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先婚厚愛:霍先生盛愛來襲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我看你是真的瘋了!

第九百一十七章 我看你是真的瘋了!

作者:一泓星湖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先婚厚愛:霍先生盛愛來襲最新章節!

    盛心雅一直往前跑,根本就不敢回頭。耳畔全是風聲和海浪的聲響,樹林里還有不知名的蟲子的叫聲,她怕被人發現自己,所以也不敢開手機的手電功能來照明,就只能摸著黑一路往前跑。

    長這么大,她從來都沒在這樣的環境下待過,更沒有在這樣黑漆漆的樹林里逃過命。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跑了多遠,又跑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滿身的大汗,也不知道那是熱的,還是因為太過擔心和害怕所致。

    “嗚啊——”

    一聲尖利的輕叫,在身后突然響起。

    盛心雅心上一顫,身形猛地一抖,驚慌失措之下,踉蹌著摔倒在地上。

    痛吟聲即將脫口而出,被她伸手一把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膝蓋好像是磕到石子了,疼得她眼淚都滾落了出來。

    待膝蓋上的痛意稍稍緩解了一些之后,她爬起來還想再跑,腦子里卻突然閃過母親剛剛匍匐在地上的身影……

    母親說她的腿傷了、走不動,讓她先走,然后母親便往回爬了回去,一直就沒再回過頭。母親還說,她在那里給她擋著……

    她的心臟猛地一縮,然后就咬牙爬站起來,掉頭往剛剛和母親分開的路上跑回去。

    盛希安他們找來了,母親那個樣子……怎么跑得掉呢?母親說的話,她都還記得,可她還是想回去看看母親。要是……盛希安他們并沒有將母親怎么樣的話,母親要是還好好地待在那里的話,她就帶著母親一起走。

    雖然,她之前是惱恨過母親,可那到底是自己的母親,不是別人。

    直升機的轟響聲越來越大響亮了,也慢慢的有了光亮,盛心雅就知道自己離小路口越來越近。

    越是靠近,她的動作就慢了很多,腳步也輕了許多。

    突然一聲凄厲的痛叫聲傳來,讓盛心雅的腳步不受控制地晃了一晃。

    那聲音……不是母親的嗎?

    她深吸了一口氣,找了個相對隱蔽、但又能看清前面小路路口空地上的情形的地方,透過樹木間的空隙,她看到了礁石后面的空地上的人。

    盛希安他們……還沒走。而母親,孤零零地一個人站在山崖邊上,而她的手腕上,正插著一把匕首,有鮮紅的血液從母親的手腕上汩汩流下……

    她驚得瞪大了眼,心痛又憤怒。母親都這樣了,盛希安他們都還不放過母親嗎?他們非要這么狠嗎?一大群人欺負一個中年女人,那算什么本事?

    可是,她卻不敢出去,因為母親給她說過,要她一直跑、別管她,不然就是對不起她。

    而且……她內心里也是怕的。

    就算她不顧母親的意愿沖出去了,她的下場,可能也只會跟母親一樣。因為,盛希安一直都看她不順眼。

    而這邊,羅佩蓉因為那把匕首的慣力,整個人往后跌腿了兩步,堪堪站了懸崖邊上。她腳下的小石子,被她踢落了幾顆下去,跌進了身后的海水里。

    那晃動著的身子,讓盛希安和霍紹庭等人都是一驚,生怕羅佩蓉就那么掉落了下去。

    好在羅佩蓉到底還是站穩了。可是,他們卻不敢貿然上前,就怕把羅佩蓉逼急了,她到時候跳進海里。

    羅佩蓉堪堪穩住身形,震驚地看著自己的手腕,好半晌之后才回過神。她回頭看了一眼身后浪花聯翩的海水,然轉過頭憤恨地看了一眼剛剛朝自己扔匕首的阿忠,然后就看向了盛希安。

    此時,她的臉色因為疼痛而變得慘白難看,眉心緊緊地皺成了一團。她用力地大吸了幾口氣,可手腕上的痛意還是沒有消散,反而有越來越痛的趨勢。

    盛希安也是驚訝的,沒想到阿忠會突然出了手。不過,她也并不會因此而同情羅佩蓉。要不是羅佩蓉剛剛張牙舞爪的拿著匕首朝她走來,阿忠也不會這樣對她。

    “我說得有錯嗎?”羅佩蓉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反而還被徹底激怒了,她像是看仇人一樣的看著盛希安,尖利的嗓音帶著顫,“要不是因為她,我就不會是現在這樣!如果沒有徐慧茹,徐良就是我的!他就不會被徐慧茹那個賤人給迷惑!”

    “徐良根本就對你沒有那種意思!”盛希安也怒了,看著面前不遠的那個幾近癲狂的女人,她冷聲說道,“他和我媽媽互相喜歡,要不是你,我媽媽就不會和徐良分開!徐良也不會有這樣的人生!”

    “徐良的人生怎么了?”羅佩蓉反問道,“不好嗎?他這些年來從來沒有工作過,全是靠我養著!我給他錢,他不愁吃穿,他的腿還是瘸的!可我從來沒嫌棄過他!我還給他生了一個那么可愛漂亮的女兒!他簡直就是人生贏家!他的人生,差了嗎?”

    聞言,盛希安既覺得震驚,又覺得可笑。這,就是羅佩蓉的理解嗎?徐良頹廢了二十多年,在羅佩蓉看來,那就是很好的人生?就因為沒有出去上過班,也沒有為錢發過愁?

    可是,那是徐良想要的生活嗎?她問過徐良的意見了嗎?就算她想要得到徐良,可她為什么要害母親?母親有什么錯?

    難道,這就是羅佩蓉所謂的愛?

    呵呵——

    真是笑話!

    “那我媽媽有什么錯?你既然都已經得到徐良了,為什么還要來摻和進她和盛時強之中來?你就那么見不得她好嗎?”

    羅佩蓉一點愧疚之色都沒有,輕飄飄地說道:“徐良恨她,我自然要替他完成他所有的愿望,不是嗎?再說,徐慧茹過得不好,我不就開心了?一舉兩得的事情,我為什么不做?”

    盛希安怒叱道:“我看你是真的瘋了!”

    羅佩蓉眼神一暗,然后就兇狠地瞪著她,“對!我就是瘋了!從我愛上徐良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瘋了!他是我的命!他只能屬于我!”

    說完,羅佩蓉又低低笑出了聲。此時此刻,她的手腕和傷著的腿,已經讓她整個人的痛覺神經都麻木了。她,已經感受不到痛。

    不對,她是痛的。那是從心臟最深處傳來的痛,痛得撕心裂肺,痛得她滿心悲涼卻又無處宣泄。她明明很難過,可她的唇角上卻矛盾地勾著一抹笑。

    “盛希安,想知道我為什么會那么恨你那個賤人媽嗎?”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