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臨淵行 >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臨淵行最新章節!

    花狐對天道令也是頗為好奇,道:“適才先生說這東西是靈器,小云,靈器和靈兵有什么區別嗎?”

    蘇云嘗試著控制自己的氣血,小心翼翼的流入天道令中,道:“我也不知。不過我猜測,靈兵應該是由神通形態煉制而成的寶物,那么靈器應該是不依據神通形態煉制而成,有著特殊作用的寶物吧!

    花狐仔細想一想,的確是這個道理。

    倘若蘇云想要煉制一口屬于自己的靈兵,那么他便需要依照大黃鐘的形態來煉制,他的靈兵必然無比復雜!

    而日常生活中,有些時候并不需要靈兵這么復雜的武器,這時候便需要有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功能的靈器了。

    蘇云的氣血漸漸深入天道令,以自身氣血滋養滋潤這塊玉質令牌。

    天道令的上一個主人已經死了一百五十年之久,這塊令牌早已沒有了烙印,變成無主之物,裘水鏡將它修復,但并沒有烙印自己的氣血。

    蘇云嘗試烙印氣血,發現輕易間便可以把自己的氣血烙印在上面。

    然而就在他催動氣血,打算檢查天道令的功用時,突然他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切換到性靈視線中!

    蘇云驚訝無比,他抬起頭來,看到自己的性靈神通大黃鐘正漂浮在自己的頭頂,而在自己面前,天道令變大了千百倍,化作一個兩三人高的門戶,漂浮在空中!

    “天道令為何會化作這種形態?難道說天道令其實是座門?”

    蘇云移動腳步,來來回回打量,只見天道令所形成的門戶與天道令幾乎一樣,這是一座潔白無瑕的門戶,門楣上寫著天道院三個字,門框四周烙印著云雷紋理。

    蘇云轉到這座門戶的背面,果然看到一卷半展開的書籍圖案。

    “天道令只是座門嗎?”

    他不禁有些失望,用力推去,那扇玉質大門咯吱一聲向兩旁分開,蘇云腳下突然出現白色的玉質石階,呼啦啦向遠處鋪去。

    一株樹木憑空里出現,接著綠樹成排,綠草成蔭,出現在石階兩旁,一片瑰麗的天地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

    蘇云驚訝莫名,后退一步,探頭向外張望,外面依舊是自己的靈界,并沒有這條道路,也沒有這片奇異的天地。

    “這是……門中有一片靈界!”

    他抽回身子,行走在這片靈界之中,卻見一片片學宮學殿憑空中涌現出來,許許多多士子、老師不知從哪里冒出來,行走在這片奇幻的學宮中。

    蘇云驚訝的往前走,有兩人從他身邊經過,議論聲傳入他的耳中:“寒煙先生,我覺得大天星元動功并不完美,還可以改一改,當從性靈元動這里開始,可以讓丹元運行更快……”

    蘇云轉頭,卻見那兩個性靈漸走漸遠,討論得很是熱烈。

    “新學中的渾天論我重新計算了一番,找出幾處錯誤,經過修正的渾天論可以用來確定天市垣群星的位置,查到天市垣這個地方的起源!庇钟袔兹藦乃磉呑哌^,邊走邊談。

    蘇云神色錯愕,道路上的士子說的東西他根本聽不懂,他看向草坪上,那里有幾位士子正在較量功法神通,神通威力讓他眼睛發直。

    “這里是什么地方……天道令,天道令……這里不會是……不可能!”

    他一路來到前方的學宮,學宮極為龐大,氣勢恢宏,行走在這里,有一種肅穆莊嚴的感覺。

    這里的士子行色匆匆,各有各的事情,蘇云東張西望,不知自己身處何處。

    他走到一處雕塑前,仰頭看去,不由怔住,那是裘水鏡的雕像,比裘水鏡真人還要高大許多。

    “水鏡先生……”

    這時,他又看到諸多雕像,他們有男有女,又老又少,被人供在大殿的兩旁。

    蘇云一路看去,突然有人在身后笑道:“你是新來的?”

    蘇云轉頭,只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圓臉少年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后,那少年比他矮了半頭,身上穿著黑紅色衣裳,寬袍大袖,有著龍紋繡花圖案,只是臉色病怏怏的,看起來并不健康。

    蘇云點頭,道:“我第一天來。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新入學的,誰會在這里看這些雕像?”

    那病少年好奇道:“誰考核你的?”

    蘇云有些心虛,道:“水鏡先生!

    “水鏡先生?原來是裘水鏡!

    病少年喘了口氣,疑惑道:“他教的不好,不是被革職,回老家了嗎?怎么還有權利選拔士子……你不知道這些雕塑是誰?”

    蘇云心里更虛,搖頭道:“我頭一次來,人生地不熟……”

    病少年笑道:“那么你不知道我是誰?”

    蘇云眨眨眼睛,整理衣著躬身見禮:“在下朔方蘇云,敢問閣下是?”

    “我是定陶帝平……”

    那病少年眼珠子一轉,還禮笑道:“你叫我帝平就行了!

    “弟平?還有人姓弟這個姓的?”

    蘇云詫異,卻沒有多問,虛心求教道:“帝平……平兄弟,敢問這些雕塑都是誰?”

    “他們是天道院歷代帝師!

    病少年帝平背負雙手,老氣橫秋道:“天道院歷代帝師負責教授天道院士子,每一個人都有著無邊的本領和知識。裘水鏡因為得罪了當今的大帝,大帝說他教的差,天天整一些虛頭巴腦沒用的東西,便把他革職,攆回老家了。你這個士子來歷有些不太正宗,裘水鏡沒有官職了……”

    突然他劇烈咳嗽起來,蘇云連忙幫他拍一拍后背,病少年帝平擺手道:“不用了,我這是性靈上的病根!

    忽然,一旁的大殿里傳來讀書聲,蘇云聽去,微微一怔。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

    他向殿內看去,卻是一位先生正在給兩個少年士子講解洪爐嬗變這門筑基功法。

    “洪爐嬗變養氣篇,是天道院的筑基功法,那位先生在這里教導士子修煉天道院的筑基功法,那么這里是……”

    蘇云打量四周,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腦海中一個聲音炸響,來回翻滾:“天道院!這里是天道院!我此刻身處天道院之中!”

    他終于確定自己到底身處何處。

    現在的他,就是在天道院之中!

    天道院這個至高無上的官學學府,并沒有建立在元朔國的國都東都城中,也沒有建立在現實世界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它沒有實體,沒有任何真實的學宮學院,因為,它是開辟出了一處靈界,建立在這處靈界之中!

    無論天道院士子身處何地,都可以通過天道令進入天道院,與其他士子交流彼此的所得!

    “蘇云士子,你在發什么呆?”

    病少年帝平神色不快,道:“我問你話呢!你這士子,恁無禮了一些!

    蘇云回過神來,壓下心頭的震驚,笑道:“是我不對,走了神,平兄弟剛才說了什么?”

    帝平聽到他又叫自己為平兄弟,便不由得眉開眼笑,很是開心:“你來自朔方,朔方有個叫天市垣的地方你知道嗎?”

    蘇云更加心虛,眨眨眼睛道:“聽過這個地方!

    帝平來了精神,道:“天市垣有個地方叫無人區,那里很是神秘!

    蘇云心里更忐忑,以為他看出自己的來歷,正要溜走,帝平卻抓住他的手,低聲道:“無人區有個地方叫天門鎮,那里曾經發生過一場變故……”

    蘇云心頭怦怦亂跳,以為他猜到自己的來歷,急忙感應天道令,收回天道令中的氣血!

    他氣血收回的一剎那,突然他的身軀飛速向后退去,速度極快。

    呼——

    他的身形在一剎那間退出天道院的門戶,出現在自己的靈界之中,而天道令形成的那道門戶轟然關閉!

    帝平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失笑道:“跑這么快做什么?這小子,聽到我說起天門鎮便跑,肯定藏著些秘密。他是裘水鏡招入天道院的,裘水鏡被我發配到朔方,多半會去調查天市垣,難道這小子與天市垣有關?有趣,他居然不認得朕……”

    這時,一個文臣從角落里一路小跑來到跟前,躬身道:“陛下,臣有話要講!

    帝平皺眉,道:“陸太常,不要叫我陛下!就是因為你們陛下陛下的叫來叫去,害得沒有人敢與我說話!朕想找個可以知心朋友都找不到!”

    那文臣顯然早就習慣了他的抱怨,徑自道:“陛下是否還記得七年前天門鎮劇變?”

    帝平揚了揚眉毛,小圓臉上滿是煞氣,面色不快道:“自然記得。適才我與那個士子閑談,被他喚起這段舊事,正想跟他談論此事。朕記得,當年朕派你前去主辦此事,你去辦砸了!

    “陛下,那場劇變之后,臣率領南院前去調查,發現天門鎮的曲太常等人都已經死亡,肉身不知所蹤,只剩下性靈!

    那文臣陸太常跟在帝平身后,沉聲道:“天門鎮只有一具肉身,是個孩童,應該是附近村莊的,被連累了,沒了氣息。臣命人造衣冠冢,安葬曲太常諸君,并為那孩童造墳!

    帝平走出學宮,若有所思道:“后來你向朕匯報,說那孩童有些古怪,其他強者都沒有肉身,唯獨他有肉身。只是朕那時擔心朝天闕的下落,沒有搭理此事。你現在重提這件事……”

    陸太常亦步亦趨,道:“曲太常他們造了八面朝天闕,這八面朝天闕可以打通仙界,原本八面朝天闕在天門鎮,但是劇變之后便不翼而飛。這些年臣一直沒有忘記此事,還在調查朝天闕的下落!

    帝平停步,不解道:“陸太常,你到底想說什么?”

    陸太常停步:“陛下,臣沒有找到那八面朝天闕,但是剛才,臣看到被臣安葬的那個孩童了!

    帝平身軀微震,目光銳利向他掃來,突然又開始犯病,大口大口喘氣,像是無法呼吸一般。

    過了片刻,他才恢復過來,聲音沙啞道:“你看到了一個死在七年前的人?他在哪兒?”

    “就是剛才與陛下說話的那個少年!”

    帝平抽了一口冷氣,站在那里久久沒有說話。

    朔方,云橋,鳳攆,小樓搖搖晃晃,劫灰燈散發出明亮的光芒,照亮這棟不大的房間。

    蘇云張開眼睛,只見天道令漂浮在自己的手心上,突然落了下來。

    花狐連忙問道:“小云,天道令里有什么?”

    蘇云定了定神,剛才天道院的經歷還像是夢境一般,讓他覺得有些不太真實,過了片刻,蘇云道:“二哥,我如果說天道令里面有一座天道院,你相信嗎?”

    花狐腦中轟然,吃吃道:“你再說一遍,天道令中有什么?”

    “有一座天道院!”

    宅豬:有猜到的嗎?猜到的來報個道!

    另外模仿一下臨淵行簡介,來個段子:宅豬怎么也沒有想到,他不求推薦票的時候,你們一張都不會給他!他更沒有想到,求了推薦票,你們也沒給……5555,傷心去了。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