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瘋狂農民工 > 第0968章 這輩子只能做紅顏

第0968章 這輩子只能做紅顏

作者:彈劍吟詩嘯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瘋狂農民工最新章節!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凝固住了。

    夏建對面前的這個女孩既恨又喜,恨她無情,喜的是他終于找到了她。夏建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冷冷的說道:“肖曉!就算你有再多的苦衷,總不能說你不認識夏建吧!”

    “什么?你是夏建?你還真會說謊,我認識的夏建可不是你這個樣子”女孩厲聲說道,從她的一舉一動上夏建認為她就是肖曉?伤秊槭裁匆f她不認識他呢?還說他騙人。

    夏建這才想了起來,剛才是自己太激動了,臉上的硅膠面具沒有撕下來,難怪你家說不認識他。一想到這里,夏建猛一回頭,背著女孩撕下了臉上的面具。

    不他再次轉過身子來時,老孩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她激動的說道:“你真是夏建!你什么時候來的?”女孩說著,手里的書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夏建一時按奈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他猛的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女孩,把她摟進了懷里?赡苁情L時間沒有見面的原因,女孩顯然不大習慣夏建的舉動,好一會兒,她的一只手才摟到了夏建的腰上。

    “夏建!我們找個地方說吧!家里不方便”女孩附在夏建耳邊輕聲說道。

    夏建忽然感到有點不對,在她家里有什么不方便的,但他又不好多問,他只是壓低聲音問了一句:“你真是肖曉嗎?”

    “傻瓜!我不是肖曉還能是誰?是不是我出來久了,語音有所改變了?”肖曉說著,便拉著夏建走出了大門。

    此時的梅蘭斯小鎮上,陽光燦爛,人來人往,一片熱鬧景象。肖曉領著夏建,去了一家比較講究的小飯店。

    要了一個小包間,肖曉隨便點了幾個菜,等菜一上齊,肖曉便把房門關了起來,變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在。

    “你是什么時候來的?不會是開車過來的吧!”肖曉輕聲問道。

    夏建點了點頭說:“昨天到的,是自己開車來的。你怎么回事?一聲不吭就走了,還讓你妹妹跑到集團去胡鬧?”夏建說著,便把話題一轉問道。

    肖曉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說道:“我本來是想過來看看,沒想到一來就走不了了。我奶奶年前去世了,我爺爺和我媽,都有重病,還有梅桐也不是省油的燈”

    “那你也得聯系一下!肖總對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你說你這樣做是不是太絕情了?”夏建說著,心里的怒火就燃燒了起來。

    肖曉嘆了一口氣說:“我爸爸是怎么走的,想必你也知道。在外人看來,這事已經過去了,沒想到我回來才發現,我爺爺奶奶、還有我媽和梅桐,她們心里還存在仇恨,認為我爸的死與老肖的冷酷有著直接的關系。

    “ 這怎么能怪他呢?“夏建忍不住說道。

    肖曉搖了搖頭,感覺很痛苦的說:“你們都是外人,這其中的痛苦誰也感受不到。我原來可能和你們一樣的心情,但是一回到家里,我也不能自控了,心中全是仇恨,這樣的情況,你說讓我怎么回去,更何況家里人也不讓!“

    夏建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么對肖曉說了,因為對于肖曉一家人來說,或許這件事就是她們一家人的痛楚。

    “那梅桐跑到集團去弄走那么多錢的事是怎么一回事?難道這里面也有你的手腳?“夏建壓低聲音,冷冷的問道。

    肖曉搖了搖頭說:“這事還真不能怪我。梅桐她是我的親妹妹,這些年為了操持這個家受了不少的罪,她說她想去集團體驗一把當總裁的滋味。不過我約定好了,我只給好一個月的時間在“

    “什么?這樣的事情你也能答應?“夏建聽肖曉說的如此輕松,不由得冷聲問道。

    肖曉微微一笑說:“她是我的親妹妹, 我想讓她去玩玩也許是件好事,于是便打開了相冊,把集團所有人都給她說了一遍,并且還用紙寫了我和每一個的關系。沒想到這鬼丫頭天資聰穎,很快全記了下來,當然也包括你“

    “哼!你們應該在這件事上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吧!“夏建輕聲問道。

    肖曉呵呵一笑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我讓她跟著我學,我的所有習慣,包挺吃住行等,尤其我跟你們這些熟人怎么相處等。還好她天資聰穎,三個月的時間,她簡直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連我都分不清楚,誰到底是肖曉了“

    “你們玩得也太過了,創業集團差點因她完蛋”夏建的話里充滿了憤怒。

    肖曉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我也沒有想到,她會這樣。集團被她鬧成了這樣,她自己也弄得有家不能回,一個人孤零零的飄落在異國他鄉。爺爺和媽媽徹夜都睡不著覺,可是她一回來,等待她的將是什么,想必你也清楚”

    “那你有什么打算,難道真不回去了?”夏建輕聲問道。

    肖曉想了好一會兒,沖夏建凄然一笑說:“事情鬧到了這種地步,我還有什么臉面回去。再說了,家里人也不讓我離開”

    “那你總得給肖總打個電話吧!”夏建忍不住說道。

    肖曉呵呵一笑說:“他把我養她,按理來說,他就是我的父親,可是這其中又有著如此讓人痛心的原由。你說我該怎么辦?還有后面發生的這事,我還有什么臉面給他打電話?就讓我在他的心里徹底死去吧!”

    肖曉說這話時,眼睛里含滿了淚水。夏建看出了她的傷心,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更何況老肖把她養了這么大。

    真是世事難料,夏建萬萬不會想到,能在肖曉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兩個人一邊吃著菜,一邊談論著肖曉離開富川市后,創業集團發生的一些事情。

    “我還真是挺佩服你的,當初讓你去集團做副總時,我當時是抱著玩的心態,沒想到還真讓你干出了一番事業,而且這還不是小事業”肖曉說這話時,臉上露出了好看了笑容。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還是回去吧!把你家里人都帶上”

    “不行,家里人的心里全是仇恨,你說怎么去。如果不是梅桐出事,我還可以試一試,但現在我真不能離開這兒了”肖曉一臉的憂愁。

    夏建不禁又問了一句:“你難道這輩子就呆在這個小鎮上?”

    “走一步算一步吧!后面的事情誰也說不好”肖曉說著,站了起來,她走到窗戶邊上,兩眼定定的望著遠方。

    夏建走了過去,輕輕的摟住了她的腰。肖曉順勢靠了過來。她小聲的說道:“對不起了夏建,我們這輩子只能成紅顏而不能成伴侶了”

    肖曉的話讓夏建心里有了一股酸楚,他日夜思念的人,沒想到會是這么一個結局。就在這個時候,肖曉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一看,便用當地方言說道:“什么事爺爺?我和朋友吃個便飯。好的,一會兒我就回去”

    掛上電話的肖曉一臉難堪的說:“不好意思夏建, 我不能說你是從富川市哪邊過來的人,否則家里人是不會讓我見你的,所以我只能說你是HS過來的。而且如果有我家里人在跟前的話,你不能叫我肖曉,要叫我梅曉”

    肖曉的話讓夏建心里一涼,她連姓都改了,看來她真是不想回去了。這可真讓肖總傷心!他一輩子的心血看來是白白的浪費了。

    什么叫血濃于水,夏建從這件事情上,把這句話有了很好的詮釋。

    兩個人分手時,肖曉給了夏建她新的電話號碼,說是晚上的時候,兩個人可以通話,然后再約地方,她們出來接著敘。

    雖然說有點戀戀不舍,但夏建一想到晚上又要和肖曉見面,他心里不由得坦然了不少。這次為了找肖曉,一路上這么艱辛,不過能有一個結果,他回去了也好給老肖交待,再說他也會死了哪份美好的期望。

    就在他一個人正往小旅館走時,可能是剛才的激動還未過去,所以他并沒有留意身邊的人。忽然有人擋在了他的面前,夏建這才抬起了頭。

    “夏老板!你哪兩個妹妹不是說你在HS嗎?”林老板滿臉帶笑的看著夏建。夏建一時無路可走,想躲避也來不及了。

    夏建哈哈一笑說:“對!我是今天早上剛到的”

    “噢!難怪有人說你們的車子出了鎮,原來是去接你了”林老板呵呵笑著,走近了夏建。

    夏建一聽,不禁問道:“什 么意思林老板?你們在監視我!”夏建臉上雖然帶著笑,但口氣明顯有點不友好。

    林老板哈哈一笑說:“誰敢監視你夏老板,不過梅蘭斯這鎮子太小,只要你打個噴嚏,我也能聽的到”

    “是嗎?林老板的耳朵也夠長的”夏建說笑著,正準備從她身邊讓過去。因為這樣的女人深不可測,他還真有點怕了。

    林老板早看出了夏建的意思,她一伸手便拉住了夏建的手臂說:“別著急好不好,我又不會吃人,跟我去喝茶”林老板不容分說,拉著夏建就走。

    這女人穿著極為時尚,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F在的她,和小鎮上的她相比較,最少年輕了好幾歲。夏建跟著她,倒像是情侶。

    看來這地方對于林老板來說,簡直就是輕車熟路,她帶著夏建三拐兩彎,便進了一家茶樓。
多乐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