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 > 第828章 老公,我太生氣了

第828章 老公,我太生氣了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最新章節!

    第828章  老公,我太生氣了

    看到南綰這樣,厲南亭心疼的要死,責怪自己沒能早點找來,若是自己再早來一點,南綰也許就會少受點傷。

    厲南亭抱著南綰出了小巷子,走了好遠才走到自己的車旁。

    這邊小巷子很多。

    他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南綰的。

    等他把南綰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

    南綰被送到了搶救室進行緊急搶救。

    她身上的傷很多。

    那群小太妹,甚至拿了水果刀,在她胳膊上劃了許多口子。

    警察很快趕了過來。

    他們過來調查南綰的傷勢。

    若是南綰傷的很重,那群小太妹就不是拘留的問題了。

    兩個小時后,南綰被轉入了病房。

    她還昏迷著,兩只胳膊上都纏滿了紗布,額頭上也是,臉上擦傷很多,還有左手手指,五個手指全部被踩骨折了。

    南綰這傷,至少要休息一個月。

    而且手指上的傷嚴重,兩三個月內估計沒辦法畫設計稿了。

    顏沫來的時候,南綰還沒醒。

    警察沒辦法做筆錄,便先回去了。

    不過他們拿到了醫院的驗傷報告單。

    南綰這傷足夠對方那幾個主謀坐牢了。

    “怎么傷成這樣?”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南綰時,顏沫也是嚇了一跳,她沒想到南綰會傷的這么重。

    看到南綰這情況,顏沫氣的狠狠踹了凳子一腳。

    厲南亭:“……”

    “這幫小太妹也太過分了,居然敢把我的人傷成這樣,這是當我死了?”

    顏沫氣的不輕,立刻給厲北承打電話,“老公,我太生氣了,這事你必須幫我處理,要那幾個小太妹多坐幾年牢!

    厲北承還在公司,聽她氣成這樣也很生氣。

    這些人一天天不安分就知道欺負他老婆。

    于是,太子爺把這事扔給了秦助理去做。

    厲南亭一直在旁邊看著,驚愕的不行。

    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他家大嫂的脾氣。

    他家大嫂真發起脾氣來,連他大哥都不敢說一個不字。

    南綰要明天才能醒。

    厲南亭沉默片刻道:“大嫂,你先回去吧,我在這守著!

    顏沫回頭看了他一眼,“當然是你在這守著,是你追媳婦,還是我追媳婦?”

    厲南亭:“……”

    “南綰明天醒了打電話告訴我,這陣子你就讓她在醫院里養著,人我是交給你了,能不能把人照顧好,就看你自己的了!

    顏沫交代了厲南亭一句,又親自去跟南綰的主治大夫打了招呼才離開。

    她現在已經快被氣死了,必須趕緊找出真兇。

    本來顏沫之所以一直冷著這事不處理,就是想引出真兇,沒想到南綰會出事。

    厲南亭倒是覺得這事不簡單。

    一群普通的愛好者,會上升到打人,而且還往死里打,真的很讓人生疑。

    鬧出這事,白芷也很擔心女兒的情緒。

    顏沫回去之后,便見白芷在逗土豆。

    “媽,您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你,事情怎么樣了,有頭緒了嗎?”

    “沫沫,你可別往心里去,大不了工作室咱們不做了,讓你哥再給你開個別的公司!

    “媽,您別擔心我,我好著呢,還有什么能打垮我的!

    “您還是多看看小土豆吧,白白胖胖的大外孫多開心吶!

    聞此,白芷無奈搖了搖頭,“你這孩子有什么委屈就說,有爸媽還有兩個哥哥在呢!

    “媽,您放心吧,這事我有分寸,我才不會讓自己受委屈呢,我可是一個最不能受委屈的人!

    顏沫根本不會因為這事傷心。

    一來她有應對辦法,二來她身后那么多寵她的,大不了回家做米蟲,也沒什么可怕的。

    顏沫本想等這事繼續發酵下去,幕后真兇忍不住,看她名聲這么差還會繼續布局好踩死她,最終露出馬腳。

    誰知,白婷婷又開始鬧事。

    她再次接受了采訪,抨擊顏沫抄襲的事,還請了圈內幾位前輩。

    那幾位把顏沫說的一無是處,說她除了抄襲,半點才華也沒有。

    白婷婷甚至還說南綰被打活該,要求警察局立刻放人。

    她這一觀點,得到了許多人的支持。

    南綰挨打是咎由自取,抄襲者即便被打死也是活該,警察不能抓人。

    顏沫:“?”

    “媽,您看著土豆,我出門一趟!

    顏沫佛系的心態總算崩了。

    “沫沫,你做什么去,別沖動!

    “媽,我沒事有保鏢呢!

    顏沫開車出了門。

    白婷婷還在造謠,對顏沫以前的作品指指點點,儼然一副我最牛逼的樣子。

    一個小時后,顏沫開車到了現場。

    現場圍觀的人大吃一驚不知誰喊了一聲,“顏沫來了!”

    頓時,所有人停止了議論,轉身望去。

    顏沫身后跟了八個保鏢,整整齊齊的排成兩排,氣場強大的很。

    白婷婷看到顏沫突然出現在現場,不屑的笑了起來。

    “顏沫,你這個抄襲者還敢出現?”

    顏沫上了臺,眼神微冷,“我為什么不敢出現,你說我的作品都是抄襲的,抄襲的你的嗎?”

    聞此,白婷婷大言不慚道:“我看過你的作品,你設計的漢服,很多小地方都是抄的我的,別的地方是抄的其他人的,你這樣東拼西湊,大家自然看不出你抄襲!

    “我抄你的?”

    顏沫驚訝的很,“白婷婷,你是不是把自己抬的太高了,就你那三腳貓的水平,我就是抄一條狗隨便在地上印下的印子,也不能抄你的!

    “顏沫,你不要臉!

    “誰不要臉呢,抄襲別人的作品,還賊喊捉賊,真以為自己傾國傾城,顏值打遍天下,別人就會聽你胡說八道了?”

    “不過你這也沒什么顏值啊,活脫脫一張整容臉!

    “說誰整容臉呢,你才是整容臉!

    任何一個女孩被攻擊容貌都承受不住,更何況白婷婷這樣的。

    白婷婷氣急敗壞的指著顏沫罵。

    旁邊幾位接受采訪的前輩忍不住道:“顏沫,抄襲還有臉出來嗎,而且你的作品就算沒抄襲也算不上驚世之作!

    “沒錯,我看過顏沫之前的作品,非常一般,能獲獎實在有水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