什么她的血可以控制他體內的毒?

    不容她細想,景玹已經陷入瘋魔狀態,搶走那塊石頭,又給了她一掌。

    夏梨落被他一掌擊中,撞到壁上,發出一聲巨響。

    兩人在船艙里打得天翻地覆,驚擾了外面的人。梅若雪生怕夏梨落受了欺負,就要沖進來。葉柔攔住了她。

    “你進去沒用,只會被波及!

    梅若雪不聽,推開她,“我不能讓梨落受人欺負!”

    葉柔扯了下嘴角,“就算你進去了也沒用!

    她當然不會聽,沖了進去。船艙里,兩人糾纏作一團,那姿勢,已然不是打架的樣子。

    梅若雪看得一愣,臉色噌的一下變得通紅。剛想呵斥景玹,卻聽夏梨落羞惱地喝道:“出去!不許進來!”

    她見夏梨落被壓在身下,也不敢細看,只當他們之間不同尋常的互動,紅著臉出去。又不放心她,便站在門外聽著。

    司徒明心笑嘻嘻地站在一旁看她,還給她出主意:“梅姨啊,你這樣光聽又看不見,多沒趣?要不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看得一清二楚,怎樣?”

    “小丫頭片子,小小年紀,知道什么?”

    “嘿,我怎么就不知道了?人家在那個嘛!彼就矫餍男Φ靡荒槙崦,又說,“不過,現在光天化日,梨落姐就和他……嘿嘿……好刺激哦!

    梅若雪越聽越不對勁,這么傷風敗俗的事,若是楊青璇看到了,一定會被氣死。不行,她得去阻止,不能讓小年輕亂來。

    剛才是被嚇到了,又被夏梨落一吼,就退了出來。這一次,她可不能妥協。

    梅若雪再次沖了進去……

    夏梨落好不容易將那塊石頭奪了過來,卻被他壓在身下。那雙通紅的雙眸,像盯著獵物一般盯著她。

    她忽然害怕起來,怕他又來啃她,吸她的血。那樣的情景想起來就覺得詭異,恐怖。

    沒了石頭,景玹的魔怔狀態似乎好了許多,只是眼中的迷茫并未完全褪去。慢慢的,那種瘋狂淡了下來,卻有一種異樣的情緒流轉。

    “子珺,你不能再練,這石頭雖然擁有上古神力,但你會承受不住,只會讓你走火入魔!

    她的眼眸好漂亮,眸光流轉,清澈水靈。景玹只覺得體內那股熱量并沒有完全歇下去,只是大腦從混沌狀態蘇醒,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

    “我知道了,只是想試一試!彼霌沃碜,眉間糾結,聲音暗啞。

    而且……

    他也沒有起來的意思。

    夏梨落也終于意識到如今的狀態,不同于剛才為爭奪那塊石頭時的糾纏,兩人此刻更像要發生點什么。

    心跳猛地快了起來,手心也滲了點汗,將手心里的石頭也握濕了。

    眼神有些飄忽,不敢去看他充滿欲望的雙眸。羞怯地側過臉,小聲說:“你,你快起來!

    景玹的心被撓得癢癢的,緊盯著她緋紅的臉頰,忍得難受。

    或許是方才走火入魔的后遺癥,他的自控力弱了許多。

    總覺得她身上有股香甜的味道深深吸引著自己,讓他欲罷不能。

    “梨兒……”

    每次他這么叫她,都會讓她的心酥酥軟軟的。夏梨落知道要發生些什么,心里緊張得不行,害怕,又隱隱有些期待。

    看著他的俊臉慢慢靠近,她有些不知所措。

    拒絕他,還是……

    腦海里兩個想法激烈沖突,還未等她做出反應,大門“砰”的一聲被撞開。

    梅若雪怒聲喝道:“你干什么!你敢欺負她!”

    景玹在她一掌拍過來時,就已翻身躲開。夏梨落也趁勢起來。

    “梅姨,他沒有欺負我!彼泵r住梅若雪,眼神示意他出去。

    景玹不想和她動手,冷著臉走了出去。

    梅若雪被夏梨落攔著,又氣又急,轉過頭盯著她,嚴肅地說:“梨落,女孩子家,一定要自重,你怎么能和他……”

    “我沒有……”夏梨落小聲辯解了一下,對上她慍怒的眼神,知道自己的辯解完全沒有一點說服力,就自動閉了嘴。

    梅若雪有些失望,又拿她母親說事。

    “當年你母親看上那人,有權有勢又如何?還不是負心漢一個?你還年輕,怎么能走你母親的老路?若是你和他發生了什么,有了牽絆,將來只會對你不利!

    夏梨落硬著頭皮聽完,這才說:“景王是景王,他是他,就算……”

    她想說,就算他想對她做什么,她也是心甘情愿的?蛇@話說出來只會讓梅若雪更生氣,她想了一下,沒有說出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