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瘋狂農民工 > 第1725章 從內部擊破

第1725章 從內部擊破

作者:彈劍吟詩嘯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tkszbm.live ,最快更新瘋狂農民工最新章節!

    從和魏六的談話中,夏建才知道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對于魏六這樣的人,夏建在他的面前可不敢多說話,萬一他翻了臉,那豈不是前功后棄。

    也就在這個時候,魏六的一個馬仔提著一個大塑料袋走了進來。他小聲的對魏六說:“六哥,這是四盒炒面粉”

    “媽了個巴子,讓老子吃這種東西,這個陳二狗太他媽的不是東西了。我魏六當初可沒有少給他好處,真是個勢利的東西!蔽毫滩蛔∑瓶诖罅R。

    夏建借此機會站了起來,他從塑料袋中掏出一盒放在了茶幾上,然后把剩下的三盒米粉一提,微微一笑說:“六哥早點休息,明天起早點,最好是到外面大路上走走。一來可以放開步子鍛煉,這二來也可以呼吸一點這兒的新鮮空氣”

    “好!你也早點休息。不過你得悠著點,咱們早上是不是還要接著治療?”魏六說著,便放聲大笑了起來。

    夏建呵呵一笑說:“我是做醫生的,自然懂得愛護自己的身體。不是有句話嗎?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我可不當累死的!

    夏建的話逗得魏六笑出了眼淚,他笑著說:“精典!細水長流,細水長流”

    “明天八點半,你讓人薰好艾草,躺在床上等我就是”夏建說完,一個轉身,提著幾盒燒米粉上了樓。

    魏六看著夏建消失的背影,嘴里小聲的嘀咕道:“這人太神秘了,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魏六的這話好像是說給自己的,又好像是說給身邊的馬仔聽的,可哪馬仔卻是一聲未吭。

    陳靜和夏菲一看夏建提著個塑料袋走了進來,兩人一臉的驚訝。夏建輕輕的關好了房門,然后上了鎖。這才笑著說:“要了點宵夜,晚上咱們不是都沒有吃晚飯嗎?”

    “我不餓,一點胃口都沒有。這事弄的,把你們倆也給牽扯了進來”夏菲憂心忡忡的說道。

    陳靜則冷哼一聲說:“這個時候,像這樣的廢話就不要說了。我相信夏建,他有辦法能帶我們逃出去”

    “哼!你想的太天真了,魏六可是通緝要犯,他的手上有著好多條命案。 我們警察多次抓捕他,他都能成功逃脫。這說明他本身能力不錯,另外就是有很多的人在幫他。比如我們今晚看到的陳二狗“夏菲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

    夏建趕緊把耳朵貼在了窗戶一聽,立馬笑道:“就這么一張床,一會兒我睡中間,這樣的話會公平一點,你們說可不可以?“夏建說著便大笑了起來。

    陳靜一臉的驚訝,她睜大眼睛看著夏建,剛要說話時,夏菲已搶著說道:“好呀!我也是這么想的“

    陳靜一看夏菲的眼神,猛然明白了過來,她咯咯大笑道:“那就快點兒吧!人家都困了”陳靜故意笑得有點嫵媚誘人。

    “好!我吃完宵夜就來,兩位別著急”夏建故意笑得有點放蕩。

    直到屋外的腳步聲漸漸消失了。夏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說:“他們在監視我們”

    “這樣看來,這米粉一口也不能吃,說不定里面下了東西”夏菲有點警覺得說道。

    夏建沒有說話,而是拉開房門走了出去,他在外面轉悠了一陣才回了房間。陳靜有點不解的問道:“你去干什么了?”

    “我在樓梯口做了點手腳,只要有人上來,我們就能聽到”夏建說著,這才坐在了沙發上,他也是累壞了。

    夏菲從床上下來,輕輕的坐在了夏建的身邊。她對陳靜說道:“你把這幾盒米粉想辦法全從馬桶里沖下去,做的干凈一點”

    陳靜提了一下頭,提上米粉便走了。夏建長出了一口氣問夏菲道:“你想到什么好的辦法了沒有?”

    “硬往外闖,肯定沒戲,而且非常的危險。像魏六這種人,如果真的激怒了他,他還真會下死手。再說了,他的四個手下都帶著槍,我們沒有必勝的把握”夏菲壓低了聲音說道。

    夏建點了點頭,豎起耳朵聽了聽外面,發現沒什么動靜,這才壓低了聲音說:“能不能從他們的內部擊破?否則還真沒有其他的辦法”

    “你怎么和我想到了一起”夏菲臉色一喜,小聲的問道。

    夏建微微一笑說:“急中生智,也許是電視劇看多了吧!我只是有這個想法,但具體怎么實行,可還沒有想好”

    “我想好了。如果能讓哪個陳二狗和我有所接觸的話,我就有把握說服他,讓他報警,讓警察來解救我們”夏菲小聲的說出了她的想法。

    這時,陳靜走了出來,她坐在了夏建的另一側。別看這個女人平時嘻嘻哈哈,一碰到了重要的事情,還是挺聰明機智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房子應該是陳二狗家的。所以咱們只能在這方面想法,比如把馬桶弄著堵上”夏建微微一笑說道。

    夏菲點了一下頭說:“這個辦法好!魏六肯定會叫人來幫我們捅馬桶,安全起見,第一人選應該就是陳二狗”

    “陳二狗來了,你有把握說服他嗎?”夏建小聲的問夏菲道。

    夏菲點了點頭說:“魏六罪大惡極,一抓到肯定是死刑。而陳二狗則不同,他只是個小混混。他窩藏魏六的事一但被警察知道了,他可犯了窩藏罪。但是他如果能主動報案的話,這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好!那咱們就冒一次險”夏建說著便看了一眼手表,這時已到了十一點多鐘?赡苁寝r村的原因,外面一片的寂靜,聽不到任何的響聲。

    夏菲看了一眼夏建說:“趕緊關燈睡覺,陳靜弄出點動靜來”

    “你不會弄?為什么要我弄”陳靜呵呵一笑,有點刁難夏菲的意思。

    夏菲粉臉微微一紅說:“我又沒有結過婚,那像你!什么都經歷過”夏菲說完,便趕緊的跑到了床上。

    “哼!別給我裝了,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陳靜說著,也站起來上了床。

    夏建站了起來,正要關燈時。陳靜沖他嫵媚一笑說:“睡中間來,不是你說的嗎?”

    夏建嘆了一口氣,便走了過去關掉了屋內的燈。他小聲的笑道:“我就是睡沙發的命,那敢和你們同床共枕”

    “你就這點本事”陳靜冷聲說著,便在席夢思大床上滾來滾去。弄出了非常大的動靜,她還銷魂的呻吟了幾聲,弄得就像是真的一樣。

    躺在沙發上的夏建被陳靜出神入化的表演弄得渾身滾燙,他真想摸到床上去。那他真就成了畜生了。

    就在這種煎熬中,夏建慢慢的睡著了?赡苁且惶熘畠冉o夏菲和魏六兩人療傷太累了的原因,夏建連個夢也沒有做便一覺睡到了天亮。

    不過等他醒來時,夏菲和陳靜早都起來了。他趕緊的上了趟洗手間,胡亂漱了漱口,然后沖夏菲點了點頭。

    夏菲看了一眼陳靜,便快步進了洗手間,不一會兒她便出來了。夏建看了她一眼,什么話也沒有說便下了樓。

    一樓大廳里,魏六的一個馬仔兩腿翹在沙發上正在閉目養神,他一聽到夏建下了樓,便立馬站了起來。 這家伙把手里的槍一揚說:“回去!六哥出去鍛煉了”

    “我們房間里的馬桶堵上了,你叫個人來捅捅”夏建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家伙瞪了夏建一眼吼道:“活人還能叫尿給憋死。二樓不是有好幾個房間嗎?難道其它的房間里就沒有馬桶嗎?”

    “其它的房間有沒有馬桶我還真的不知道,不過房門可都是鎖上的”夏建下樓之前,便把這些房門都上了鎖。

    這家伙眼睛一瞪說道:“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這就給你聯系房東,讓他給你來弄弄,不過你們都老實一點,否則六哥回來會扒了你們的皮”

    夏建沒有吭聲,便轉身上了樓?磥砦毫真是相信了他,一大早就出去鍛煉了。就不知道這個馬仔能不能讓陳二狗親自回來。

    夏建回房時,夏菲正站在玻璃窗前朝外面看著什么。陳靜則是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一副坐臥不寧的樣子。

    “有什么發現嗎?”“夏建輕聲問道。

    夏菲回頭看了一眼夏建說:“這個魏六還真的不能小覷,在圍墻外面也設了崗哨。還好我們沒有做任何的行動,否則就算出了這個院子,也跑不出去多遠。

    “媽媽的個蛋!老子的房子住了這么久,馬桶可從來都沒有堵上過,你們只住了一個晚上,它就壞了”一個男子怪里怪氣的聲音傳了進來。

    夏建看了一眼夏菲,便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還真是陳二狗,他的身后跟著魏六的馬仔。

    “陳哥!他可是六哥的重要客人,你這樣罵罵咧咧是不是有點小氣了?六哥平日里可從來都沒有虧待過你”魏六的哪個馬仔有點不樂意了。

    陳二狗老臉一紅,略顯尷尬的笑道:“我是瞎罵的,這和六哥沒什么關系”

    “你快進來看看,臭死了!什么破房子,設施這么差”陳靜捂著鼻子跑了出來。
多乐彩票官网